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叶落修竹忆往昔 > 没钱了
    榕月的父亲虽然是朝廷的官员又是商人,自从父亲死了之后,商业便不再经营了,只是管家和宋姨帮着榕月靠收地来挣钱为榕月攒着,而榕月家的下人大多数也都走了。

    回到榕月的家,大家都收拾了一下,七璃儿站在院中说“榕月的家还真大啊。”

    扣弦笑着说“是啊。”

    七璃儿笑着说“我今天感觉不错。”

    扣弦笑着说“你没事那是最好的。”

    七璃儿笑着说“我要是每天都这样,那我就还能活几年。”

    扣弦心疼的看着七璃儿,七璃儿笑了笑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扣弦面无表情但目光深沉。七璃儿笑靥如花的看着扣弦说“笑一下。”

    扣弦没有笑,七璃儿又说“笑一下嘛。”

    扣弦这时才勉强笑一下。

    七璃儿看扣弦笑了就开心了,七璃儿说“我睡觉去了,你们早点睡吧。”

    七璃儿说完就回去睡觉了,七璃儿将妆容卸掉,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消瘦脸色的面容,七璃儿苦笑,每天化着浓浓的妆容,就是为了遮挡这张憔悴的脸。

    穿着红色的或暗色的衣服也是为了突发情况若是受了伤或吐了鲜血也看不出来,七璃儿不想在给任何人添麻烦了,不想让他们担心。

    七璃儿洗漱完后,躺在了床上,慢慢闭上眼睛,进去了梦乡,不知是怎么了自从身体第一次发病之后,她睡觉就会越来越沉。

    若没有人特意叫醒她,想必半夜她是不会醒来的,七璃儿最近还总是梦起以前的事情。

    今夜,扣月还是来了,虽然凤朝离北朝很远,明日他还得赶回去,他也不在乎,他就想看看七璃儿。

    扣月悄悄的走进七璃儿的房间,笑了一下,轻轻说道“启杭给朕的地址,但是没有告诉朕你在哪个房间,还好朕聪明一下子就找到了。”

    扣月来到七璃儿的身边看见了七璃儿的模样,扣月轻轻的说“璃儿,你在坚持一下好吗?朕正在为你想办法。”

    “朕翻了一天的古籍秘术,发现了一个办法,接受七魄衍的人若是自己的魂魄有一破受了伤,时而头疼,时而不受控制,时而全身疼痛难忍,那么就可以用一个人的性命为接受七魄衍的人修复七魄衍,为其延续生命,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存在的。”

    扣月沉默了片刻说:“朕正在找会转移性命秘术的人,等朕找到了璃儿就可以活下去了。”

    扣月坐在七璃儿的床边刚要起身,七璃儿的手抓住扣月的手,嘴里叫着“扣月。”

    扣月震惊了一下,以为七璃儿醒了,过了片刻,扣月松了一口气,原来七璃儿是说梦话了。

    扣月重新坐下,看着七璃儿,七璃儿的手还紧紧的抓着扣月,嘴里说到“那是假的,我没有说过爱扣弦,我真的没有说过。”

    扣月温柔的笑了一下说“朕都知道了。”

    七璃儿嘴里还在说着“对不起,扣月。”

    扣月看着七璃儿,缓缓说道“对不起你的人是朕,你要等着朕。”

    七璃儿握着扣月的手渐渐松了,扣月轻轻的将手抽了出来,为七璃儿盖好了被子,悄悄的走了,消失再月色之中。

    扣弦站在月光下,他面色沉重,看着这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久久不能回神。

    清晨,大家还没有起床,榕月将大家全都叫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各位爷,有一件要事禀报,这个大事就是我们没钱了。”

    众人听见这个一脸无奈,七寒说道“榕月,乖乖,你说这个就是重要的事情吗?”

    榕月一脸认真的说“当然啦,没钱了,不重要吗?”

    七寒说“你忘记了,我们有妹妹呢!”

    七璃儿尴尬的笑着说“我有个主意。”

    扣弦说“什么?说说看?”

    七璃儿说“那个什么台,不是在比武吗?胜者得一百两黄金,我们可以去试试。”

    七璃儿说完邪魅一笑。七寒说“你这么厉害当然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七璃儿笑着说“答对了。爷就是要去拿他的钱。”

    扣弦笑着说“恐怕不止这样吧!”

    七璃儿笑的更开心了,说道“你真聪明,不愧是扣弦。”

    扣弦无奈的说“你还有什么鬼点子。”

    七璃儿说“赌。虽然呢,爷一赌就输,赢得次数就一回,但是爷这次是有办法的,到时候爷就开一个盘,上面压上自己认为能赢选手的名字,然后那个选手要是真赢了,就将钱拿走,若是自己压的选手没赢,那么这盘上的所有钱都归赢得选手了。”

    扣弦说“那你怎么知道不会有人压你,最后你赢了,和你平摊钱呢。”

    七璃儿笑着说“这些细活还是得靠你们。”

    众人明白的点了点头。

    众人出发了,来到这京城中最大的擂台场地,今天是最后一天。

    七璃儿进入之后就朝七寒眨眨眼睛,七寒点了点头。

    七璃儿就去报名参赛了。因为担心七璃儿的身体扣弦也报名了为了替七璃儿减少最后对决的对手。

    七寒突然大喊“过来看一看啊,你们想要发财吗?想要发大财吗?机会来了。”

    七寒这么一说,七寒的周围围满了人,七寒兴奋的讲着规则,大家纷纷叫好就开始压钱。

    七寒大喊“排队。”

    七寒刚说完便看见大家都排好了队伍,浩浩荡荡排到了门外面,七寒想着这回有钱了。

    南絮拿个超级大的桶收钱,洵吏和启杭记账,七寒监督。

    每一个过来看着这些选手都说这次一定会是那个毛毛赢,七寒就问道“毛毛真那么厉害吗?”

    其中一个人说“当然,这个擂台一个月比四天,这是最后一天,人来人往,高手如云,就这个毛毛那是一路的狂赢啊。”

    七寒听着笑了笑,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一个老翁看着这些名单说道“七爷,这个选手是今天新开的吧,老夫我赌她一百两白银。”

    七寒听完就说“老翁,你不能投她啊,她可笨了,你投别人,投别人。”七寒硬是让老翁压别人。

    老翁生气的说“老夫我就想压她,你要是不让老夫压,老夫就不压了。”

    老翁说完把钱拿走了,生气了。

    七寒无奈真是个掘强的老爷子。

    过了片刻这边都结束了。擂台比武要开始了。

    首先是两个人开始,这两个人都不认识。

    七寒他们也没看,也不关心。

    前面有个男人连赢了七场,现在这世界真是卧虎藏龙,高手如云。

    扣弦上场了,七璃儿歪头问道“那个男人什么来头?”

    七寒说“那人叫铁头,江湖中人,想来也是没钱花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喊“铁头,铁头。”

    扣弦冷笑一声说“开始吧。”

    铁头与扣弦便打了起来,这个叫铁头的确实厉害要不然也不能连续赢了七场,两个人打斗了许久。

    最后扣弦赢了,扣弦在这里万不能用真名字的,扣弦拱手说道“在下弦鱼。”这个名字是七璃儿起的,虽然扣弦这觉得很难听到无法反驳璃儿说好便好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