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二十六 郭鹏有极强的目的性
    面对臧洪的渴求,郭鹏的心中是极为感叹的。

    在这种时候,想要谋求家族转型,岂止是难?

    只能说有志者事竟成,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郭鹏也只能祝福臧洪了。

    “要说方法,哪里有统一的方法呢?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我也是从我大兄那边得到了蔡议郎的一些忌讳,所以刻意回避了,蔡议郎欣赏我的才华,所以才给了我成为他的弟子的机会。”

    郭鹏面对臧洪这个沙雕室友则是卯足了劲儿装逼。

    臧洪大为羡慕,缠着郭鹏传授秘籍,甚至连最喜欢的叫化鸡的左边鸡腿都让给了郭鹏。

    “话说这本来就是我家人做的,你拿这个给我做酬劳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小乙你这话就见外了,咱们住的那么近,相交莫逆,这一点事情你都不愿意告知于我吗?”

    臧洪一脸很受伤的样子。

    真是个有血有肉的沙雕室友,比起史书上那些冰冷冷的名字是有趣的多。

    “好吧,我就告诉你,其实呢,也很简单,只要你能写一首很不错的五言诗打动蔡议郎就可以了。”

    郭鹏言简意赅地阐述了一下自己的秘诀。

    当然秘诀不仅仅只是这样,但是如果连一点让人眼前一亮的本领都拿不出来,连成为人家试用期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郭鹏把自己写就的《十五从军征》拿给臧洪看。

    臧洪看了一遍,没回过神来,又接着看,看了好几遍,眼圈忽然有点红。

    放下竹简,臧洪叹了口气。

    “我父亲每次从外边征战回来总会对我说兵卒之苦,说战乱之苦,先前,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但是你这首诗,确实是叫我心中难受,小乙,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郭鹏便把老兵头子的事情告诉了臧洪,臧洪听后感慨良多,摇摇头,也不再提要郭鹏传授秘籍给他的事情了。

    “小乙,你的确强过我太多了。”

    臧洪干脆的认了输,他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

    说老实话,郭鹏没觉得自己比臧洪强到哪里,论出身论能力,自己并不比他强多少。

    但是,要论及脸皮的厚度和心黑的程度,还有目的性的强度,臧洪的确不如自己。

    还是远远不如自己。

    臧洪在以一个君子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行事正派,不做亏心事,颇有几分古之君子遗风。

    而与他相比,郭鹏感觉自己是在以目的为唯一导向,一切都为了目的而行动,为了达成目的,手段如何并不重要,大部分东西都是可以抛弃掉的。

    臧洪的结局也和他的志向一样,为了心中的正义而死,而郭鹏并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是如何,但是如果面临死亡,他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求生的。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难道就要简简单单的为了『理念』而死?

    他没那么想不开。

    同样,在即将到来的乱世里,整个社会必然面临道德崩坏的境遇,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老实人是活不下去的,一根筋也是活不下去的,乱世之中,能活着,本身就是本事了。

    死了,也怪不得谁。

    臧洪啊……

    郭鹏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些许的怜悯之意,又有几分敬意。

    为了自己的理念而死,或许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郭鹏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为了什么而死。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郭鹏还有时间,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利用。

    利用这些时间来打响名气,来增加自己的学识本领,扩展人脉,这些都将在未来的乱世之中成为他生存的资本。

    所以,他不会浪费一丁点的时间在没有必要的事情上,他有极其明确的目的导向,有极其明确的前进方向和目标,他会为此不断的前进。

    太学内的大讲堂还是那样的枯燥无味,严氏博士的高徒们努力装出一副学富五车端庄持重的样子,却只会照本宣科,讲出来一些冗长枯燥的东西,拘泥于『家法』,叫郭鹏听了就容易打瞌睡。

    臧洪就不一样,他直接就睡着了。

    直接睡着的人也不在少数,认真听讲的人或者装作认真听讲的人并不太多,而这一切,对于正在讲经的高徒来说,或许也是寻常事,见怪不怪了。

    太学里便是如此的宽松自由,反正家法传承已经在私下里进行过了,下一任博士是谁,郭鹏不知道。

    但是郭鹏知道,下一任博士一定不会在讲堂内的这些人当中,自然,也包括自己。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蔡邕的怀抱,太学讲经结束之后,驱车直奔东观。

    东观是宫廷中贮藏档案、典籍和从事校书、著述的处所,位于洛阳南宫,建筑高大华丽。

    最上层高阁十二间,四周殿阁相望,绿树成荫,环境幽雅,藏有五经、诸子、传记、百家艺术,也就是此时的中央图书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终此一生都不可能看到那么多的藏书,那么多的著作。

    郭鹏看中蔡邕的地方也就在于此,他是东观的负责人,郭鹏与他产生联系,便可以进入东观读书。

    东观内的藏书之多冠绝天下,而且很多都是孤本,独此一分,别无他家,后来在雒阳战乱之中,东观被毁,大量孤本典籍也被付之一炬,堪称惨剧。

    那个时代可没有刻印的技术,所有书籍全靠人手传抄,抄了几份是几份,不到一万字的还有很多人抄写,字数多了,几个人有那个功夫抄写呢?

    郭鹏有。

    他的记忆力极佳,堪称过目不忘,所以从进入东观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开始了白天随蔡邕一起校订经书,晚上回家默写白天记录下来的内容的日子。

    汉官方确定的儒家五经一共有十四个流派,不同的流派称之为家法。

    比如《京氏易》和《孟氏易》之间的差别就是家法之间的差别,这些都是被官方承认的可以传承的家法。

    这样的家法一共十四家。

    十四家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每一家都想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一家,独占经典解释权,所以彼此之间的攻讦非常激烈,谁都想让自己家的家法成为正统。

    各家家法所传授的文章字句限于对历史的解读、对古文字的辨认等不同,总是有些差别。

    所以在日常运用的时候,总有各家家法传人想方设法的想让自家的遣词用句成为正统,扰乱朝廷公文颁布,带来不便。

    有考量于此,汉灵帝下令杨彪、蔡邕和马日磾等人一起合作,以蔡邕为首,结合东观全部人手,综合考量十四家家法流派,确定正统的经书,并且雕刻在石碑之上,以正视听。

    这项工作从去年,也就是熹平四年开始,到今年,已经整整一年,蔡邕率领的团队已经将《易》和《诗》校订完毕,现在正好在校订《公羊》。

    郭鹏加入的时候,蔡邕的校书团队正在就刻印石经的时候是用《严氏公羊》还是用《颜氏公羊》为正本而讨论。

    PS:日常求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