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冷王追妻之医妃难求 > 第四十六章 丧钟前奏
    九公主脸上的苍白让郑清廉心中更加笃定了一分,九公主同此事一定脱不开关系。

    “公主,下官的话你听见了么?公主认不认可下官的观点?”郑清廉步步逼近墙角,直到九公主又缩回那个角落里,无助的感觉充斥着她心房。

    “啊,好可怕,毁容了,父皇,救救女儿,她们要毁九儿的容貌啊,啊啊啊……”九公主突然爆发,就像一只小野猫一样,伸出的五指猝不及防的在郑清廉的脸上划了几下子,郑清廉的脸顿时被划出了血。九公主一看见手指上的血,又啊啊大叫了起来,她的衣服和头发因为乱跑乱撞而变得凌乱,整个牢房里都弥漫着她的尖叫。

    “郑大人?我们该怎么办?”侍卫一边躲着发疯的九公主,一边朝郑清廉问道。

    郑清廉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锲而不舍的接着问道:“公主,你装傻也没有用,王府里的人都知道您同秦王妃一直有恩怨纠纷,只要你将你知道的告诉下官,下官一定会还你清白。”

    九公主完全是没听到的样子,姣好的面貌先是变得狰狞,大声的叫喊,挥舞着手指去抓人,可下一瞬间,她又用袖子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边哭边喊道:“父皇,三哥,九儿疼,你们快来救救九儿啊?”

    “大人?这?”侍卫们已经躲开了,就怕被九公主那九阴白骨爪给抓瞎了眼睛,而郑清廉站在原地,看着疯疯癫癫的女子,脑袋嗡嗡的响了起来。

    御书房里,一堆奏折瞬间就被挥了出去,凤衍捏着眉头转身,转了好几圈,又不解恨的踢了桌子一脚,声音震耳欲聋的吼道:“疯了?什么叫疯了?将公主带回来,等等,把郑清廉也给我带过来。”

    ……

    半个时辰后,皇宫,

    九公主原本还被香儿搀扶着,可是一看到坐在上位的凤衍,她也不管自己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的哭道:“父皇,他们要拿着烙铁去烫九儿的脸,还有血,你看,全是血。”

    “郑清廉,你们竟敢对朕的女儿动刑?”凤衍凌眸一瞪,郑清廉立即跪了下去。

    “皇上这话说错了,此时并没有父亲与女儿,只有君臣之分。况且,所有的证据都对九公主不利,而下官询问的时候九公主又不说话,公主不配合,是想收监坐牢么?”郑清廉一点也不回避,针锋相对的同皇家对立。

    “郑爱卿,朕一直对你很信任,你倒是说说,你的证据是什么?”凤衍隐约已经有动怒的趋势了。而郑清廉一点也不觉察似得,拍了拍手,直接把人带了上来。

    “回大人,前些天有个人来找我们家少爷,可是我们家少爷不再,那人就留了一封信,未免少爷问起,我曾经问起那人姓甚名谁,那人只回了我三个字,九公子。”余明家的仆人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

    “下官这里还有一张月白楼刺客死前的口供,口供证明,买凶绑架的正是一位叫九公子的人。”

    “笑话,或许是有心人陷害公主呢?”凤衍气得胸口起伏,皇后在一旁给他顺着气。

    “若是公主没有解释,那么这就是证据。”郑清廉见皇上被自己气得吹鼻子瞪眼,心里很是爽快。

    “父皇,不是我。”九公主并没有想到那人从一开始就是以自己的名义行事,她的心就开始颤颤起来。转过头去,凤凌天低着头根本没有看自己,九公主彻底的懵了,她伸出手指,指着角落里那人道:“是大哥,肯定是大哥陷害我。”

    凤凌顷拍拍衣服站出来,颇为无辜的道:“九妹,怎么又牵扯到我了?”

    “明明是你告诉我,余明为了报复要去刺杀秦素,你又说余明是你家臣的亲戚,要我帮你给他一个痛快的了断,明明都是你。”九公主指着凤凌顷将事情原委都说了出来。

    凤凌顷丝毫没有错乱,他笑得风轻云淡:“那依九妹的意思,三王妃和小王爷也是我动的手?我跟三弟在政事上虽有摩擦,但绝对不至于去伤害一个女人和孩子。相反,倒是听说九妹几次三番为难三弟妹,这作案动机,九妹又如何说?”

    九公主听到这番话,脸色蓦地变白,她想要说话,可是嗓子里就跟堵住了什么一样。凤衍见着这场面,脸上的表情也从怒气冲冲变得平定下来,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看着这诡异的气氛,大家都将目光转到了九公主的身上。

    “父皇,儿臣有个人证,或许能用得上。”凤凌天就在这时走出人群,手指朝后扬了扬,后面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缓缓移动的人影伴随着铁链的声响走进众人的视线。

    “少爷?”余福大吃一惊,连礼节都顾不得,一路就朝那人爬了过去,而其他人,形色皆不相同。

    “余统领,将你所知道的事情讲出来吧。”凤凌天朝余明开口。

    余明许久没有见过阳光了,他捂着眼,刚要说话,大殿上顿时喧哗了起来,余福飞奔上前,接住了余明倒下去的身子,嘴里大声的叫着:“少爷,少爷。”

    没有人知道余明是怎么死的,他一口血喷出好远,在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就断气了。

    现场的人都小声的说话,凤凌天就站在旁边,一双凤眸朝四周扫了一眼,就踩着众人的喧哗一步步的走到了凤衍的跟前,九公主从始至终都将目光胶着在他的身上。

    “父皇,这是余明的口供。”凤凌天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凤衍,凤衍看完,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早就知道他会死?”

    “他本就该死。”凤凌天的语气里的狠戾所有人都听得出来。而凤衍以为,凤凌天这样是因为憎恨余明当时刺杀自己,而事实上,凤凌天心中另有所想。

    “皇上,可否将余统领的供词给下官看一下?”郑清廉在看到活着的余明的时候丝毫不惊讶,他早就知道凤凌天会有后手。

    凤衍伸手制止了郑清廉的讲话,朝跪在地上的九公主道:“罚你抄写一年的女戒。”

    “皇上这是何意?难道这案子就这样了结?”郑清廉直接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问道。

    “此事以后再说,朕今天乏了。”说完,瞪了九公主眼就大迈着步子走了回去。

    “这……皇上,臣不服。”郑清廉见凤衍转眼间就走没了影儿,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弹,用一种决绝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而他身边,除了自己的下属,宫里的人全都视他为无物,只有凤凌天和凤凌玖走过来的时候,凤凌天颇有深意的说了句:“郑大人,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你以为他这么多年皇帝是白做的么?”

    郑清廉听了这话,忽的抬头,可凤凌天已经走远,他揉着腿,刚要有动作,身边又刮过一阵风,只听得那跋扈公主一声声的叫喊:“三哥,三哥。”

    九公主追上凤凌天,一把抓住凤凌天的袖子,脸上的表情快要哭出来一样,嘴里喃喃着:“三哥,三哥你不要不理我啊。”

    凤凌天停住脚步,回身抓住九公主的肩膀,冷着脸问道:“九儿,你什么时候学会杀人了?”

    九公主摇头摇得飞快,急的眼泪也流了出来:“三哥,三哥你不要不理我,我再也不敢了。”

    “看来是我一直对你太过娇惯,以至于你连我的女人和儿子都敢动手。九儿,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你已经变得三哥认不出来了。”凤凌天伸出手靠近九公主的头发,可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收回手,转身就朝走去。而凤凌玖,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

    空阔的宫殿前,风微微的吹起她柔顺的发,小时候的事情在她脑子里飞快的滑过,良久,她看着已经没有人影的台阶,心中好似有一只手一样握碎了她的心脏,她低低的出声,带着几分迷恋:“你什么都不知道。”

    ------题外话------

    为了配合情节,这章写了2600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