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军火商 > 第522章:GM的骨气!
    厄立特里亚、巴伦图!

    这里距离埃塞俄比亚边境只有30公里,兴许是这里曾有被西方殖民的历史,所以,这儿的建筑物大部分都偏向欧洲风格,而且这里人较为保守,最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  ww?w?.?r?anwenA`com

    首都阿斯马拉拥有唯一一座机场,但人流量每天都保证在数百人到千人不等,航班缓慢、延迟是常有的事情,而高军一行加上工作人员一共接近60余人是直接包机飞往,在阿斯马拉没有做片刻停留,直接就前往巴伦图。

    “简直受够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牛粪的味道!”李维特脸上绑着纱巾,坐在副驾驶上,双手紧紧握着把手,颠簸的小路都能把人的隔夜饭给颠出来,最重要是,非洲人好像根本没卫生常识,包括粪便、垃圾等随处乱丢,甚至能看到有半大的孩子在垃圾坑中玩耍。

    这对于没来过非洲的李维特先生来说,简直是煎熬。

    嘴里一个劲儿含着法克。

    格雷夫斯抱着手坐在后座假寐,但从那表情上来看,显然也不好受,倒是高军面色依旧,点根烟,看着车窗外满脸瞪着好奇的望着自己等人的平民,忍不住微微皱眉,这恐怕要不了多久…连垃圾也看不到了,唯有看到的是尸体!

    但…

    他只是商人,可不是慈善家,鹰酱损世界而肥自身,简直是地球一哥,200余年的建国历史中,只有16年没有打过仗!

    杀人放火金腰带!

    高军使劲深啜几口烟,将烟蒂都抽干净后,随手一丢,就摇上窗户,但他余光瞥到,那烟头还没落地时,就有四五名孩童冲了出来,奋力抢夺,到最后演变成斗殴,最后一名体型稍壮的抢到了,举着手欢呼,在其他孩子羡慕不甘的目光中直接丢进嘴里,咀嚼起来。

    “还需要多久时间?”李维特扭过头问酋长派过来的人,语气都变得尖锐许多。

    “还有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先生。”这黑人坐立不安,摸了摸头上的汗,他可是酋长的心腹,知道这几位都是从美国来的贵客,要是怠慢了他们,回去恐怕这脑袋都要被剁掉。

    非洲部落中还保留着暴力规矩,比如砍头、喂鲨鱼、投食人蜂,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径还是普遍存在的,黑人很紧张,那眼珠子使劲往后缩。

    幸亏李维特也没深究,只是将纱布往脸上一盖,昂着头靠在座椅上,节奏的呼吸声悠悠响起,黑人长松了口气。

    车内一片安静,等到大约接近下午三点时,就能看到远处炊烟。

    文库村。

    在巴伦图五十公里外,算是一大型定居点,大约有三千名提格雷族人生活在这里,当车队开进来时,能够明显感受到他们眼神中的抗拒和不满,在村子正中央,有一座很是奢华的木屋伫立着,跟周围其他摇摇欲坠的土房子相比,这简直是宫殿。

    在外面站着几名黑人,一名穿着白袍,拄着拐杖留着长须的黑人倒是有几番威严的站着。

    这看样子,就是文库村的土皇帝了,非洲酋长都这副范儿。

    等车还没挺稳,黑人卜腊拓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甩着手,朝着四周围观的村民大声咆哮着,示意他们滚蛋,而紧接着,这张脸像是会变一样,充满了献媚,在高军等人震惊的目光中,还手脚并用爬过去,然后捧起对方的脚尖,直接亲吻了上去。

    草!

    高军扭过头看向格雷夫斯,那眼神仿佛就在说,这是你找的人?怎么有点不太靠谱?这都玩起了埃及人那套,不过言归正传,那黑人亲吻后,转过身来指着高军等人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

    你酋长豁然抬起头,原本就有点肥硕的脸刹那一抖。

    “这该死的不会是想要让我们去舔吧。”李维特很突兀的一句话,还带着点味道。

    站在后侧的索斯菲亚都感觉到反胃,就连重伤痊愈的彼得也是忍不住右手摸上后背,他怕自己等会要开枪打死那白痴。

    “嘿!我远道而来的朋友。上帝保佑你。”那酋长咧开嘴操着口十分流畅的英文就张开手和格雷夫斯来了个深情的拥抱,双方还做了个贴面礼。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费蒂斯!”格雷夫斯也同样笑着说,还拍拍酋长的肩膀,你比在法国留学的时候要健硕许多。”

    法国留学?

    这酋长还是非洲少有的高学历人才啊。

    会读书的黑人可不多见。

    “这几位是?”费蒂斯眼神望向李维特,最后顿在高军身上。

    “我的合作伙伴,我给你介绍一下,李维特.贝林斯曼,桑迪集团话事人,而这位,高,北美最有实力的军火商人,他能给你提供一切你想要的武器。”

    格雷夫斯直接将两个人身份都给提高了个档次。

    北美最有实力的军火商人?

    高军喜欢这个名头。

    费蒂斯听闻他是个军火商,明显热情许多,完全不顾高军的远不远直接来了个熊抱,“很高兴认识你,朋友。”还打算去抱李维特的,但这家伙摆摆手,示意自己感冒了,这才躲过一劫,不过瞧费蒂斯那样子,明显有点遗憾。

    他招待着众人走进屋内,高军只感觉两个字,奢侈!

    拇指大的黄金镶嵌在屋内门眼上,走廊上还挂着几种用不知名动物骨头做的标本,那头盖骨上空洞的眼神,深邃而绝望,明显死之前遭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这是非洲象的头骨,猎人用麻药将它们麻晕过去,然后用刀活生生割掉头皮,挖出眼珠,这期间有可能大象会醒,所以,这是最考验猎人刀法的时候了…”费蒂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高军右侧,介绍道。

    “那为什么不把它杀了取皮呢?”索斯菲亚忍不住问,她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她认为这是一种虐待,费蒂斯望过来,忽的眼睛一亮,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秘书小姐,“挣扎中的猎物才能保持最活跃的细胞成分,这能保留头骨上的芬芳。”

    他伸手抹了把非洲象头盖骨,放在鼻下嗅了下,然后伸手准备摸索斯菲亚!

    “别让我生气!伙计。”高军在旁边插着口袋,阴着脸,十分不高兴,歪着脸,眼神不善,站在后面的彼得慢慢掀开衣服,手摸上扳机。

    费蒂斯手一顿,眯着眼看向高军,然后皮笑肉不笑的拍了拍手,转头继续带路。

    “高,跟他发生冲突不太好。”李维特靠过来摇头,“毕竟这儿不是在北美。”

    “废物就要认清自己地位,如果他要是再动手动脚,你们就换个代言人。”

    李维特一怔,紧接着苦笑不已。

    特么的,这也是个铁脑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