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行狩猎 > 第十八章 这还是人类?!
    在绯孑成为狩猎人前,靠自己打猎赚钱的那段日子里,偶尔可以看到一些衣着破烂、面黄肌瘦的人给商贩搬运货物,据说有的是灾难过后没了家产出来干苦力的,有的是到了期限借的钱还不上只能用劳力抵债的。每每绯孑就会庆幸曾经善心帮助过她的人,才使得自己能正常且有尊严的长大成人。

    “抵债?借钱不是只能借给已经成年的人吗?”。跟商人稍有打过交道的渊上晗也知道有些地方没有抵押物也可以借钱,但只借给成年且看起来有能力偿还的人。

    竺一苒犹豫了一下,说道:“借钱的是我的父亲,但在期限快到的前一个月突然不见了。过了几天债主上门时,我们没法还债,而且母亲的腿疾也需要花钱治疗……所以……”

    “所以你就代替你父亲去劳力还债了?”

    “嗯,他们三番五次的上门催债,每次闹完走后母亲都会默默地哭好久,但是我又懦弱又没有能力赚钱,却仍然不忍心看到母亲这样伤心难过,于是我不顾劝阻去求债主,好在我习惯了照顾病人有点用处,最后才能以这种方式抵债。”说着竺一苒的眼泪又哗啦啦流了下来。

    在得知竺一苒懂药会医之后,那个债主便让她去试试狩猎人考核,没想到她真的合格了,于是让她去到自己儿子也就是那个嘴角有道疤的男子所组织的队伍里当治疗人员抵债。怎么说竺一苒之前也是个父亲母亲眼中的宝贝,环境突然的崩塌,加上队长对自己的欺压,委屈虽委屈,但不能表现出来,特别是在自己的母亲面前。

    可经过了刚刚小命都快丢了的危险和受到了来自第一次见面的人们的关怀后,自己的感情一下子没控制住,眼泪不管怎么擦都还是不停的留下来。

    “一苒,你比你心目中的自己要有价值的多,”绯孑看着面前委屈流涕却不敢放声大哭的竺一苒说道:“在家里遇到困难能走站出来的你,在自己遇到委屈却选择忍耐的你,在受到保护了后却不逃跑而是留下来跟我们一起面对危险的你。每个你都很强大,每个你都那么勇敢,每个你都像极了冷冬里我最爱的樱槿花,又坚韧又惹人怜爱。所以,不要在说自己一无是处了,呐?”说着,绯孑伸手捧着竺一苒的脸庞,一点点抹去她脸上的泪痕。

    竺一苒听罢愣了愣,哇地一声一下子抱住眼前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哭的更凶了。

    一旁的渊上晗看着绯孑向他投来‘我做错什么了吗?’的眼神,又看看哭的一塌糊涂毫无保留的竺一苒,无奈地微微一笑,双手撑在身后,心情放松了些许。

    “上晗哥?”坐靠在边边的圭青辰突然出声,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你……压住我的手了,要断了。”

    “啊对不起!”渊上晗赶紧缩回了手,“……话说你什么时候醒的?”

    圭青辰揉了揉手指说道:“就在刚刚,你压醒的。”

    渊上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正准备再道个歉的时候,竺一苒从一旁挪到圭青辰面前急忙说道:“你醒了!伤口感觉怎样?”

    “……呃”圭青辰看着眼前与他脸只有两三寸距离之隔的,泛着泪花的大眼睛一直在观察着自己的女孩子,“还有些隐隐作痛,但已经没有了难受的感觉了。”

    “是吗?那太好了。”

    圭青辰看着她因为放心而开怀的一笑,和发红的眼角,不知为何,心中一阵悸动,他侧过头,突然摆弄起马车上的杂物。“嗯……应该没事了……谢谢你了。”

    “不不不,要谢也是我道谢,”竺一苒转向绯孑,“绯孑姐姐,如果……如果我还清了债款的话。到时候……我还能加入你们吗?”

    看着她小心翼翼试探般的眼神,绯孑摸了摸她的头:“当然可以,只要你想来,我们会一直等你的。”

    “那我一定去!”竺一苒开心地说道。

    嗯?怎么这么强的既视感?渊上晗心想,啊,想起来了,唉绯孑跟韩刃在这方面怎么一模一样。

    在向圭青辰交代好伤口后续处理的事项后,竺一苒向大家道别。渊上晗虽让她跟商队一起回到庇天城,但她还是拒绝了,说是这次的委托还没有完成,而且同伴肯定也还在附近,得去跟他们汇合。看着她现在释然的模样,他们也不便再多作劝留了。

    看着那渐渐走远的背影,渊上晗站到圭青辰身边说道:“你刚刚脸红了。”

    “……”

    “但是那孩子才17岁,未成年。”

    “……”

    “你不能早……唔唔。”

    “啊啊啊啊你好烦。”圭青辰立马捂住了他的嘴。

    商队的大伙在看到圭青辰没事后都松了口气,他跟才哥说自己已经可以走动了,耽误了两三个时辰了不能再耽误了。才哥看了看他的伤口和状态后叨唠他以后多加小心,随后便转身招呼着大家准备准备马上出发。

    现在已是午时,绯孑边走走看看周围的美景边啃着料理后晒干的鹿肉条当做午餐,这肉干虽然作为午餐干巴单一的不够格,但至少还算有滋有味,最重要的能够存放的时间够久,旅途方便携带。

    上山路途遥远,一路走马观花倒是不会觉得的时间过得慢,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太阳完全下山,他们走到了山顶,晚上在山顶扎下营看看星星吹吹风,眼睛一闭一睁太阳就又东升了。

    对于从渊国过来的行商人来说,这两座山路是最恼人的,上坡路遥远又累人,下坡路又陡路面又颠簸,就这样上上下下了第三天中午,终于,能站在内围的山顶上俯视到整个参国的辽阔平原了。

    “就剩这段下山路了,小心地走过了,晚上就可以在山脚下的村落里找人买些吃些好的了。”才哥给商队疲惫不堪的大家伙打着气。

    最内侧的这一座山体是沿着侧面开凿的下山路,一侧为石壁,一侧如悬崖峭壁,一个不小心车轮就可能被坑坑洼洼颠起,随之车上的货物可能也会甩了出去。到了这节骨眼上了,货物的损失是最不能发生的。

    三人以绯孑打头,圭青辰在中间,渊上晗殿后的顺序,各跟在两辆马车的侧边,避免上述的意外发生。

    圭青辰的伤已经开始结痂了 ,除了不能沾水外与平常无异。在受伤后的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

    在几次的危险中,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和那两人的差距,自己没有能力提供战力,只能待在原地拿着盾等着意外,这让他心有愧疚却又无可奈何。况且在同一代的团队里都不能帮上忙的自己,到时候又怎么夸大其口要跟韩刃大哥大哥一起行动呢?看来要好好练功了,圭青辰暗自下了决心。

    正走着,突然,圭青辰听到头顶上的石块传出嘣地几声细微的断裂声,下一秒,一块如半个马车般大小的石块从山体边缘正要剥落掉下,与此同时,绯孑从圭青辰视线中一晃而过,一个飞身踏上石壁,然后顺着石壁跑向那块落石。

    眼看着那落石就要砸在商队第一辆马车上时,绯孑纵身一跃,喝的一声猛地将那落石踹飞出路面范围,掉落进山脚下的树丛中。

    而她也因为巨大的反作用力,又被压退回石壁上,她用另一只脚对着石壁一蹬,两股力量便瞬间化解,随后顺利落在地面上,她呼地松了口气,拍了拍衣摆上的尘土。

    当绯孑再次抬起头,看到大家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惊慌失措起来。才哥虽然感谢她刚刚的举动,让他们避免了一车货物的损失,但最后还是教育了起来,说是一个不小心自己也掉到山下或者被石头砸中了怎么办,那可不是损失能比得上的。说是教育,实则是担心。

    而从头到尾目睹了反应迅速的绯孑这一段行云流水、如什么武术表演般的动作后,只能目瞪口呆地转过头向渊上晗提出这匪夷所思的疑问:“这……还是人类?!”

    “人类。”渊上晗点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