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秋坟听异事 > 第三百二十四章:午夜人群
    时蓁蓁被我哥拉下车,蹲到路边硬是吐了半天才缓过劲来,整个人脸色苍白,身子发抖。

    晕车的滋味着实不好受,这一点有体会的人都知道。

    我哥递过去一瓶水,无奈笑道:“原来狐狸也会晕车啊?”

    她一把夺过水,瞪了我哥一眼,伸手去拧瓶盖,可能由于晕车后整个人身子发抖虚弱使不上劲来,拧了半天,硬是没把瓶盖拧盖。

    气的她把瓶子一摔,蹲在地上埋着头,看不见表情。

    我哥无可奈何的走过去把水捡起来,可就在这时,她像是瞄准了机会似的,趁我哥转身之际,以为他手里没有拿稳绳子,便突然化作一条狐狸,猛地起身往一边跑。

    可刚跑两步,整个人身子陡然一震,被一股力量给拽了回去,慌忙间扭头一看,就见我哥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他一手拿着水,一手举着绳子,绳子拴在他的手腕上。

    时蓁蓁显然是气坏了,眼珠子瞪得浑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跑什么呀?”我哥一边拽着绳子把她拉回来,一边帮忙把水拧开递过去道:“赶紧喝点水,咱们还待继续走呢。”

    “我不坐这个。”她没好气的接过水,看着房车眼神恶毒道。

    “你不坐这个也行,那把你拴在车外面,跟着车跑,全当溜狐狸了。”

    “你。。。!”她闻言脸色气的发红,愤然把水摔在地上,起身怒道:“把我放了!”

    “不放。”我哥见水砸了,又给她拿了一瓶。

    “把我放了!”她又重复了一边,伸手把递过来的水打开。

    我哥看着又被打掉的水,眉头皱了起来,抬头盯着她道:“我说了不放。”

    “把我放了,我以后会报答你,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狐族的帮忙。”她见我哥不吃硬的,开始换一种说法了。

    我哥闻言笑了,道:“是吗?那你想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吗?”

    她脸顿时一红,立马道:“当然不是!我自有我的办法,你先把我放了!”

    “行了,你就老实点吧。”我哥少有的如此耐心,把她拽到车上,道:“把你放了,我能保证你活不过三天,就算活过了,还是会被屠夫抓走,跟着我们,总比被关进棺材里强吧?”

    “时蓁蓁姑娘,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不会害你的。”刘信在一旁很认真道:“现在屠夫肯定在想尽办法抓你,跟着我们,还是比较安全的。”

    她挑着眉头看了一眼刘信,满脸的不屑:“这里是你说的算吗?”

    刘信顿时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啊?”

    “刘信,你不用和她说。”我哥坐上驾驶座道:“说了也没用,她才不会信我们。”

    说着话,他启动房车,道:“等会车上路,她就老实了。”

    可不是嘛,晕车的人上了车,那就等于罪人被抓进了监狱,想逃都没法逃。

    果然,车一开,她立马焉了,靠着窗户,脸色难看一言不发。

    前往市区的路上,为了让时蓁蓁感觉好受点,我哥开得慢,大概到了夜间,才到市区边缘,此时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

    空气有些冷,打开车窗,风吹过来,湿气很重,我哥点了根烟,还没抽两口,时蓁蓁呛得咳嗽起来。

    他无奈叹口气下了车,依靠着车门抽烟。

    刘信坐在车里玩手机,忽然间惊讶道:“明天是清明节。”

    我闻言愣了一下,低头看一下时间,此刻正是夜里十一点半左右,街道上一片清冷,人影稀疏,只有凉风在吹。

    过了没一会,我哥从外面把头谈进来,皱眉道:“外面下雨了。”

    我把手伸出去,感受到了细微的雨丝滴在掌心,非常冰冷,我们眼下是接到消息,在路边等刘快口,他发消息过来说,一会功夫就到这里了。

    我正感受着雨水的清凉,抬头间隔着车窗忽然看见,从马路对边走出一人。

    那人在路灯下,手里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由于离得远,看不清长什么样子,这人来到路口处,左右四下看了看,似乎在瞄什么。

    过了一会,他蹲下身来,从那塑料袋子里掏出一堆的纸钱来,放到地上,用手挡着打火机,把纸钱给点着了。

    “烧纸?”刘信在车里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道:“这么早就过来?”

    这种烧纸的行为其实在中国有很多,尤其是在城市里,到了清明或者鬼节的时候,夜间都会看到有很多人蹲在路口烧纸,你要是从旁边路过时,灰烬纷飞间,还能听到那些人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也不知道在和谁说,或许他们只是在悼念亡者罢了。

    有时候一条路走过,几个路口全是烧纸的,一团一团的火在夜里,看起来十分诡异。

    随着这个人出来蹲在路口烧纸,过了没一会,又来了一个人,蹲在他对面。

    我看了一下时间,心里着实有些疑惑,虽说明天就是清明节,距离第二天还有十分钟左右,可逢到午夜来烧纸,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正想着,忽然就看见从另一条街上,黑压压走出一群人来。

    这一群人突然出现,大半夜里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就见所有人手里都提着塑料袋子,沿着路口往后排,齐刷刷蹲下来开始烧纸。

    一时间整个路口火团四起,灰烬纷飞,被风一吹,朝我们这边刮了过来。

    天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但雨太小了,对地上的火基本上不起作用,纸钱烧的很快,这么多人一块烧,那成堆的灰烬被风一吹,带着明火开始四处乱飞,有不少落到了我们的车边。

    我哥把烟抽完,疑惑道:“大半夜怎么这么多人烧纸?”

    “难道是这地方的习俗?”我正想着,忽然见我哥脸色变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目光一直盯着车里的某个地方。

    我见状感到不对劲,忙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一直在盯着的地方,是车上那副挂起来的母亲的画像。

    “哥,怎么了?”我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很奇怪,又看了看画像,有些不解,便在面前摆了摆手。

    他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指着画像,语气颤抖起来:“弟啊,我是不是眼花了,母亲的画。。。好像动了?”

    “什么?!”我闻言“腾”一下从椅子上惊坐而起,甚至忘了是自己坐在副驾驶上,一头撞到车顶,疼的瞬间倒吸冷气,忙揉着脑袋呲牙咧嘴的去看那副画像。

    不知道是出于错觉,还是真如我哥说的那样,我看着车上的画像,觉得它似乎发生很大了变化,看起来好像。。。更加真实了?

    非常奇怪,画像上的线条和笔画并没有改变,但却让人觉得跃然于纸上,好像活过来了一样。

    “确实有些奇怪。”我和我出神的看着画像,刘信低头玩着手机,谁也没注意到四周的情况。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了敲车门,“咚咚咚”几声响将我拉回眼前,急忙扭头去看,整个人瞬间吓出一身冷汗!

    就见那群原本蹲在十字路口烧纸的人,不知何时竟然全都围到了车前,这些人面无表情看着车里,所有人都举起手,拿着一个打火机,对着我们同时打着,几十根火苗诡异的燃烧起来。

    外面下着小雨,火苗刚点着就被风吹灭了,很快,他们又再次将其点燃,一次接着一次,被吹灭,再点燃。

    所有人表情呆滞,嘴巴微张,眼睛瞪圆死死的盯着我们,极为诡异。

    “怎么回事?”我哥看到这一幕也蒙了,眉头紧皱,有些不安。

    忽然间,人群开始纷纷掏出纸钱来,用打火机点燃,火苗窜起之时,透过车窗将纸钱朝我们撒了进来。

    纷飞的纸钱钻进车里,落得到处都是,方向盘,座椅,车玻璃,桌子上,椅子上,遍布各地,“轰轰”的燃烧着。

    我哥见情况不对,忙喊了一声:“快关车窗!”

    刘信此刻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闻言急忙趴到前面去关窗户,整个人刚过去,外面的人忽然面无表情将手伸了进来,一把抓住刘信的衣服开始往外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