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行狩猎 > 第四十六章 万物天敌--人类
    半年后,是的没错,就是半年后。

    在渊上晗伤好后,三人一起跟着渝雪岚做了些个委托,单独三人也接了不少委托。期间,渊上晗的伤除了留下了疤痕外,其他的都恢复的完好如初,圭青辰则是不管在防守上还是进攻上都有了飞速的进步。

    而今天,正是能检验成果的那一天到来了--猎牌更新日。

    更新日下午,黄尽派默默地整理着狩猎人的更新资料,直到绯孑和渊上晗从考核场出来后他才停下了手中的事物。

    “怎么样?”

    “高了一级。”绯孑淡然道。

    “同上。”渊上晗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喂喂喂,你们两个能不能开心点啊,”黄尽派此时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看他们,这一年升一级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啊,照这速度,岂不是再过个七八年就黄金了?哎哟这倒是不太可能,毕竟上了银牌想升级到黄金就没那么容易,得慢慢熬了。

    “我也不想啊,”渊上晗委屈道:“但你说为什么圭青辰那小子就能连升两级呢,万一……万一真的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怎么办。”

    我?乌鸦嘴?黄尽派一脸懵逼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种预言,啊,他受伤那会儿我说圭青辰会超过他那句话啊。黄尽派翻开圭青辰的更新资料,的确连升了两级,这下他们三都是铁牌的了。

    “哇,我是不是觉醒了一个新技能,要不我去开个预言屋?”黄尽派玩笑道,只不过这个玩笑瞬间冷场了,见没人回应,他只好尴尬地转移话题,“咳咳,哎呀,怕什么,反正以后都是你们团的人。”

    “没没没,”渊上晗挥挥手,“那小子以后是韩刃大哥团里的人。”

    “……他没跟你们说?”黄尽派疑惑道。

    “说了。”绯孑应道。

    “啊?说什么?我好像不太懂你们在说什么啊。”渊上晗左看看右看看,等着谁能快点跟他解释一下。

    绯孑看着黄尽派,黄尽派看着绯孑,绯孑继续看着黄尽派,黄尽派败下阵来,叹了一口气:“我说我说。”

    “呃,什么时候来着,哦,今年开年那几天,韩刃他们不是一直都没回来吗,圭青辰就从这里传出了一条信息给韩刃,大概意思就是道了个歉然后下定决心以后永远加入你们队,我还以为你们两都知道呢。”

    “嗯,他在发消息后跟我说了,我也同意了。”绯孑缓缓说道,她还记得当时的圭青辰找她说这件事时很紧张来着。

    两人说地渊上晗一愣一愣的,“为,为什么那家伙没跟我说??”

    “怕你嫌弃他呗,”黄尽派一副看戏的样子,“啧啧,太可怜了,那孩子还说得等他变得有能力帮上忙时才有勇气跟你说。说真的,你你是不是对人家太刻薄了?”

    “哈?怎么可能,”渊上晗纳闷地嘟囔着,“我也没怎么他啊,干嘛不敢跟我说。”

    “……因为内疚吧。”绯孑说道。

    “?内疚?”

    “你的伤。”绯孑指了指渊上晗的肩膀和腹部。

    “……这也不是他的错啊,啊啊啊,那孩子真的是。”渊上晗挠了挠头。

    “咳,这句话还是直接跟他说吧。”黄尽派挑了挑下巴,绯孑与渊上晗齐齐望去,那个熟悉的人影正快步走来。

    自渊上晗受伤以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时光,圭青辰像是受了刺激一样,不仅在做委托的时候用尽全力去战斗思考,在不做委托的时候也不像以前一样放松休息,而是每时每刻都在拼命锻炼自己。

    也好在付出得到了回报,圭青辰在得知自己升上铁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兴奋,心里想的全是自己终于有能力能帮上忙了,不会再出现那时候的状况了,也有勇气跟上晗哥说自己想一直跟他们一起冒险了。

    但,到了真的要说出口的那一刻,圭青辰还是紧张了起来,他快步走向绯孑和渊上晗的方向琢磨着该怎样开口。

    “上晗……哥。”

    看着圭青辰一幅惴惴不安的样子,渊上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跟我怎么这么见外啊,你想说的刚刚他们都告诉我了。”

    圭青辰愕然,他看向一旁的黄尽派,黄尽派立即侧头看向另一边,他看向绯孑,绯孑也缓缓别过了头。

    “那,上晗哥同意让我入队吗?”圭青辰勉强的笑着。

    渊上晗先是一愣,后舒心一笑:“你不一早就是我们的同伴了吗。”

    圭青辰长时间的心事终于得到解脱,但,最近又多了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圭青辰思考了会儿后,说道:“那个,我虽然在这里通过了更新考核,但更新的猎牌还是需要回瑝垠国拿,得让你们等我段时间了,我去去就回。”

    “啊,你是瑝垠国的来着,我都忘了,”渊上晗拍了拍脑袋,圭青辰一直跟他们待在渊国做委托,也没怎么听他提过瑝垠的事儿,让人不知不觉的就产生了这小子就是渊国人的错觉,“不过不用我们等了吧。”

    “嗯?”圭青辰困惑。

    “我们跟你一起去瑝垠。”绯孑补充道。

    于是,紧接着更新日的第二天,三人一同踏上了去往瑝垠的旅途。

    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圭青辰跟他们说起源尘,还想着能与一年不见的老朋友聚一聚,却没想到,到了瑝垠的狩猎驻地时却发现源尘不在,甚至还有可能身陷险境。

    而这,得从他们到了瑝垠狩猎驻地开始说起,在圭青辰在瑝垠拿到了更新的猎牌时,距离更新日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圭青辰问起源尘的行踪,与他相识的记录人员说,源尘他们一行人在更新日第二天就接了个委托,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圭青辰又从他口中得知,那个委托的目的地位于瑝垠东部的一片戈壁,照理说这距离和委托的难度并不需要花费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而且源尘不是做完委托到处玩会儿再回来报备的那种类型的人,况且东部戈壁附近不像参国处处绿洲那般,一眼望去全是黄沙裸岩铺天盖地,根本就没有能玩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他们很有可能遇到危险了?”绯孑问道。

    “嗯,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们接的这个是铁新的委托,一共就去了四个人,而且其中等级最高的也就一个铁半,怎么说这也太冒险了点。”

    “……可能是升了级想练练手吧,其实我记忆当中我们好像经常这样干。”

    渊上晗可能是想平复一下圭青辰担忧过度的心情,但他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

    “对,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圭青辰情绪好像平定了些,缓缓说道:“孑儿姐是正常人吗?你也不怎么算正常人。”

    “啊?”绯孑眉头一皱。

    “不不不,”圭青辰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不是正常人,是天才’!”,这话倒是他的肺腑之言,毕竟绯孑现在的铁牌满月,只是属性能力的等级,若考核里再加上什么动态视力,机动力和判断力这些,怕是还得在现在的基础上再升两级。

    “这我倒是赞同,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也有一点天才的样子啰。”渊上晗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等着圭青辰的夸赞。

    圭青辰顿了顿,漠然道:“啊,我是‘你跟天才待一起那么久,应该沾上了一点天才之气,可能,大概’的意思。”

    “喂喂,过分了啊!”

    “咳,回到正题,我是想去东部戈壁找他们,以防万一,不知二位是否愿意助力。”圭青辰低头抱拳,相当认真的模样。

    “我们当然会去啊,”渊上晗说道,“所以,这委托是干什么的?”

    “击杀……戈壁巨型沙蚕。”说罢,圭青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个,那种,很多条腿,很长的身子,还能弯来弯去的,长得又吓人的那种虫子,的巨大版?”渊上晗一幅复杂的表情问道。

    圭青辰不忍地点了点头,看向一边淡定的绯孑,“孑儿姐这么释然吗?无动于衷?”

    渊上晗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孑儿她不怕那些东西,况且……她是弓箭手。”

    弓箭手远程不用近距离接触,而渊上晗和圭青辰一个剑客一个防守都得近战,两兄弟此刻面面相觑,恨不得抱头痛哭一场。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绯孑开口,“只是你们说的那沙蚕,我好像没见过。”

    “也对,渊国很少那种东西,我也是在父亲买回来的药材里面看到的。”

    “药材?”圭青辰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确定那东西能当药材?在我们这里的戈壁上经常见到小沙蚕,就像见到蚂蚁那样平常。”

    “蚂蚁好像也可以当药材。”渊上晗好像记得父亲曾经说过哪个地方有将蚂蚁泡酒当药酒的习俗。

    “哇,不愧是万物的天敌--人类。”圭青辰感叹道。

    一旁,还陷在巨大沙蚕想象中的绯孑突然眼睛一亮:“啊!毛毛虫?”

    “……呃,有点接近又完全不一样,你想象一下毛毛虫身子扁一点,全身穿盔甲的样子。”

    绯孑一阵沉默,绞尽脑汁后说道:“怎么感觉还有点可爱?”

    “好了,你想象中的跟我们说的那东西绝对不是同一种物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