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法则之主 > 67 有请
    秘密都能成为一种规则,名堂为何就不能是一种规则呢?

    罗天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这天底下有无数稀奇古怪的东西,并非是每一样东西都是自己必须要弄懂的,何况以罗天目前的实力尚且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过问这些事,即使他身处之地就是悲叹城,就是命天教的势力范围,但倘若要说罗天该对命天教有所了解的话,那真是太抬高自己的身价了。

    是的,既然人已经送到了,那罗天自然就应该离开了。

    不过一想到离开,罗天又觉得有些恍然,这些天来和云袖、念怡两位女子相处久了,虽然关系仍旧还是那般疏远,不过云袖对待自己的态度却已经大为改观,而这在过去是哪怕和张淼、丁勉等人在一起也不曾有过的。

    更何况,罗天和云袖,有着某种意义上的相似之处。

    “罗天,当断则断,要不然反受其害,你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鬼话的声音响起,罗天自然明白,命天教他不能去,倘若那个以秘密为规则的天衡尊者真能够洞察他体内的秘密,甚至是洞察那个秘密之中的秘密,这才是真正的可怕之处。

    罗天定了定神,如今既然来到了悲叹城,加上之前那个莫叔叔的态度,看得出念怡在这悲叹城中也有一定的人脉,加上她医者的身份,有她照顾云袖,应该无恙了。

    “云袖,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此时两女仍旧在谈论着什么,无外乎就是悲叹城的风土人情和念怡在此地的生长见闻,罗天突然插嘴顿时就打断了她们的闲聊。

    念怡此时还有些好奇,不知道罗天有什么私密的事情想对云袖说,她虽然八卦心起,但也不好介入,不过一旁的云袖却是面色从容的说道。

    “你要离开了么?”

    云袖一直很聪明,特别是出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更是表现的很好,就连罗天也不得不说她真是一名坚强的女孩子,和当初在幻海夜市中所见到的那个刁蛮女子相比起来判若两人。

    人都是有假面具的,云袖因为父亲和神草阁的关系,需要有一副假面具来维持交际,这很正常,而如今当一切都失去了,唯有依靠自己的时候,她比绝大多数有着同等遭遇的女性来说,表现的太出色了。

    “我……有一些难言之隐,不太方便前往命天教。”

    罗天表示的比较诚实,算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他和云袖之间虽然没有半点关系,更不可能发展处半点关系,无论是恩仇也好,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好,但至少坦诚是能够连接他两之间唯一的桥梁。

    云袖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但一旁的念怡却立马就不干了,当下说道。

    “罗天,都说送佛送到西,你这样半途而废,倘若在你走了之后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罗天听了念怡的话,心中却是腹诽不已,在这里倘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念怡的面子和云袖那位四伯父的面子岂能挂的住,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明着说出来的,因此罗天只能做出了一个相当无奈的表情。

    “我明白了,这一路上谢谢你,我会永远记住的。”

    云袖终于开口了,语气仍旧是那样的平静,虽然语气中表达着感激之情,但神态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他们又回到了那个院落之中一样。

    罗天闻言刚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当他想要狠一狠心就这样一走了之的时候,突然间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我是说瞧着有些面熟,没想到是念怡妹子呀。”

    来的这两个人一身华服,器宇轩昂,眉宇间散发着蓬勃的英气,从穿着和神态上来看便不是普通人家,而当他们走近之后先是用很惊讶的眼神打量了两位女子一样,随即就看向了罗天,而那目光中满含着敌意。

    看着对方的眼神,罗天自然就知道了对方此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他什么表情都没有,显然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呸,宁家的小子,姑奶奶的名字也是你能叫唤的吗?”

    罗天尚未开口,念怡却一把把云袖拉倒了自己的身后,随即就冲着对面两人不屑的讥讽了一句,她的这句话瞬间就让对方两人面朝罗天释放着敌意的双眼转移了视线,再度换上了浓厚的笑容。

    “哪能啊,谁不知道曲家大小姐的威名,我两可是如雷贯耳,哪敢招惹呢,方兄,你说对吗?”

    说完后看向了身旁的另外一人,而就在这时,罗天体内的鬼话声音响起。

    “此人姓方,在这悲叹城中怕是有点来头。”

    罗天正待询问,却见到对面之前说话的那人瞬间又再度转移了视线看向自己,而脸上的笑容也再度消失,颇有些质问的说道。

    “这位小兄弟面生的很,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罗天正要发话,却二度被念怡给抢先了一步,而且这一次念怡跨上了一步,挡在了罗天的跟前,似乎带着某种保护和戒备的意味说道。

    “哪家的公子关你什么事?”

    那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目光透过念怡的侧面看向了后面的罗天,嘴角轻佻,夹杂着一丝对一个躲在女人身后的男人的嘲讽。

    正当念怡在和对方针锋相对的时候,不远处又走过来一个人,这个人同样也很年轻,年龄和罗天以及对面两人不相上下,当他走近之后,目光并没有在任何人脸上扫过,但声势却已经在无形中蔓延了开来。

    “管良,你来做什么?”

    一股压抑的气氛之下,挑衅者终于是有些承受不住压力开口了,但他刚一说话,即便是罗天也听得出他语气中那股胆怯之意。

    管良仍旧没有说话,但气氛的压抑感却越来越重,而且这股压抑感并没有朝着念怡和罗天的方向而来,而是完全冲着挑衅者而去的。

    “这娃儿实力不差。”

    这是魔能的评价,不过罗天自然无法从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中去感知到对方的实力如何,此时此刻罗天不方便出面,至于对方嘲讽他是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这一点,全然被罗天给无视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压迫感逼近零界点的时候,挑衅者终于是站不住了,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有一个极限的,哪怕是再强大的实力和靠山,也有最终被压垮的时候,而能够压垮这种依仗的力量,有可能是本身所拥有的力量,但也有可能是比之更强大的靠山。

    挑衅者回流炉的离去之后,管良的目光终于是看向了罗天三人,但当他目光投来的瞬间,罗天却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是直接朝着自己而来的。

    “这位小友,师尊已经在齐宣殿等候多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