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赵叔已经站在劳斯莱斯的后座门旁边等待着他们,见到他们朝这里走来,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打开后座的车门,恭敬地低头,往后退了一步。

    “谢谢。”顾墨对赵叔颔首道谢,弯腰将简稚芫放进车后座上。

    简稚芫察觉到他要离开,立即抓住了他的衣袖口,她的声音颤了颤:“顾墨,你又要去哪里了?我送你过去啊。”

    “回家。”顾墨垂眸看着衣袖口上的小手。

    这件衣服是简稚芫送给他的,IOBO的定制款,价格五位数起步,贵得令人咂舌,因为特殊需要,他偶尔才穿出这件衣服,来到这些高档的咖啡厅,这些咖啡厅的网络可以完美的隐藏好他的IP身份,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而此时,这件衣服的袖口,已经有了皱巴巴的痕迹。

    下次想要再穿,还得先去干洗店花钱熨洗。

    顾墨轻轻蹙起眉头。

    “你,你要回家啊?那我送你过去!”

    简稚芫生怕他就这么走了,她跟他见面还不到五分钟呢!

    她急忙挪了挪屁股,一只手还固执地攥着他的衣袖口,“我送你!很顺路的!”

    其实一点儿也不顺路。

    顾墨差点就被她扯得站不稳了。

    他暗暗吸了口气,正要出声冷冷拒绝她的提议,深眸一抬,便瞧见她隐忍着哭意的小表情,仿佛他一走,她就会伤心难过得大哭一场。

    简稚芫是简家的掌上明珠,家世背景强大到无人敢怠慢她。

    她本不必这么卑微。

    顾墨抿紧了唇瓣,弯身坐上车。

    简稚芫很明显地松了口气,她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松开他的衣袖口。

    “赵叔,去顾墨家里。”她悄咪咪地抹了一下眼角的泪,笑着跟赵叔说道。

    “好的,小姐。”赵叔对于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但还是很心疼自家小姐在某人面前如此的小心翼翼。

    赵叔启动引擎,劳斯莱斯缓缓驶离开停车位,加入马路上的车流内。

    车内十分的寂静,顾墨保持着一惯的冷漠,面无表情地望着车窗外。

    简稚芫右脚试探的想要着地,脚尖才刚碰了一下车里铺着的那层毛绒绒的地毯,脚腕处马上传来一阵痛感。

    她低低的“嘶”了一声。

    天哪,这也太疼了吧!

    不就是崴了一下而已嘛?怎么会那么疼啊!

    贝齿轻咬着下唇,简稚芫忍住痛意。

    等送完顾墨回家,她得去林医生那边一趟了。

    简稚芫的右脚再也不敢着地,虚虚地悬空着,她偏过头,眸眼一转,视线落在身旁的顾墨身上。

    她还可以再跟顾墨待在一起半个小时,顾墨到家,她今天就没办法再见到他了,因为一般他回了家之后,就没有再出门。

    她要趁着半个小时的时间,多看看他。

    顾墨是D市某个小村庄里的人,十五岁考上A市的高中他的父母没有陪着他来A市,依旧留在小村庄里,而顾墨孤身一人来到A市这边靠着半工半读交付学费,熬完了高中,目前就读经贸大学,是大三学生。

    简稚芫就读的艺术学院就在经贸大学隔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