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1359章 这个娘们已经没咒念了
    庞劲东讥讽的一笑:“野生中华田园战略家就是喜欢到小说里寻找国际政治智慧!”

    庞劲东话音刚落,苍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季海龙打过来的:“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苍浩点了点头:“你说吧。”

    “严月蓉广发英雄帖,要求义字头开香堂。”

    “什么开香堂?”

    “说白了就是开会,但不是某个堂口开会,而是义字头整体开一次大会……”顿了一下,季海龙告诉苍浩:“原则上来说,严月蓉有这个权利,一个堂口的香主要求开香堂,其他堂口的香主必须出席。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字头的吗,有事应该互相照应,开香堂就是严月蓉有事要大家帮忙了,原则上来说我应该去一趟。”

    苍浩呵呵一笑:“开香堂地点在哪,该不会是运河城吧?”

    “还真不是……”季海龙摇了摇头:“如果在运河城开香堂,其他香主肯定有顾虑,毕竟这是义鸿堂的地盘。估计严月蓉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要求在曼谷开香堂,而且表示义鸿堂只有两个人前往,除了她本人之外还有一个常世岭。”

    “这个女人有点单刀赴会的意思吗。”

    “是这样……”常世岭不无忧虑的道:“不过,我还是担心这个女人背后搞花样,上一次我去运河城大家搞得很不愉快,现在她主动来曼谷就不担心我报复吗?”

    “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严月蓉不怕你报复,敢单刀赴会去曼谷,这背后一定有什么文章。”

    “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按说我是应该去露个脸的,但如果严月蓉背后耍花招怎么办?”叹了一口气,季海龙试探着提出:“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保护?”

    虽然季海龙是出来混的,不过胆子并不是很大,做事非常谨慎。很显然,季海龙担心严月蓉对自己不利,想让苍浩给自己充当保镖。

    对苍浩来说,季海龙也算是自己人了,而且先前几次事情季海龙表现不错,于是果断的答应了:“我亲自去保护你。”

    “太好了。”季海龙非常高兴:“苍总你亲自出马,我相信一定没问题。”

    “开香堂的时间?”

    “后天晚上,曼谷时间十六点整……”顿了一下,季海龙问道:“不知道苍总准备带多少人?”

    “两个人……”

    季海龙愣住了:“啊?”

    “准确的说,我带两个手下,加上我的话就是三个人。”

    “是不是少了点?”季海龙急忙道:“我倒不是怀疑苍总你的能力,但大家都不知道严月蓉到底搞什么鬼,万一设下了什么埋伏呢,三个人太少了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问道:“曼谷是谁的地盘?”

    “曼谷是个超大城市,有很多势力和帮派,没谁能够一统整个城市,反正我们义福堂的势力还是挺大的。”

    苍浩又问:“那么义鸿堂在曼谷有势力吗?”

    “过去有,不过现在都撤出去了……”季海龙摇了摇头:“先前义鸿堂在曼谷发展很快,跟义福堂在曼谷的利益划分有些冲突,也是义字头开香堂进行调解,在其他地区割让了部分利益给义鸿堂,并且要求义鸿堂尊重义福堂在曼谷的利益,后来义鸿堂就渐渐从曼谷撤出去了,只留下了两个商会之类的民间机构。”

    先前我们提到过,义鸿堂的机构设置有点怪异,义鸿堂和义鸿商业总会其实就是一回事儿,义鸿商业总会本质是义鸿堂的合法外衣,然而同时这又是两个不同的机构,由不同人员组成。

    义鸿商业总会为义鸿堂服务的同时,自身也从事很多社会活动,包括各种商业往来。

    义鸿商业总会因为是合法外衣,主要管理人员由社会贤达组成,并不是义鸿堂真正的成员,所以即便是严月蓉对义鸿商业总会的行为也没有太大的约束力。

    义鸿金融协会作为义鸿商业总会下设机构,暗中参与洗钱之类的违法犯罪活动,先前乔彦军知道之后非常无奈,因为实在管不了义鸿金融协会。

    严月蓉对义鸿金融协会也是无可奈何,还是事情闹大了之后,看到新闻才知道出了什么事。

    同样的,义鸿商业总会对义鸿金融协会没太大制约能力,对义鸿金融协会洗钱之类的事情,义鸿商业总会同样是事后才知道。

    义鸿金融协会和义鸿总商会全都是独立的社团法人,虽然义鸿金融协会是义鸿总商会下设机构,但义鸿总商会对义鸿金融协会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也正因为如此,义鸿金融协会被查封之后,义鸿总商会得以独善其身,本来乍伦蓬想借这个案子干脆办了义鸿总商会,但实在找不到证据证明义鸿总商会参与了义鸿金融协会的违法犯罪活动。而且,因为两个民间社团全都是独立的社团法人,所以义鸿总商会也不需要对义鸿金融协会的案件负责。

    苍浩点了点头:“这两个商会大概起不到什么作用吧。”

    “当然了。”季海龙呵呵一笑:“ 他们也只是商会而已,根本没能力跟其他社团争夺利益,严月蓉成为香主之后,明显是把社团发展重点放在了运河城,对曼谷这边事实上已经放弃了。”

    “既然曼谷是你的地盘,你还有什么可怕的?”苍浩呵呵一笑:“如果曼谷是义鸿堂的地盘,你可以担心严月蓉部署伏击,既然人家大大方方表示只有两个人去开会,咱们这边要是准备太多人手的话,到时难免被人看扁了。”

    “这个吗……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我都能猜到严月蓉到时会说什么……”苍浩叹了一口气,提醒道:“只怕人家要笑你,竟然连个女人都不如。”

    “我怎么可能连个女人都不如?!”季海龙一个劲摇头:“苍总你说得对,既然严月蓉选在曼谷开香堂,我就应该拿出点东道主的气度来。到时应该怎么办,全凭苍总你的安排,我照做就是。”

    “这就对了。”

    “哦,对了,还有……”季海龙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冷笑着说道:“不管严月蓉 提出什么要求,其他堂口都不会答应的,我先前已经跟另外两个堂口打过招呼,严月蓉的所作所为彻底坏了义字头的规矩,以后就让严月蓉带着义鸿堂自己玩吧,其他堂口一概不参与义鸿堂的事情。”

    “你有信心让其他堂口做到这一点吗?”

    “虽然说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洪门旗下组织已经不像过去那么讲规矩,不过以我在义字头的身份地位,说句话还是能让大家给面子的。”

    “好。”苍浩点了一下头:“后天中午,我到曼谷跟你会合,晚上去跟严月蓉见面。”

    “哦,是这样的……”咳嗽两声,季海龙不太好意思的道:“洪门开会是高度保密的,不要说是外人了,就算是本字头底层成员,也没有资格参与。苍总你毕竟是外人,如果参与了这次会议,那可就是我季海龙坏了规矩。”

    “那我该怎么办?”

    “你跟我一起去会议地点,然后我上去开会,你就等在车里。这样一来,严月蓉也不知道你去了,免了大家见面尴尬……”顿了一下,季海龙有点歉然的道:“不过这要委屈苍总在车里消磨时间了!”

    “我们是朋友,帮你忙是应该的,在车里玩会手机时间过得很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苍浩告诉季海龙:“你说得对,如果大家还没有公开摊牌的话,我最好还是不要跟严月蓉见面。眼下严月蓉应该还不知道我们之间的 关系,不到关键时候也没必要让严月蓉知道,很多人际关系应该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季海龙急忙点头:“我就是这么想。”

    苍浩挂断了季海龙的电话之后,把事情大致跟庞劲东说了一下。

    庞劲东很不屑的一笑:“严月蓉这娘们是没咒念了!”

    苍浩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讲?”

    “先前严月蓉推动还政市府,倒卖伪钞和高丽冰,何曾跟义字头其他堂口打过招呼?”冷笑着摇了摇头,庞劲东又道:“遭遇一连串失败之后,严月蓉实在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办法挑战我们的地位,所以就想到联合义字头其他堂口。毕竟洪门有着非常广泛的关系网,这是准备利用这层关系网,不过暂时我还想不到严月蓉准备具体做些什么。”

    “你的观点跟我一样。”苍浩赞同庞劲东的这个判断:“很显然我们的计划是成功的,严月蓉可以打的牌已经很少了。”

    “话说,严月蓉做事心狠手辣,杀伐决断绝不像一个女人。这一次在曼谷开香堂,如果义字头其他堂口让严月蓉吃瘪,我怀疑严月蓉不会善罢甘休……”庞劲东说到这里,皱起眉头:“曼谷这一次开香堂搞不好变成开片儿,你要多加防备!”

    苍浩告诉庞劲东:“我带昆兰和死神射手去。”

    庞劲东质疑:“我觉得季海龙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你只带两个手下过去,人数是不是少了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