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天才女状师:夫君是boss > 第九十八章 我是红娘王婆
    传说亘古洪荒之时,伏羲坐于方坛之上,听八风之气,乃画八卦,以“”为阳,以“--”为阴。

    画: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坎为水,艮为山、离为火,兑为泽,以类万物之情。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万物生生不息,又物物相克,相生相灭。

    万玉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说着:“八卦阵可方可圆,又分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九道障碍,暗藏机关,这就是现在的极乐楼。”

    听万玉这么一通的说,差点没一头栽倒,好奇至极的在走向面前的屋子,小心翼翼的抬手摸着眼前的柱子。怎么也想不到,这传说中的神乎其神的机关术,今天居然也见到了。

    以往只有在电视剧里面才能看到的情节,现下却马上就要见到了,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满怀期待和好奇。

    “万将军,你可看出了这里面的关窍?说不定失踪的白皎栎和我的姐妹石春芳,都在里面呢!”萧初云甚是兴奋的说着。

    万玉深吸了一口气,又打量了一遍这整个的极乐楼,话语冷淡的说的说道:“水火为万物之源阴阳之基,风雷为之鼓动,山泽终于形成,有山泽,万物开始滋生,与八卦息息相关。”顿了顿,又复说到:“而八卦中,坎卦为休,位北门; 离卦为景,位南门;震卦为伤,位东门;兑卦为惊,位西门;艮卦为生,位东北; 坤卦为死,位西南;巽卦为杜,位东南 ;乾卦为开,位西北。”

    这一通说教,听的萧初云迷迷糊糊,更像是云里雾里,左耳朵进的刚明白,右耳朵出去的便忘得干干净净,没一句是记在脑子里的。

    看着万玉有些发冷的脸,像极了一个从冰窖里出来的冰疙瘩,可他不往下说,萧初云也说瞬间没了办法,只能有些卖好的说着:“万将军,能不能再说一遍啊?或者在说简单点?”

    万玉微微低头,嘴里蹦着字说道:“能!”

    “……”萧初云心下顿时一阵嘈杂,嘴角扯出一抹微笑道:“那你说说?”

    “八门分别是:休、伤、杜、死、生、开、景、惊,其中生开景三门是吉门,入之则少凶;其余则是凶门,入之则多凶。”万玉又重复道。

    这次萧初云一字一句真真切切的过了一遍脑子,将万玉说的那些和脑海里残存的那些记忆,都全部拽了出来。

    思绪随着萧初云在这二楼来回转圈,脚步最后停在了二楼的扶手处,看着一口把手的虎豹骑,瞅着摇曳忽明忽暗的火光,顿时有种茅塞顿开之感。

    “万将军,你刚才说:水火为万物之源,风雷山泽随后而生。”萧初云见万玉点了点头,又复说到:“这极乐楼生于山体之中,位于山泽之下,而且这里潮湿的不正常,这不是正对应了你刚才说的八卦吗?”

    顿了顿,又复说到:“风雷乃上天之物,而这里之前有豢养昆仑奴的习惯,昆仑奴源于昆仑,昆仑之巅是最接近天的地方,这样一来,风雷山泽和水就都有了,唯有一火!”

    冰儿这时走到萧初云身边,像是听懂了什么,眼前一亮随即说道:“按照五行来说,雷属金,风属木,五行相生相克,唯独少了火,而木生火而克金,所以……”

    “为火为离为景!”万物目视前方冷言到。

    萧初云听后,目光投像那山壁的门口,心下思虑道:“那……我们进来的那个小门,是生门还是开门?”

    “开!”

    “那为开门,那么还有一个生门,这个生门一定是极乐楼楼主和那个暖暖逃生的地方,而那个景门……想必也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想到这里,萧初云立刻吩咐众人听从万玉的安排,在这里面到处摸索着,而她却无聊的不能在无聊,那个万玉基本上能说一个字就绝不两个字,沟通困难啊。

    而冰儿虽然跟在萧初云身边,但全身的心思早已经飞到了万玉身旁,时不时地偷瞄一下。碰巧万玉回头,两个人的目光相撞,冰儿立即脸颊绯红,耳朵也是火辣辣的烧,满脸害羞的将头扭到一旁,像极了一个羞答答的玫瑰。

    看穿冰儿心思的她,不禁的笑了笑,抬手挎着她的肩膀,抬手指了万玉一下,手便放在了冰儿的肩膀上,低声说道:“这虎豹骑源于三国时期的曹操,从出现开始,便是代表了最精锐的部队,在《三国志魏书》中就提到了:纯所督虎豹骑,皆天下骁锐,或从百人将补之。”

    话音落,在冰儿耳边轻声说道:“你若喜欢,我帮你追他!保准他会爱上你,如何?”

    “哎呀~少夫人!”这一通话把冰儿羞的更是站不住了,整个人犹如被开水烫了一般。红的不得了。

    见万玉朝着边看过来,冰儿立刻转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跳的和蹦豆子一样,手脚不停的在发抖,不知道还以为是冻着了呢。

    而萧初云此时正觉着闲得无聊,见冰儿遇到心上人还这么羞答答的,便决定出手帮帮她。

    “万将军,你过来!”萧初云面对这高冷男神一脸镇定丝毫不显得怯场,对于她而言。这古代的高冷男神,还能比现代的还难对付吗?

    万玉走近弯腰抬手作揖行礼,目光低下,甚是谦卑。

    萧初云在开口前,故意看了冰儿一下,果不其然万玉走的越近,冰儿便越紧张,整个人的呼吸和发抖几乎都重了许多。

    只听着她清了两下嗓子,缓缓说道:“万将军,我的朋友冰儿这时怕是着了凉,浑身抖得厉害。我呢……也心疼她,这样吧!你把你身上的披风解下,借与她暖和暖和,明日还你。”

    “不!不!不!”话音刚落,冰儿便立即转身摆手说道:“我……我不冷,毕竟男女有别,终归是不妥,冰儿谢过少夫人了。”

    万玉见状,立刻转身叫来了了一个侍卫。毫不在乎的说道:“带她去晒太阳!”

    话音落,万玉行了礼,便继续忙着手底下的事,而萧初云则继续搭着冰儿的肩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她的脑袋,说道“笨死你算了!人家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怎么怎么到你这儿就这么不开窍呢?”

    顿了顿,对着一旁的侍卫摆了摆手,见他退下了之后,又复低声说道:“你说,不就是个披风嘛!明日洗好了,在还给他就是,一来二去你俩不就水到渠成了?我可告诉你,人家是从四品中郎将,到时候要跟着二皇子离开的。”

    “少夫人。一切缘分自由天定,岂是人力可改……”

    “……”

    萧初云顿时被冰儿这等迂腐思想瞬间打的没话说,可面对万玉这等高冷男神来说,冰儿若不是不努力,基本上属于白搭。

    一声叹气,拍了拍冰儿的肩膀,便摇着头离开了,对冰儿这等保守的女子,必须采取点特殊的行动,不然万玉这煮熟的鸭子岂不是要飞了。

    不过,这万玉看上去还不错,萧初云也

    是时不时的赞叹欣赏,有颜值有能力说不定武功还不错,就凭他这五行八卦,做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已是绰绰有余,做一个虎豹骑的首领,未免有点屈才。

    值得一说的,就是冰儿眼光不错,不看则已,一瞧便是隐藏的潜力股。

    萧初云有意无意的回过头瞧着他们,明摆着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可偏偏神女比崔莺莺还羞答答。

    好在,萧初云很愿意做他俩的红娘,正所谓:喜欢就去追,一见钟情更不能放过!

    “咦~怎么感觉……我这么像王婆呢?”萧初云脑海中不禁的冒出一个茶摊王婆,瞬间将红娘的念头打消掉了,随即低声说道:“我怎么忘了问人家有无妻室家小,万一人家有老婆了,那我不真成王婆了!”

    “县主!”万玉在一间屋子里喊到。

    听到喊声,萧初云和冰儿还有几名虎豹骑侍卫便赶了过去。

    一进门便瞧着这屋里布置相当雅致简单,有几分栖香阁的意思,最能引起人注意的,便是一旁的书柜了。

    从地面到屋顶,足足有三四米高,而且是一整面墙都是,很难想象极乐楼这样的消金窟,居然还有这般充满了书香气的地方。

    这时,万玉从架子上随便抽出了一本书,递到了萧初云面前,什么话也没有多少,只是觉得这个女子,既然能够想到这么多,那这一本书中的关窍,也一定难不住她,所以也没必要多说。

    当萧初云接过书本,只放在手上来回翻了几页,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便交给了冰儿,并说道:“冰儿,你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看不出来就请教一下万将军。”

    说罢,萧初云便朝着一旁墙上挂着的兰花图走去,仔细的打量了一遍,上手一模居然和那本书的情况一模一样。

    只是,这幅画也有一些奇怪,按理来说,这个屋子布置的极其雅致,而且屋子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兰花香,想必这里的主人也应该是个很精致的人物,怎么会将如此粗糙的兰花图挂在这里。

    这兰花虽有形却无神,就是用笔简单的勾勒了几下,而这兰花花瓣虽是寥寥几笔,但却是歪歪扭扭,宛如一个孩童初次画花儿一样。

    如果说这幅图对于这里的主人来说极其重要,挂在这里也无可厚非,可说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又怎会丢弃在这里呢?

    既然有时间找替身逃跑,难道就没时间将一幅画收起来?

    而且,这幅画儿和那本书一样,不!应该说是和这书架上的所有书一样,都很干燥,干燥的没有一点潮湿的迹象,甚至是连发霉的味道都闻不到。

    “少夫人……”冰儿眉眼具笑脸颊绯红透着一股子害羞的走了过来,说道:“万将军说,水火同生相克,水生木而后生火,他说……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离宫。”

    萧初云嘴角微微一笑,随即指着面前这个兰花图说道:“没错!而我们找的景门,就在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