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刀之鸣鸿天下 > 一三五章 寒催酒醒,晓陌飞霜定(10)
    “小裳?……哼,你瞎讲故事来编排人家,你是大坏蛋,……不理你啦!”焰霓裳听到这里,突然醒悟,重重哼了一声,顿了顿脚,嗔道。

    “哈哈,小丫头,与你说个玩笑话,只是想让你开心,这临时编的故事中的两人,结局好与不好,谁又说得清楚呢,……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故事里的他们,就像我们面前这两座山崖似的,千万年来,相互依存,相互守望,同生同在,能说这是一个悲剧么?好与不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你看,是不是挺像呢?……哈哈。”觥几仇哈哈一笑,看着焰霓裳,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心中蓦然有一种苍凉的感觉,不胜唏嘘。

    焰霓裳听到此处,眼中不禁有了晶莹的泪珠,默默不语,望着近在咫尺的神女峰,过了一会,突然说道:“嗯,那天上的众神之王太坏了!” 默默望了觥几仇一眼,忽迈前一步,面朝神女峰,手捧雪玫瑰,膝跪于地,低声祷祝。山风呼呼,雪山玫瑰的香气暗暗浮动,此时云雾缭绕,朝霞渐暖,洒下晕红的光,映着焰霓裳孤清的背影,将她的身影拉长在地面,投在皑皑的白雪之上,有说不出的静美,清寒,孤寂。

    过了良久,焰霓裳缓缓站起身来,又静立一会,转过身来,眼中兀自泪水汪汪,却笑靥如花,走回来,道:“大酒鬼,我们回去了罢。”

    “待会,别忘了带上那几块肉灵芝。”说着,几步走到那块大青石旁,撕下半幅衣摆,从大青石侧壁上取下几块肉灵芝,用半幅衣摆包了,站起身,回来焰霓裳身边,觥几仇再次看了看静静的神女峰,过了半晌,抚摸着手中的酒葫芦,微微一笑,道:“好吧,我们走罢。”

    将手中酒葫芦抛去半空,酒葫芦随了主人之意,复又变作有如飞舟的大葫芦,缓缓飘下来,停在二人身前。

    觥几仇扶着焰霓裳缓缓坐了上去,随后,自己亦是纵身跃上葫芦,坐于焰霓裳身后,轻轻拍了拍葫芦,道,“老伙计,我们回家咯。”大葫芦腾空而起,便如一只船儿,飘在如海的云雾中,径直沿着来时的路向东南飞去。

    烟青的天色,云雾缥缈里,焰霓裳回眸看去,神女峰与舍身崖若隐若现,渐渐的,身后那两座石崖渐渐离得越来越远的了,终是不复再见……。

    二人乘着葫芦向前飞去,要经过棋盘岭时,葫芦忽停了下来,二人看去,只见前方云雾中,一个形如印章的巨大方形物体发着幽幽的玉白色莹光,像一座小山一样挡住了去路,大葫芦无论怎样绕行,那巨大方块皆是如影随形,总能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空中印制出一个红色发光的印记,形成一个个巨大而立体的方块形小篆字体,便像一座座山丘或者楼阁。

    这些小篆汉字各个自动组合成有含义的句子,却无有一句是同样的。原是那崆峒印以天幕为纸,在葫芦前面已是连连印出数百个字了,大红如血,极是扎眼,横立在空中,一连串挡在葫芦的前面。同时,每一串字体渐渐的汇聚,自动组合成一个巨大的圆,将二人包围其中,并缓慢的向中间挤压而来。

    二人正在诧异之际,只听棋盘岭上一个声音远远传来:“嗨,兀那偷花的贼子,你给老子下来!”

    二人听得声音,低头向棋盘岭看去,只见岭上草坪地里,有二三十名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女,站在一名中

    年男子身后,齐齐抬头看着他们,其中一人手挥长剑,正向他们呼喝喊叫。二人凝神看去,正是郁慕正带了手下弟子,在此阻截他们。

    二人遂停了葫芦的前行,在空中稳住身形,再抬眼看挡在前面如山一般的字形,一串串,一行行,密密麻麻,整齐码印在半空中,连读起来,皆成句意。二人仔细阅读,却是一些骂人的话,比如:

    “觥姓者,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觥姓者,若由也,不得死其然。”

    “觥姓者,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觥姓者,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

    “觥姓者,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

    这些字形组成的语句,形成立体形状,连缀立于二人眼前的半空之上,看起来词句委实优美,却句句皆是骂语,不一而足,极为恶毒。

    觥几仇哈哈一笑,对焰霓裳说道:“咱们不理他们,强行闯关!”

    突然,焰霓裳指着前面半空里的一行字,冷声说道:“大酒鬼,你看,郁慕正这死老头这样骂你呢,气死我了。”语气凝如寒霜。

    觥几仇抬眼看去,只见面前的空中印着一句话,是“采花之人皆是贼,却无一个是男儿。”不由心中亦是气恼,冷冷一笑,道:“看我的,用《游春图》试试,不知这图能不能降得了他们的崆峒印。”说罢,探手入怀,掏出缩小成簪子似的《游春图》卷轴,迎风晃一晃,变回原样,随后,手一挥,将游春图卷轴向崆峒印抛去,大叫一声:“开卷!”

    那游春图在空中缓缓打开来,亦是变成一面巨大的画幅,画面上显示出一个游春的全景,似是一幅按1:1复制的春景图,然后,这幅图在空中不断延伸,扩张,渐渐的,难以估计它的面积,似是将要把前面的天幕给遮住了。

    天空霎时阴暗下来,画面中间开始出现一个亮点,然后亮点在画幅中迅速扩大,成为一个发光的长方形体,呈现出一个无边无际的二维空间平面。它发出的光芒很和煦,形成一道道光柱,照亮了画幅覆盖下的天空。

    画面上的人、物、风景没有体积,没有形质,它们的厚度为零。

    这张巨大画幅上反映了春天山水之中的所有细节,全景方式描绘了广阔的山水场景,精确到每一块山石,每一个游人,甚至每一片树叶,在这个二维空间平面相应的位置上,人、景、物都被以铁的规则精确排列出来,没有重叠,结构层次分明,所有细节都在平面上显露无遗。

    画幅中除描绘了山水树石外,还描绘了白云出岫,杂以楼阁、院落、桥梁、舟楫,并点缀着踏春赏玩的人物车马,展示出一幅杏桃绽开、绿草如菌、水波粼粼,春风荡漾的春日融融之景象。它的画面右上部主要是山峦的表现,绘有大量的崇山峻岭,展现了一副山峦起伏、峰回百转的形态。在画面的右下方,在画面中画上了山间小径,小径则是由低矮的树木、草丛组成,曲径通幽,旖旎风光、透逛山路,成为了右上方巍峨高山的延伸部分。在画面的左侧,有一处低矮的小山丘。这一小山丘能够与右侧上方的崇山峻岭遥遥相对,形成鲜明的对比。在画面的中间,则有大片江河,形成一道波光粼粼的天堑

    ,并与湖水、天空融会在一起,使得整个画面形成湖天一色、山河并举的形象。画面并未只以山川与河流为主,而是在细节之处加以些许点缀,如江河之中有小船点缀其中,船中有三四位神态各异、姿态不同的人物,将人物、山河画面融合在一起,并通过山川、河流、船舶、人物等形象构造出整个画面的图片比例。

    画面所展现的景致气势恢宏,层次代替了复杂,精确代替了宏伟,显得全面、沉稳、丰富。

    整个平面很稳定,视野也很广阔,将崆峒印印制在空中的所有句群遮蔽在其下。

    《游春图》在空中静止不动,一道有如春天的阳光透开云雾粲然射出,但听得一阵阵似是不可查却清晰入耳的声音响起,这是春回大地,花草抽芽时发出的微音。这束阳光缓缓照向半空中的这些巨大如山一般,逐渐挤迫而来的立体方块字。

    从画幅上射出的阳光,似乎具有巨大的魔力。

    阳光缓慢移动,一部分画面随着阳光的移动,色彩开始慢慢变得鲜活,斑斓。方块字群在画幅照出的阳光下,每一个字形或是更像高大建筑,或是更像屹立山丘了,在广阔的天幕上投下大片的阴影,每个字体的迎光部分则像是云雾缭绕中华丽的建筑废墟,只有枝干,没有装饰,简而又简,显着沧桑而古老的美感。

    此时,游春图的画幅已经将整个天空遮蔽了,呈现出一个漫漫无际的二维空间平面,其间阳光依然和煦,人、景、物更加鲜明,斑斓的色彩更加盈润,那些画中的景物开始变幻流动,瑰丽而充满诱惑,洋溢着人间四月天最美的气息。

    二人便处在这个恢宏的巨大环球形的中央,四面处处皆是平面的二维空间平面的画幅,而他们与画幅之间便是渐渐挤迫而来的巨型方块字。

    二人从未有过如此经历,遂安坐在葫芦上,静静观赏,这画中静止却又鲜活的每一个风景、人物或山丘,对逐渐迫近来的巨型方块异物浑不在意。

    觥几仇看着面前巨大的画幅,重重喟叹一声,道:“可惜了,唉……”

    “什么?好好看画,你这人怎的如此无聊呢,老是打扰我呢,警告你哈,可不许再吵,我要看画!”

    “有美景,却无酒,扫兴!”

    “哦,……别吵,我要看画!大酒鬼,澜兰前辈所临摹展子虔的这副《游春图》真的好美,画面中有很多还没完全长满枝芽的树木呢,这些枝芽应该是展子虔运用独特的青绿勾填技巧形成的;……还有,他刻画山石树木之时,善于将山石树木的线条不刻意于粗细、明暗的变化,不刻意添加皱祈,仍是体现出了古朴苍劲、俊朗豪迈的形象。……喏,这里,大酒鬼,你看看,在描绘人物时,人物的形态、神态等细节也很饱满,虽然画面中的人物形象没有过大改变,但是人物神情却是各有特色,每个人的衣着外观都十分飘逸流畅。……大酒鬼,你看,他还善于运用点花来勾勒细节呢,……喏喏,那枝芽的处理,用粉点点上,就像芽苞初放一般。……还有人物描画,也是用了这种点染的方法,让细小如豆的人马等都形态毕现。……”

    “嗯,确是如此!”

    “……咦,大酒鬼,你快看,那句骂我们最狠的话在被我们的图儿吞噬呢,……”

    “是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