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行狩猎 > 第五十三章 死寂的阔伞树群
    源尘从金狮的尸体上拔下了一颗獠牙当做证物,他顺着狮身放眼看去,金狮皮毛上到处都是零星的伤痕,真是可惜了,这么大张带属性的皮毛若是完整的话,就能拿去卖了。

    “没办法啊,它的防护实在是太强了。”淳于看着源尘的眼神,仿佛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源尘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身体,看向阿招:“阿招的锁链好像断了一截,是吗?”

    阿招点头,金狮差不多是扯断了三分之一长的锁链,这下不仅他的束缚距离要拉近,连束缚的紧度也会变弱。

    青辰的枪也断了,盾……也熬不了多久了,源尘举起手中的剑端详了一会儿,除了剑锋,其他的倒还没有怎么磨损。看来,下一战是要让孑儿姐和上晗也帮忙了。

    山间晚风吹起,大概是这里靠水近林,就算是四月也能感觉到一丝寒意。

    疲惫不堪的众人,在大战后精神瞬间松懈下来,圭青辰提议回到山下再休息却被一致否决,大家就地搭起了帐篷浑浑噩噩睡了过去。

    翌日,在一片迤逦的鸟鸣中,绯孑第一个醒来,她走到山崖边看着日出和沐浴在柔光下的龙涎河水,记忆不知不觉就被带到了儿时在溪边与江老头相依为命的时候。

    唔,这次回去了之后回小屋给爷爷扫扫墓吧,再带些好吃的给供上,肉类好呢还会点心好呢,绯孑想着想着,肚子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

    “喔?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绯孑闻声回头望去,渊上晗揣着一包干粮走了过来,“呐,早餐,我们先吃,他们估计还得睡会儿。”

    “在想什么呢?”渊上晗看着呆呆望向远方的绯孑又继续问道。

    “……一些以前的事,和一些以后的事。”绯孑木然道。

    以前的事渊上晗能猜到,但以后的事……,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有想过去燎国或裕州看看吗?”

    绯孑一怔,她确实想过去千行大陆各个国家都去一遍,但没有刻意想着要去燎国和裕州,毕竟,她并不执著于弄清自己的身世,父母在她眼里只是个遥远不可及的存在。

    “没有,”绯孑缓缓道,“这种事,靠缘分。”

    虽然这样说也没什么错,但这也可能是自己对结果感到恐慌的推辞,绯孑心知肚明。

    一阵无声,尴尬的气氛突然弥漫开,渊上晗不禁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及这个话题,他此刻非常希望有谁醒来后能打破这僵局。

    “嗯?看日出?”圭青辰走出帐篷慢慢走向山崖边,却看到渊上晗莫名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绯孑看到圭青辰醒来,她站起身拍了拍衣摆,说道:“差不多时间了,我去叫醒怀玥。”

    待圭青辰目送绯孑离开后,他坐到渊上晗身边,问道:“你又干什么了?孑儿姐心情有点低沉啊。”

    “……我问她想不想去找她父母。”虽然他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但其实就这个意思。

    “……突然之间?这个话题?”圭青辰一阵叹气,“看个日出也能给你闹得这么丧气,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夸我干嘛?”

    “夸你个屁!这是反话!”

    随后,圭青辰就开始给渊上晗上起了情景对话的课程。

    在绯孑叫醒怀玥后,另外那个帐篷的众人也慢慢醒来,大家匆匆收拾完行囊,便下山回到马车上向另一目的地进发。

    鸓鸟王所在的阔伞树群位于瑝垠正南,距离现在众人所在的西南边界,驾驶马车按照前几天那般赶路大约需要三天,但,距他们离开西南边界的山峦群三天已经过去了,而他们仅走了预计路程的一半,这原因,都归结在源尘身上。

    正如圭青辰预言,源尘这性子在猎完高地金狮之后就打回了原样,老早就提议扎营又晚起,中午还要停下小憩,一路悠哉。但这样也不错,走马观花,不急不赶。

    途中,每餐都是就地取材的食材,几乎把野外常见的动物吃了个遍,一眼望去,这几人更像是游山玩水的旅人,一点也不像卖命的狩猎人。

    “哦?前面那个超高的树,是阔伞树吗?我们是快要到了吗?”在经过一片矮灌木丛后,圭青辰面前出现了一颗有着异常高大的树木。

    “不是,”源尘都懒得理会他的一惊一乍了,“你说你,怎么也是瑝垠的人,怎么什么都跟没见过似的。”

    圭青辰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又不是知道我以前除了来回村镇外,几乎不去别的地方,更何况是狩猎人才去的区域。”

    “不过,你要是来渊国找我,问什么我都能答上来。”圭青辰继续道,他可是跟着绯孑当了一年的劳模,对渊国的地理虽不是完全掌握,但也半斤八两了。

    “哼。”源尘嗤之以鼻,不再理会他。

    不过,那颗树也算是预示着他们已经进入乔木树群的地区,估计再过不久就会到达目的地。

    从低矮的灌木丛徒然进入高大的乔木群,让众人一下子没能习惯过来,像是自己突然缩小了一圈,树上的鸟叫声听起来都格外的嘹亮。

    渊上晗时不时抬头仰望一下,这里的树林跟渊国的格外不一样,树干拔高直挺,地上也没铺底的绿草和相间的低矮植物,全是光秃秃的地皮和枯枝落叶,头顶的树枝稀疏交错,丝毫挡不住直射而下的太阳光。明明是四月春,却不见茂盛的树荫。

    而源尘他们一行人却见怪不怪,毕竟瑝垠的土地就是这样,有水源的地方和没水源的地方大相径庭,林区也是如此。这里,就是没水源的林区,而目的地的阔伞树群,就是享有水源的林区。

    众人在这片林间整整走了两天有余,第三天正午才正式进入了阔伞树群。正如其名般,阔伞树的树冠如大伞般向四周漫开,又宽广又厚实的枝叶交错在一起,将树下空间完全笼罩在树荫当中,只有在清风吹拂时,才会趁机投下细微斑驳的光影。

    “喔~完全不一样呢。”圭青辰站在树群的分界线处,他左看看右看看,又看向脚下,“为什么从这里开始两边的树就截然不同了?。”

    “原因嘛,没有人知道。”淳于应道。

    “我倒是听说是因为有什么地脉相隔,”怀玥紧锁眉头努力回想着,“什么龙脊山的龙尾延展下来的……唔,记不清了。”

    “啊?龙脊山不是远在千也大森林深处吗,况且中间还隔了个裕州国啊。”渊上晗应道。

    “所以说嘛,当时那些话只是入了耳,没入脑。”怀玥摊手无奈道。

    “先别探究这些了,你们有感觉到什么气息吗?”源尘一脸严肃道。

    众人摇头,绯孑看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问道:“你是感知到什么了吗?”

    “……就是什么都没感知到才觉得不对劲,早上经过的树下还能听得到鸟鸣,但这里,一片死寂。”源尘应道。

    绯孑仔细一探,确实,不仅没有探知到鸓鸟王庞大的气息,连细微的生物气息都探知不到,也就是说,这片阔伞树群下,不知为何,没有存活着的生物。

    “喂喂,这别是毒地吧。”淳于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可能的兄弟,毒地的话还怎么还会贴出年年都有的委托。”源尘虽然嘴上这么说是在安慰大家,可心里有有点战战兢兢的。

    怀玥突然向前跨步,扭头说道:“别猜来猜去的了,进去了不就知道了吗。”说罢,她踏着轻快的步伐一蹦一跳地向树群深处走去。

    随后,绯孑和阿招也二话没说跟了上去,剩下几人相互看了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进入树荫当中。

    越是深入阔伞树群,周围的空气就越清凉,除了遥远的顶上风吹树叶的声音外,就只剩众人的脚步声了。在步行了两个时辰后,终于有什么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

    众人一开始并没意识到,直到渊上晗偶然瞥见淳于的额头上汗珠直冒,不仅是淳于,除了绯孑和阿招,其他人都开始出汗时,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接近鸓鸟王的巢穴。

    “孑儿,你再探探。”渊上晗说道。

    绯孑刚闭上的眼就睁开了,“很近了,不到半公里。”

    众人愕然,他们虽然没全神贯注用探知能力,但也一直有留意气息啊,照理说这么近就算不刻意探知也能感受到。看来,这周围不只是单纯的温度上升那么简单。

    “感觉,那鸟不仅能御火,还能放火啊。”圭青辰热到衣袖全挽了起来。

    “火属性不一定能喷火吧。”淳于捂着闷闷的胸口说道,“但克我是没错了,估计到它跟前的时候,我已经化成水了。”

    我一点热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凉快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吧,渊上晗默默站在一旁。

    “我上去看看情况。”绯孑突然道。

    “上去?上……”

    还没等源尘问出口,绯孑就踏着树干咻咻两下窜入了树冠中,一阵淅淅索索后四周安静了下来。

    “喔,看样子已经上顶了。”渊上晗说道。

    过了半分钟左右,又一阵沙沙树叶的声音,绯孑倏然落地,她拍了拍挂在身上的叶子,在众人的瞩目下缓缓道:“今天先回马车那边吧。”

    圭青辰先是一愣,随后连忙问道:“怎么了?你看到那鸟了?很强?”

    “唔……强不强不知道,大倒是挺大一只,但是我敢肯定天黑之前完成不了委托,天黑之后还是不要跟它纠缠了。”

    “为啥?”

    “本来两个脑袋四只脚就很难绕背了,何况天黑之后我们视力还会弱化。”说着,绯孑就向反方向走去。

    看着陆续返回的众人,愣在原地的圭青辰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两个脑袋?!”

    “哦,我没说吗?鸓鸟是有两个脑袋。”源尘转头淡然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