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一点三十分,下课铃响。

    简稚芫一般中午会跟白及出去外面吃,这次脚受伤了行动不便,白及让她在教室等着,自己跑去食堂打包些食物回来。

    白及一走,简稚芫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机,急切又熟练地按下一串十一位数字。

    她一边伸长了脖颈往教室门口瞧,一边将手机抵在耳边。

    要是被白及知道自己又主动给顾墨打电话了,白及肯定要骂她一顿的。

    白及说,女生要矜持,不能太主动。

    可是没办法啊!要等顾墨主动,怕是世界末日来临都等不到!

    俗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嘛!

    只要她再努努力,说不定就追到顾墨了呀!

    简稚芫美滋滋地想着,耳边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嘟”。

    每嘟一声,她的心跳就加快了几分。

    直到几近自动挂断,听筒内才传来除“嘟”声以外的声音。

    “哪位?”

    短短两个字,毫无任何感情起伏,冷漠得像是个机器人。

    可简稚芫一点儿也不在乎,甚至她能从这两个字里,听出对方的烦躁。

    呃——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好炫耀的。

    简稚芫捂了捂手机,咳了两声,确保自己的声音正常后,松开口。

    她嘴角下意识地向上翘起,眸眼弯弯,活像是顾墨就站在自己面前,声音如泉水般清甜怡人:“顾墨,是我呀!你现在下课了吗?”

    听筒内安静了两秒,传出顾墨的声音:“恩。”

    一个韵母就把简稚芫的话给回答了,简直冷漠得不能再冷漠了。

    简稚芫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些许,她揪着衣角,小心翼翼地问他:“顾墨,我打扰到你休息了吗?”

    按照以往的经验,简稚芫觉得顾墨会直接不给面子的说“是”,所以她已经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准备好听到顾墨的“是”后,不能掉眼泪,否则白及回来会察觉到的,白及可聪明了。

    简稚芫喉咙有些苦涩。

    听筒内,又是安静了两秒。

    这短短的两秒里,简稚芫就像是在等着什么审判下来,心跳扑通扑通,那是慌。

    不料,顾墨这次竟然反问她:“有事吗?”

    简稚芫一愣。

    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打扰到他休息!

    简稚芫快速地理解完顾墨的话,笑容灿烂得要命,喉咙里哪还有什么苦涩,全剩下甜蜜:“也没什么事啦,白及帮我去食堂打包午餐回来,我正在教室里等她,有些无聊。顾墨,你中午吃什么啊?”

    “食堂。”顾墨淡漠无比。

    他也是食堂?

    简稚芫双眸一亮。

    天哪,四舍五入就是跟顾墨一起吃饭了诶!

    蓦地,顾墨问:“你笑什么?”

    她有笑吗?没有吧?

    简稚芫伸手摸摸嘴角,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她没有笑出声吧?

    好像,没有吧。

    可是没有的话,顾墨也没有千里眼,怎么可能会知道她在笑呢?

    简稚芫红了红脸,“呃……刚刚,那个,有有只鸟飞进教室了,所以我才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