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读了小说 > 阴阳石 > 第六卷第一百零八章 老谋深算

第六卷第一百零八章 老谋深算

第六卷第一百零八章 老谋深算 (第1/2页)

葛远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断地分析两帮人的路线,渐渐地,翟秋子的棋势逐渐被其摸清,他选择了均士魅,在木子云一行人的每一步之前,均士魅总能占尽先机,提前去了丰巢,结果分化了风筝和望乡,削减了木子云的战力,提前去了栖霞城,找到了笔作。
  
  翟秋子非常清楚,以木子云的性格,是不会在笔作的考验中胜过均士魅的,所以均士魅会得到笔作的帮助,重新开启二尾狐的灵智,并使其提前复苏。
  
  葛远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渤海牧,你应该是想让木子云一行人中的谁死,对吗?”
  
  翟秋子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是的。”
  
  “死的是谁?”
  
  “你算算看。”
  
  葛远仔细将渤海牧中,两帮人的遭遇想了一番,瞬间惊觉,说道:“你好狠啊,死的...是铃铛!”
  
  “只是没有想到,她不仅没有死,还提升了,虽然身在弃境,但能量的程度却已经达到亡境第十五层了。”翟秋子淡漠地说道。
  
  葛远算清楚了,翟秋子也该是给了均士魅一行人锦囊,给铃铛的是“不要去买糖人”,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不要碰见与自己样貌相同的另一个女孩,却让嵩阳珑洛“一定去买糖人”,只要碰到了那个女孩,嵩阳珑洛是会杀死她的,同时,嵩阳珑洛也会对铃铛出手,铃铛是修行者,所以嵩阳珑洛下的手够重,原本铃铛是先死的,可惜被风筝的生机拖住了时间。
  
  “铃铛要是死了,木子云大概会疯,其对均士魅的恨将达到不可估量的地步,很可能在暴走之中,失去理智,被均士魅抓住机会一举击杀”葛远继续说道,“您老根本没做最终对战的准备,是打算在路线之中,就把结果得到了,事已至此,我还是不理解,就算你要减少恶,难道留下木子云一行人不更好?”
  
  “恶就是恶,不会因为人性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果,相信我,木子云若是活下来,他带来的灾难不会比均士魅少,只要‘凶兽’们减少到足够少的数量,那‘天神’就轻松了。”
  
  葛远继续分析,渤海牧中木子云和均士魅的打斗应该是出乎翟秋子意料的,铃铛未死,木子云未暴走,那计划继续,只是本该在渤海牧中得到的魔剑剑鞘回到了鼎背群妖谷,也恰好可将木子云一行人分成两帮,“等等”葛远说道,“您早就料到了剑鞘会飞回鼎背群妖谷?如果他们没有分开,而是一同去了丰巢,木子云不会让他们分开的。”
  
  “她们会走的”翟秋子说道,“就算丰巢没有成功,风筝和望乡也一定会离开。”
  
  “为什么?”葛远掐指一算,接着慢慢说道,“您老原来布了这么多局,铃铛若死,木子云大概率也会死,恶少了,反而风筝会对均士魅痛恶至极,那刚好可将剩下的恶消灭,铃铛若未死,原来如此...嘶..那个突然复苏三千年前记忆的东鲛,也是您的手笔,等等...”葛远又算到从前,恍然大悟,原来翟秋子对分化木子云和风筝的举措,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了,目的就是潜移默化地劝风筝离开,甚至算到最后,葛远还发现,连呜央城的事,也被翟秋子安排了,再往前....
  
  《最初进化》
  
  葛远愠怒地瞪着翟秋子,字字戳心地质问道:“虎子的死...”
  
  翟秋子沉默不语,葛远却喝道:“回答我!”
  
  翟秋子这才慢慢回道:“他们之间,需要仇恨,一开始拥有仇恨的只是铃铛而已,还远远不够。”
  
  “所以木子云几人的消息并不是苏老头传出去的,而是你,是你把木子云带回至宝的消息,给了苏老头!”葛远发怒道。
  
  “老苏啊,在我身边安插了五个眼线,做的很用功,三十年前就进来了,有一个还成为了元老,不过,也方便了我...”
  
  葛远掀翻了桌子,茶杯碎裂,茶水撒了一地,葛远怒道:“你一次次地将他们推入深渊,为了杀恶,自己成恶,杜虎有罪吗?他是恶孽吗!”
  
  “他们需要仇恨啊,只要拥有了翻不过去的生死之仇,才会相互碰撞,才会交织命运,从均士魅第一次来到凰都,就在他与我见面前的那半柱香的间隙之内,我就算清楚了一切,我给了他帝俊盾,选择帮他或者指引他,即使我没见过木子云一行人,但我也算到了他们会来,也清楚,你一定会与他们成为朋友,这就是宿命啊,我不得不这么做,知道吗,小远,均士魅和木子云若不产生仇恨,或不一直交织命运,均士魅会在北海域屠戮十亿生灵,而木子云一行人将在南海域掀起大战,七八亿生灵和修行者也会葬送其中,你可以算算他们的往事,但凡他们所到之处,皆生大战,这就是‘恶’啊,命中注定的‘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