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形巨富 > 第333章:我是你爹
    话音刚落,周围顿时笑成一片。

    张兵和朱兴辉看元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不行了,太逗了太逗了,我说老同学,几年没见装逼的手段都这么熟练了!”张兵笑的都有些直不起腰来。

    他本就看元涛不爽,特别是现在还跟刘诗韵走在一起,更是让张兵心头那股火蹭蹭的往上冲。

    凭什么这么一个屌丝,居然有女神的陪伴?

    而他身边的女人,身材样貌一万个比不上刘诗韵,还是个拜金女。

    如果他不是元华公司的副总经理,这女人会跟他在一起?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说话就这么厉害,真不怕闪了舌头!”朱兴辉背着手哼了声。

    这家伙真以为有刘诗韵罩着他就能横着走?

    也许在小城市可以,可这里是燕京。

    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对于普通人来说刘诗韵可能是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不过在他们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来说不过是一个戏子罢了。

    “元涛,算了吧。”刘诗韵咬牙银牙,扯了扯元涛的胳膊。

    她知道元涛是想帮她出头,不过可能吗?

    “我说了,这两个人今天不跪下来给我道歉,别想走出这里!”元涛冷声道,目光冰冷的看着朱兴辉和张兵。

    “是吗?那我就走一个给看看!”朱兴辉不屑的看了元涛一眼,转身就走。

    “血樱,拦下他!”元涛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定定的盯着朱兴辉,大声呵斥。

    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喝,朱兴辉浑身一震,不由抖了好几下。

    在这声暴喝响起,他还以为元涛真的对他做了什么,还是叫人出来收拾他,弄得他都有点后悔了。

    毕竟这里是燕京,还没有摸清楚一个人的底细就向对方挑衅是最愚蠢的行为。

    可等了好几秒,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异样出现。

    元涛喊出血樱这两个字以后,才记得,他好像把血樱留在赵青青身边保护她了。

    以前什么事情都依赖血樱,现在血樱刚离开不到两天呢,他就有些不习惯了。

    “小子,我还真以为是个什么大人物呢,没想到装逼还真有一套。”朱兴辉看到元涛那有些尴尬的脸色,顿时反应过来。

    这家伙应该就是在装逼的。

    妈的,吓了老子一大跳。

    “朱哥,我就说着个家伙是个装逼的家伙,他以前是我同学,背影我清楚的不行,就是个穷逼。”张兵站在朱兴辉的的身旁阴阳怪气的道。

    “妈的,穷逼就是穷逼,就算是泡上刘诗韵也是个穷逼!”朱兴辉鄙视的看了元涛一眼,接着惋惜的摇了摇头,把目光投向刘诗韵。

    “刘小姐,确定要护着这个男人跟我们为敌吗?得罪不起我们的,已经是大明星了,不要把自己毁了才好!”朱兴辉话语里的威胁味道很浓。

    一时间,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刘诗韵,想看她怎么选择。

    包括元涛。

    他也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站在哪一边,这个女人是不是值得,得到他再一次帮助。

    刘诗韵紧紧的攥着拳头,此时的她在天人交战。

    一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另外一边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主办方的人物。

    她出道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里边的道道。

    别看她是个光芒万丈的明星,但是在这帮有权有势的人眼里,还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这一次的主办方可是个有钱的大公子,还有点灰色背影,她得罪不起。

    该怎么办?

    虽然只是过去短短几秒钟,可是对于刘诗韵来说却好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的长久。

    “对不起!演唱会我取消。”刘诗韵说完,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焉了不少。

    虽然这只是个演唱会的取消,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对于以后的演绎道路来说可能就不是这么顺利了。

    “没事,有我呢!”元涛笑着轻轻地拍了拍刘诗韵的肩膀。

    “谢谢!”刘诗韵目光怔怔的看着元涛,鼻子突然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说真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一天不说大话会死吗?”张兵是在是看不下去了。

    不停地吹牛,他不感觉到害臊,他都觉得害臊。

    自己怎么有这种同学呢?泡上刘诗韵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是元华公司的副总经理对吧?”元涛没理会张兵的讽刺,沉声问道。

    “是又怎么样?”张兵不屑的上下打量元涛一眼,“怎么?难不成还想要投诉我?”

    “说不定他会学着里的霸道总裁打个电话,说让停职哦。”张兵身边那妖艳的女人笑的花枝招展的,很明显的调笑元涛是个大话狂。

    “如果真是这样,我用头走路!”张兵搂着那女人的腰肢,不屑的道。

    元华公司可是上市的大公司,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扑街的话就把他斥退,他以为自己是谁啊?公司大佬?

    元涛没理会张兵的调笑,拿出手机自言自语:“现在元华公司的主事人是谁呢?”

    “哈哈哈!”听到元涛这自言自语,张兵和他身边的那女人笑的合不拢嘴。

    看到元涛拿出电话他还有些心慌,可听到元涛连董事长是谁都不知道,张兵是彻底的放心了。

    “要不要我把他电话给啊?”张兵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可以!”元涛点了点头。

    他本想打电话给李管家或者熊老问一下,毕竟元家的公司这么多,鬼知道是谁在管理。

    不过既然张兵要给电话,他当然乐意了。

    “想投诉我,还想让我给电话?傻吧?”张兵愣了下,他没想到元涛脸皮这么厚,居然真的跟他要电话。

    如果张兵真的有董事长电话,他当然会给,想看看元涛出丑。

    不过董事长的电话,是他能有的?

    “没有就没有,装什么呢!”元涛鄙视的撇撇嘴,拿出手机给熊老打了个电话。

    “熊老,现在元华公司的负责人是谁来着?”元涛沉声问道。

    “元华公司?”熊老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少主突然会问到这个问题。

    他想了两分钟才想起来。

    “好像是何亮在管理吧。少主是到燕京了吗?需不需要老奴去接少主?”熊老显得有些激动。

    “不用了,我暂时还不会回去,过几天再说。”元涛说道。

    刚到燕京就被熊老知道,他也没有感到好奇,如果连这点都不知道,元家也不配称为第一家族了。

    “如果可以的话,少主还是尽快回来一趟吧,或者老奴过两天来找,看怎样?”熊老犹豫好几秒才缓缓开口。

    嗯?

    难不成是元家出事了?

    元涛眉头紧皱,他知道这一次回来燕京,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不过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要不然的话,熊老不会特意这么说,而且还不把事情说清楚点,看样子状况视乎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许多啊。

    “行,明天我在联系!”元涛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接着把目光投向张兵。

    “们董事长是不是叫何亮?”元涛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看到元涛笑的很是诡异,又听到何亮这个名字,张兵的心猛地一颤。

    想要调笑元涛两句,不过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仅仅是打了个电话,就知道董事长的名字,难不成他真的认识董事长?

    “现在我给个机会,道歉,要不然我想这一份工作可能就保不住了!”元涛说着晃了晃手机。

    “兵哥,紧张什么呢?他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罢了,元华公司这么大的企业,知道董事长是谁也不奇怪啊!他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见张兵额头冒汗,他身边那女的连忙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听到这话,张兵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真特么的被这么装逼犯给吓住了。

    元华公司这么大,在燕京也是鼎鼎有名的上司公司,董事长是谁只需要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说白了,元涛就算是打114查询都可以的。

    “保不住工作?那打吧,我看能够打给谁。”张兵一挺腰杆,嘴里啧啧有声:“我倒要看看能装到什么时候,请继续的表演!”

    有的人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元涛笑了两声,按照熊老给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很快,里边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

    “好!”

    “我是元涛!”元涛也没有废话,自报家门。

    电话那头沉默两秒钟之后,那稳重的声音突然变得震惊不已。

    “是少主?”

    “是我,我想问问们公司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张兵的员工!”元涛也没有废话,直接点名了目的。

    “是,有一个叫张兵的员工,是副总经理,不知道元少这是?”何亮也很疑惑。

    这张兵刚进公司的时候还很有干劲的,他也是看中了张兵年轻,还有闯劲,有想法,所以破格把他提升为公司的副总经理。

    不过近一年来,张兵做的很多事情都跟公司不谋而合,还很消极怠工。

    估计是太年轻了,刚刚上位就膨胀了。

    不过张兵却是有能力,所以何亮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现在少主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来说到这个人?

    “把他开除了,没有什么意见吧?”元涛虽然是问没何亮有没有意见,不过话语里的命令却很清楚。

    “没意见没意见!”何亮浑身一震,他也听出来元涛话语里的不满,赶紧表态。

    这可是元家的少主啊,别说把张兵一个小小的副总经理开除,就算是把他开除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嗯,他就在我的旁边,自己跟他说吧。”元涛说完把电话递给张兵。

    看着元涛把手机递过来,张兵有些短暂的迟疑,还是把手机接了过来。

    没想到刚接过来还没开口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咆哮。

    “张兵个王八蛋,从今天开始,就不再是公司的员工了!”

    张兵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好端端的咋刚接起电话就被人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谁啊?”

    “我是何亮!”何亮气呼呼的道。

    何亮?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吓!

    张兵愣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这特么的不是公司的董事长吗?

    “是董事长?”张兵小心翼翼的问。

    “我是爹!”何亮气得脖子上的肉一颤一颤的。

    这粗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我才是爹!”看到周围人的眼神,张兵顿时也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