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行狩猎 > 第三十四章 青石玉柄剑
    鱼怪的气息并没有消失,只是它再也没有了起身攻击的能力。

    渊上晗扔掉了还抱在怀中的鱼鳍,向湖底还在抽搐的鱼怪靠近。虽然被刚刚的冲击震起的泥沙遮盖了它身上细微的伤痕,但还是能明显看到它背上缺失了背鳍而留下的巨大坑凹和只有一边在煽动的腹鳍,就算它再怎么挣扎也只是能翻个身的程度。

    他那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现在终于能放下来,然而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此时的呼吸异常急促,不但是自己,圭青辰和绯孑也是。他回头看向其他人,庄泽一直向他比划着上浮的手势,是啊!经过这么久的激战,氧气自然不够用了,他匆忙跟着众人向上游去。

    ……

    回到岸上的众人终于能大口呼吸,喘着粗气的风雨云迫不及待问道:“这算是解决了那鱼怪了?”

    “嘛,不一定会死,但没了威胁是一定的。”庄泽应道。

    “后面没能帮上忙真是不好意思了。”崇棋远说道。

    “才没那回事!比起我,”圭青辰语气里满是自责,“虽然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太弱,但弱到还让大家担心就让我更难受了。”

    渊上晗揉了揉圭青辰的脑袋,“别想这么多,你在几个月前还是个平稳生活里的普通人,现在能跟我们一起面对危险已经是很大的跨步了,实力什么的都要慢慢积累经验的,别急。”

    “嗯,你给我的匕首帮了我不少忙呢。”绯孑也安慰着他。

    “?什么时候的事?”渊上晗没印象青辰什么时候跟他们接触过啊,突然圭青辰从他眼前一闪而过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啊!那个被水冲走的时候!”

    “……呜,想帮个忙都还是让你们担心了。”

    “没、没有没有。”

    这小子什么时候心理变得这么脆弱了,渊上晗看着一蹶不振的圭青辰心想。

    “别管他了,这人只是想撒一下娇,”仿佛被说中了一般,圭青辰的肩膀一震,崇棋远瞟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你们后面的战术是商量好的吗?不过在水里这么商量的?难不成……你们会唇语?!”

    渊上晗心里咯噔一声,“啊,唇语倒不会,战术是商量好的,当时孑儿跟我比划着,我猜她一定是想着说除去那鱼怪的背鳍和腹鳍,一旦它没了这些游泳器官,就能任人宰割了。”

    “啊?”绯孑愣了一下。

    “嗯?”渊上晗也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没蒙对啊。”庄泽大笑道,想起绯孑跟他比划的时候,“她表达地挺明白的啊,为什么会猜不到呢。”

    “……不会完全猜错吧,微弱的偏差也没关系啊,是吧孑儿。”

    绯孑抬头回想了一下,“当时我是说‘你跟我一起,缠着它硬上’,但是瞎攻击好像没什么效果,后来有了两把匕首后我才想到你刚刚说的那种方案。”

    哇,这就很尴尬了啊!原本渊上晗猜的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怕就这样说出来后被否认的话会遭到嘲讽,没想到事实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最终还是变成一样的战术了,看来你挺有远见的嘛。”

    不管庄泽说的是反话还是真心这么说,反正在渊上晗听起来都是都是‘都这么久的伙伴居然没一点默契’这一个意思。

    “不管这么说,结果好就行,既没有变成持久战,而且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解决了,”庄泽伸了个懒腰说道,“嗯,让金属石重新蓄能吧,我们下午再下去寻剑。”

    “终于能开始正式做委托了。”

    午餐跟昨天中午一样随便吃了点东西,待众人休息回复好,金属石也充好能后,期待已久的纳嗣湖最后一次下潜开始了。

    一路没有丝毫停留直接下潜到湖底的众人,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他们齐齐望向湖底中心,正如庄泽所说,那鱼怪真的没有死,仍然挣扎着想要重新畅游回水中。

    不知为何,这一幕看着竟让人感到那鱼怪有些可怜,即使先前想致他们于死地,但这一刻为了生,为了生存下去,呆在土墙里十几年不吃不喝不得动弹,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却被瞬间夺取,唉。

    不要同情它!圭青辰!圭青辰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在心中朝自己训斥了一声,在这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世界,不需要怜悯。随即猛然转身,向正在湖底四处寻剑的伙伴游去。

    众人已经在湖底找了怕是有半个时辰了,照理来说,前不久刚掉下的应该一眼就能看到啊,特别是边缘的位置,毕竟委托人是从湖边掉落的剑,陷在中间区域的几率很小,可除去鱼怪身下的位置,其他地方都被仔细摸索了一遍,却怎么也没看到那把玉柄剑。

    哎呀,不行,找不到啊,庄泽直起身子叹了口气,难不成真的在中间?在那个鱼怪的身下压着? 他望向全神贯注控制着金属石发光的风雨云,唉,如果现在风雨云有余力的话,就能感应金属在哪里了。

    ……感应!庄泽快速游到风雨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风雨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比划着,什么暂停?什么一圈?最后指了指风雨云和自己腰间的剑。

    啊!风雨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灭了光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凝神感受着金属器的位置。

    湖底边缘……没有,中心…中心也没有?那在哪呢,嗯?上面?怎么卡在上面了。风雨云掌握了玉柄剑的位置后重新点亮了光源,向面前的庄泽指了指他对面上方的土墙,庄泽先是一愣,那不是鱼怪原先陷在土墙里的地方吗,风雨云又指了指那个方向后无奈的摊手,庄泽点头,转身示意着对突如而来的一明一灭的信号感到奇怪的大家跟着上风雨云一起上游。

    他们游到一开始只有个小洞的那面土墙边,自从鱼怪从这里出来后,他们就再也没留意这块崩塌的区域,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豁然敞开的大洞口了。风雨云稍稍向大洞内游了进去,庄泽立马拉住他,崇棋远则摇了摇头看向洞口处堆积的那些泥土块。

    庄泽懂了他的意思,原来他不是想游去那个大洞里探个究竟,只是想引领他们去那土堆里面找剑。

    众人一齐弯腰在土堆里寻找着,一边,刚拨开表面的一大块泥土,崇棋远便看到了下面发着幽幽青光的玉石,他接着挖开了玉石周围的土块,一把手柄青玉,雕刻精美的短剑徒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崇棋远拾起玉柄剑,向大家点了点头,示意委托完成,可以上岸了。

    庄泽回头望向大洞深处,那里一片漆黑似乎无边无际,能感觉到这湖水确实是通过这大洞与其他地方连接起来的,却不知这连接究竟会有多遥远。渊上晗游到庄泽面前,同为水属的他也能感受到这无尽的水流,但同时前方也是不可预料的世界,他拍了拍庄泽的后背,推着他离开了洞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