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上女仙君 > 第436章,舌战
    “上仙,你还记得我吗?”

    在广贺天尊将北圣地人引到座位上后,广乐主动走到了乐音身前。

    乐音淡淡的看了眼广乐,摇了摇头。

    见乐音一脸冷漠,广乐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这还是那位她心心念念想要再次见到的乐音上仙吗?

    她认识的乐音上仙,待人温和有礼,说话行事无不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和眼前这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广乐有些不甘心,再次开口:“上仙,万年前,我在冥夜界历练,在那里遭遇鬼族的追杀,是你救了我,这事你忘了?”

    听到冥夜界,乐音眸光闪了闪,随即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见此,广乐神色一喜:“上仙,你想起我来了?”

    被人打断了回忆,乐音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广乐:“我并不记得你。”说完,也不理会广乐僵硬的脸色,端起桌上的酒杯就闷头喝了起来。

    看着面露尴尬的广乐仙子,北真天尊笑着打圆场:“广乐仙子不要介意,乐音他就是这个样子,对于不熟悉的人,有些生疏。”

    “是吗?”广乐仙子勉强扯了扯嘴角,看着沉默不语的乐音,笑道:“那我就坐在这里和乐音上仙熟悉熟悉好了。”

    说着,就神色自若的坐到了乐音身旁的位置。

    对此,北圣地的人自然是乐见其成,而大殿中的其他人则是神色各异,心生警惕。

    这曾经的天榜第一人,魅力果然不一般,这一来就吸引了广乐仙子的注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是小爷我的位置,谁让你坐的?”

    广乐只觉眼中紫光一闪,随即就看到一个紫发紫衣、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脸气愤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见广乐光顾着看着自己,没有任何要让位的意思,雷泽兽眉头一皱:“喂,说你呢,赶紧给小爷起来,别让我动手。虽然我不打女人,可你要太过分了,我保不准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他不过就是去和相莲妹子打了声招呼,这家伙就将他的位置给抢了,简直岂有此理。

    看着雷泽兽一副意欲将广乐仙子从座位上拉起来的模样,紫坤上仙急忙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雷泽,来我这里座。”

    雷泽兽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气呼呼的指着广乐仙子:“不要,我就要座她的这个位置,小音的身边只能我和相莲才可以座。”

    看着无理取闹的雷泽兽,北宸天尊和北真天尊都有些头痛。

    随着年龄和实力的增长,雷泽兽的脾气那也是蹭蹭的往上涨,如今除了乐音,外加一个琴相莲,别人的话是谁也不听。

    要是惹毛了他,一个惊天之雷劈头盖脸就给你落下,保准打得你欲仙欲死。

    够嚣张,也够霸道。

    看了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乐音,北宸天尊皱了皱眉,沉声说道:“雷泽,这里不是你取闹的地方,到紫坤那里坐好。”

    说这话的时候,北宸天尊将威压作用在了雷泽兽身上,强行把他压到了紫坤的位置上。

    对此,雷泽兽不满极了,可奈何如今他还不是小音师父的对手。

    相莲说了,遇到打不过的人要识时务,行,他忍,等日后他实力提升上来了,非得把他劈成黑碳不可。

    见雷泽兽不情不愿的坐下了,北宸天尊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愧为先天神兽,这修炼的速度简直让人望尘莫及。

    过不了多久,他怕是就无法再压制他了吧?

    雷泽兽带来的插曲,让仙界其他势力看得津津有味。

    就在这时,一位仙人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天尊,一、二重天的人来了。”

    这话一出,原本闹哄哄的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唰唰唰’齐齐看向大门,动作出奇的一致。

    就是宴会主人,广贺天尊也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对于一、二重天的那位仙君,众人是好奇得紧呢!

    在众人的注视下,梅、兰、竹、菊四花仙面露浅笑、款款而来。

    “梅、兰、竹、菊四仙奉仙君之命,前来拜见广贺天尊。”

    闻言,广贺天尊正了正神色:“仙君没有来吗?”

    他可是将‘玄’字九天旗的消息散播了出去,这世间,还会有谁对九天旗不动心的吗?

    难道那位仙君觉得她已经拥有了两面九天旗,就不需要其他的了?

    若真是这样,那可真够目光短浅的。

    梅花仙子神色从容:“仙君有事,暂时脱不开身。”

    这时,早就想打探一、二重天之主的树爷忍不住插话进来了:“什么事这么重要呀,连品鉴九天旗都给比下去了?”

    对于这话,四花仙淡淡一笑,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

    见四花仙滴水不漏,树爷撇了撇嘴。

    见树爷没打探到消息,中初天尊笑着问道:“四位仙子,一、二重天重现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我等想要拜见仙君,不知什么时候合适?”

    梅花仙子:“这个我等也不知道,仙君大多数时候都在闭关,我们见她的次数也非常少。”

    话音刚一落,大殿中就响起了一道冷哼声。

    北真天尊冷声道:“四位仙子,本座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想当面请教仙君,可听你这话,我估计我们一时半会儿是见不到她的了,那么这个问题,还要请四位仙子为本座解答了。”

    说完,不待四花仙说话,就径直说道:“九重天共属仙界所有生灵,仙君虽是一二重天之主,但也不能如此霸道,不让他人进出吧?”

    梅花仙子粲然一笑:“天尊这话说从何说起,仙君何曾不让别人进出一二重天了?如今一重天上的仙人难道不是人吗?”

    北真天尊神色一沉:“那我倒要问问了,我北圣地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以至于被仙君阻拦在了一、二重天之外?”

    梅花仙子神色不变:“这就要问问你们自己了,仙君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一视同仁,唯独将北圣地排除在外,这只是能是你们自己的原因。”

    “哼!”北真天尊一脸冷冽:“我们的原因?我也想知道,可也得有人告诉我们呀。四位仙子,禁止我们踏入一、二重天,你们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感觉到作用在身上若有若无的威压,梅花仙子嗤笑道:“天尊这是要以大欺小了?”随即面色一冷,“说法?要什么说法,仙君不喜,不让你们踏足,你们就不能越界一步。”

    “好大的口气!”

    见乐音面露不悦,广乐笑着站了出来,面带审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四花仙。

    “这位梅花仙子刚化形不久吧?看来仙君很是缺人呢!”

    梅花仙子很是不喜广乐高高在上的眼神,淡淡的说道:“这就不劳仙子费心了。”

    广乐仙子笑了笑:“我这个人也不爱管闲事,只是,如今你们来参加广贺仙宫举行的宴会,我作为主人,就不得不站出来说一句了。”

    “这在上古啊,即便九重天每一重天都各自有主,可从未听说哪一位仙君会因自己的喜好,而禁止他人踏入所在天域。”

    “身居高位,就应该做符合身份之事,因喜好而行事,这可不是有德之人该做的事,也显得小家子气,让人觉得德不配位。”

    梅花仙子面色直接冷了,面露讽刺:“仙子要训人,还是请另找对象吧。你自己也说了,那是在上古,如今时移世易,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奉劝仙子一句,你应该尽早适应如今仙界的变化,否则......”

    一直笑眯眯不作声的广贺天尊这时开口了:“否则怎样?”

    梅花仙子坦然笑道:“否则,天尊举办这次宴会的苦心可就白费了。”

    来之前,仙君担心她们实力不强被为难,给了防身土莲不说,还特意交代过,不用畏惧任何人,要是有人找不自在,就毫不留情的打回去。

    闻言,广贺天尊神色一凝,双眼微微一眯。

    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发怒的时候,谁知广贺天尊竟‘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既然人都来得差不多了,那宴会就正式开始举行,四位仙子快请入座。”

    见此,广乐仙子气闷的将头扭到一边,树爷则是嗤笑了一声。

    他就知道会这样,广贺这家伙即便比在场大部分人都活得久,可这胆子呀......连四个金仙境花仙都不敢对付,真是不负他胆小鬼的称号。

    见她们的座位排在五圣地之后,兰花仙子一脸不满:“我们虽只是金仙,可代表的是仙君,这个广贺天尊居然如此下仙君的面子。”

    梅花仙子神色淡淡:“且由他们作吧,只希望他们永远不会求到我们手上。”

    竹仙子冷笑:“我倒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们看看在场的人,见我们被为难,他们倒是高兴得很呢。”

    就在这时,两位太乙金仙小心翼翼的抬着一个盖着红布的圆形物品走到了大殿上。

    见此,大殿中人纷纷看了过去。

    将所有人急切的神色收入眼底,广贺天尊神色自得的笑道:“诸位不是要看看‘玄’字九天旗吗?”

    “难道这就是......?”

    众人顿时一阵激动。

    “广贺天尊,你还在等什么,快让我们目睹一下九天旗的真容吧!”

    看着众人急不可耐、不得不仰望他的样子,广贺天尊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淡定的对着两位太乙金仙点了点头。

    “哗!”

    红布取下,一颗透明的圆球显露了出来。

    圆球之内,包裹着一方浩瀚、并处于极度不稳的星空。

    星空中部,赫然插着一面刻着‘玄’字的白色旗帜。

    “这就是‘玄’字九天旗?!”

    众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在了旗帜上。

    就在众人神色振奋的时候,突然,一颗星辰划向九天旗。

    紧接着,众人瞳孔猛然一缩。

    那颗星辰还未靠近九天旗,就被瞬间泯灭,化为齑粉,飘洒星空。

    “咳咳!”

    见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九天旗,广贺天尊咳嗽了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并示意那两位太乙金仙抬走圆球。

    见此,各方仙人神色都波动个不停。

    广贺天尊笑道:“九天旗你们已经看到了,现在我们来说说小女择婿的标准和要求吧。”

    闻言,众人纷纷回到座位上坐下。

    看着沉默不语的众人,百里翔宇站了出来。

    别人不好意思,他可没这想法。

    在他看来,广贺天尊用九天旗做嫁妆,就只是一桩交易而已,完全没有要娶道侣的羞涩。

    百里翔宇开口便问:“天尊,你能保证,我们娶了广乐仙子,就一定能得到九天旗?”

    那方星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那里十分危险。

    广贺天尊眸光闪了闪,心中骂道。

    他要是能保证得到了九天旗,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取?

    他自己成为三重天之主,不比找一个强大的女婿可靠?

    广贺天尊神色不变:“像九天旗这种级别的法宝,需要一定的机缘才能得到,本座无法保证你们一定能得到九天旗,不过却能提供一条通往那方星空的通道出来。”

    “这就是通道的钥匙!”广贺天尊手中出现了一面巴掌大的白色小旗,“谁娶了本座的女儿,这通道钥匙就是谁的。”

    ------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光影从二重天上飞出,直奔三重天而去。

    “九天旗应该不会已经被别人得了吧?”鄢然一边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一边担心着‘玄’字九天旗的归属。

    虽然她已有了两面九天旗,可九天旗这种东西,谁也不会嫌多的。

    她自然也希望得到的九天旗越多越好,最好九面九天旗都是她的。

    三重天因为斩星剑运转诸星的原因,不稳程度远大于一、二重天。

    一上到三重天,鄢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条通往三重天深处的白云通道。

    不过相较于白云通道,更吸引她目光的是那方诸星萦绕并高速旋转的星辰旋涡。

    鄢然架着筋斗云,看了看白云通道,又看了看诸星旋转星辰旋涡,略一沉吟,就径直朝着后者飞了过去。

    对于那位广贺天尊主动拿出九天旗一事,她心中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

    她不相信,有人会主动将九天旗拿出来。

    也许,那只是一场骗局。

    就算不是骗局,那广贺天尊也不会轻易将九天旗交出来。

    先探探星辰旋涡再去看看也不迟。

    一段时间后。

    看着远处由星辰高速旋转凝聚而成星辰旋涡,鄢然目光闪了闪。

    这个星辰旋涡怎么给她一种连接着其他空间的感觉?

    九重天坠毁,破坏力之大,开辟异度空间也不是不可能。

    感受到旋涡之中传出的若有若无的规则之力,‘咻’的一下,鄢然祭出了斩星剑。

    斩星剑一出,漫天星空为之一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