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稚芫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二哥别担心我了,赵叔有跟着我,很安全的。”

    “哦?你的好朋友白及?”简如珩发出了一阵笑声,似乎笑得都飙泪了那般夸张,一会儿才道:“差点忘了说,我刚刚看到你那朋友白及跟她男朋友在一间餐厅里吃饭。”

    简稚芫顿时拉耸下了肩膀,诚实的道:“好嘛,我跟顾墨在一块,他兼职要迟到了,我得先送他过去。”

    “又是那小白脸?别跟我说这次崴脚是因为他的缘故?”简如珩的声音隔着手机,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反感与生气。

    “没有没有,这次是我自己脚滑了一下,摔了。”简稚芫急忙说道。

    简如珩冷笑了两声,显然对她的话不怎么相信,“怎么简家就出了你这一个蠢货,以后别哭着让我们教训他!”

    简稚芫吐了吐舌,嘀咕了一句:“我哪里舍得你们去教训他。”

    “出息了啊你!得,我也不打扰你跟小白脸私会了,公司的部分高密文件被人破解了,爸还在公司发怒,我过去公司那边照看一下,你有事就打我电话,拜。”

    听到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简稚芫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她仰起头看向顾墨,嘴角快要裂到耳根上去了:“可以去搭电梯啦!”

    说罢,她又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眨巴眨巴眼瞅着顾墨:“我真的跳不动了,顾墨,你就抱我一下嘛。”

    顾墨冷冷扫了她一眼,紧抿着唇瓣,隔了一秒后,才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最近的楼层,由赵叔按了电梯。

    简稚芫偷偷从他胸口处抬头瞄了一眼楼层,顿时有些诧异,竟然她就这么单脚跳了九个楼层,目前所在楼层是二十楼。

    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以前要她走三层楼梯她都是不可能的事呢。

    想到这,她将头又埋进顾墨胸前,忍不住低低笑着。

    送着他回到那破烂窄小的租房,简稚芫本来要跟着上楼去他租房里瞧瞧,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租房看起来像危楼一样,要是被她这么一跳给跳塌了,那就不好了。

    简稚芫靠着车窗边,视线一直跟着那道颀长高大的背移动。

    顾墨啊顾墨,他怎么就这么的让她看顺眼呢?

    简稚芫撑着下巴,眨眨那双时时刻刻都有着流光般耀目的眸眼,她不禁伸出手,慢慢在车窗上描绘出顾墨的脸庞。

    他总是冷冰冰的模样,她都没见过他笑过,除了讥笑、嘲笑、冷笑。

    简稚芫低低地叹了口气,细微的声音里满是对顾墨的情:“顾墨……”

    眼看着顾墨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了,简稚芫还痴痴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一动不动,赵叔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小姐,接下来要去哪里?还是回家吗?”

    “再等一下下,一下下就好。”简稚芫舍不得。

    在顾墨的租房楼下停留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简稚芫才收回视线,垂着头,有气无力的跟赵叔说:“赵叔,回家吧。”

    “好的,小姐。”赵叔应道。

    与这片平民地区格格不入的劳斯莱斯,总算是离开了。

    租楼某间房的窗帘,慢慢被人拉开。

    顾墨深眸凝望着劳斯莱斯离开的那个路口,好一会儿,转身走向别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