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铁卫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主动进攻
    崇祯九年(1636年)十一月,在陈雨的统率下,明军兵分三路,发起了对清军的进攻。这是努尔哈赤起兵以来,明王朝首次大规模主动战略进攻,堪称史无前例,而习惯了掌握战争主动权的清军,一时无法适应这种改变。

    滦州,清军中路大军临时驻地,进出中军大帐的传令兵和将领人来人往,凌乱的脚步显示了他们的紧张和慌乱。

    “什么,明军大举进攻?”济尔哈朗很是诧异,大清不去主动攻打京城就不错了,现在明军居然敢追着大清跑了?“情报是否有误?不会是误报吧?”

    “左路和右路大军都传回了消息,应该不会错。”传递消息的士兵跪在地上回答,“蓟州那边是东江镇的尚可喜数万大军,保定府那边则是刚刚合兵的关宁军,以祖宽、吴三桂为首,中路是陈雨亲自领兵的文登营,据判也是数万之众……”

    济尔哈朗表情凝重起来,明军几乎倾巢而出,不留后路,看样子是要动真格了。

    留守中路的诸位郡王贝勒们闻言也喧哗起来,颖毅郡王阿达礼大声说:“咱们大清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明狗这是自寻死路!郑亲王,下令主动出击吧,我愿为先锋,去会会这个陈雨!”

    和留守的各旗一样,正红旗从未和文登营交过手,对他们的认知还停留在以往明军的固有印象上,虽然屡次听说了对方的胜绩,但仍不愿相信这是事实。阿达礼承袭了父亲萨哈廉的郡王后,一直谋求立下大功来晋升爵位,求战的愿望非常强烈。

    济尔哈朗摇摇头:“中路不同于睿亲王和肃亲王的两路大军,我们的责任是接应他们,并保护好圣上,不容有失,切不可浪战。”

    阿达礼不甘地问:“明狗来势汹汹,我们就这么忍气吞声,坐视大清的威名堕落?”

    “主动寻战不可取,但也绝不畏战。在保护好圣上的前提下,自然要击退面对来犯之敌。”济尔哈朗反驳道,“在和睿亲王和肃亲王会师前,我们守住滦州,不会后退一步。”

    在预定的计划中,三路大军最后要会师,然后从山海关返回关内,滦州离山海关很近,再退就没有腾挪的余地了,这也是济尔哈朗的底线。

    众人觉得这番话在理,纷纷点头,毕竟皇太极的安危最重要,万一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皇帝有个三长两短,在座的人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济尔哈朗想了想,开口道:“传令下去,密切关注文登营的动向,消息一天三报。我们以不变应万变,陈雨若敢来,我们就在滦州堂堂正正和他打一场!本王坚信,凭借两黄旗和正红旗,挡不住一个文登营。”

    众人纷纷说:“郑亲王老成持重,理当如此。”

    中路大军决心固守迎敌的同时,左路的多尔衮同样也在面临抉择。

    “东江镇的斥候出现在十里之外?”

    多尔衮冷笑一声,“如果是文登营还值得重视,区区东江镇也敢来捋虎须。自从陈雨风光了几次后,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蹦跶了。”

    多铎狞笑道:“十四哥,我手有些痒,让我去收拾他们吧!”

    “不急。”多尔衮回答,“咱们的任务是抓丁口,不要被明军乱了阵脚。毛文龙死之后,东江镇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不是大海相隔,大清的铁蹄早就踏平了皮岛,他们不值得我们改变计划。等到合适的时机,自然会给你立功的机会。”

    多铎点头应下:“全听十四哥吩咐。”

    “现在的战果如何?”

    “听下面的人说,大约抓了两万余青壮,比起往年有点少,粮食也不多,不过金银、绸缎倒是多得很。”

    多尔衮叹了口气,“还是太少,金银不能吃不能喝,咱们要的是粮食和能干活的丁口。陈雨这厮奸诈至极,诱导百姓搞什么坚壁清野,青壮和粮食不是转移到州府就是藏进了深山老林,这般大费周章,走了十几个州县,居然才两万人!”

    多铎恨恨地说:“这还不算,现在汉人们居然有胆子和大清勇士为敌,那些该死的尼堪战场上打不过咱们,暗地里下黑手,投毒纵火无所不用其极,弄得咱们井水都不敢喝,吃饭还要汉人试毒……”

    “两军对垒,兵不厌诈,只要能损人利己,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只不过大清勇士悍勇无匹,不屑用这些下作把戏罢了。”多尔衮正色道,“本王倒是很佩服陈雨,一个出身军户贱籍的小人物,居然能做到今时今日这样的成就,上至皇帝,下至贩夫走卒,都能掌控在手为己所用,是个可敬可谓的对手。”

    多铎眼珠转了转,低声说:“十四哥,陈雨能够挟持皇帝,大权在握,你也可以啊!如今皇太极大病不醒,以他的体质,能不能活着回盛京也很难说,论出身、能力和威望,你是八旗第一人,豪格那个莽夫根本不是你对手……要我说,这丁口抓不抓不重要,找个机会去滦州,效仿汉人来个黄袍加身……”

    “慎言!”多尔衮阻止了胞弟继续说下去,抬头望了望大帐外。

    多铎嘿嘿一笑:“这里没有外人,阿济格那家伙正在保定府打家劫舍呢。再说了,终究是一脉相承,相信到了关键时候,他还是会站在这边的。”

    多尔衮咳嗽几声,淡定地回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也去抓丁口吧,越是这种时刻,越不能授人以柄,先做好咱们的份内之事。记住,万事须谋定而后动。”

    “知道了。”多铎会意,起身离开了大帐。

    保定府城外,尚可喜骑在马背上,顾盼自雄,意气风发,他的身后,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军。

    将领们兴高采烈地说:“军门,咱们东江镇从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当初在皮岛,那帮文官想尽办法克扣咱们粮饷,兄弟们肚子都填不饱,现在一路过来,各路州县都是乖乖地主动筹措粮草双手奉上,都不用上门去讨。这保定府的士绅还带着猪羊酒水出城劳军,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

    尚可喜笑着说:“所以说,抱对大腿很重要,跟着文国公混,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文官再也不敢小觑咱们,东江镇被人诟病嫌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做,吃饱喝足了和多尔衮开打吗?听说鞑子这一路大军不弱,两白旗精锐都在,两个亲王一个贝勒,不好打。”

    “不必担心。”尚可喜胸有成竹地说,“文国公有交代,咱们不必和鞑子正面决战,只要拖住多尔衮,给文登营争取时间即可。多尔衮要跑,咱们就追上去咬一口,他回过头打,咱们就暂避锋芒,怎么都不吃亏。”

    “那就不怕了,文国公英明!”将领们大喜。

    “据斥候来报,阿济格和多尔衮两兄弟分兵劫掠,一个在昌平,一个在密云,隔着好几十里,正是出兵的好时机。走,咱们先去试试阿济格的斤两!”

    尚可喜一挥手,大军缓缓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