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后我靠红包发了点财 > 第二百八十六章:失心疯
    衣服上似乎有一股子香味,但他也没有在意,估计是卖衣服的熏的香吧。

    第二次上塘省问比他想象中的要来的迟,这个时候他也做好了决定,只是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晚上也睡不好,可起来之后也没有女鬼的踪影,估计是前几次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做了决定,将一切都说出来。

    反正钱都已经到自己的口袋里了,大不了就是坐几年牢出去销声匿迹,也不怕夏家的人报复。

    更何况这个事情如果牵扯到夏家,说不定他还要出更多的钱摆平,到时候自己都不用坐牢了也说不定。

    反正他已经把所有的真相都说了,以后事情怎么解决的,他也没有本事扭转乾坤,到时候如果再被鬼魂问责,他也可以推脱过去,反正和自己无关。

    思及此处,他便在公堂之上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可刚说了一半,他就觉得有些神思恍惚,定了定心神,想继续说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县太爷立刻上前去看了他一眼,“我说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又苛扣这些囚犯们的吃食了,他怎么看上去如此憔悴,还眼窝深陷,像是很久都没有休息好了一样。”

    衙役立刻说道:“给囚犯放的食物都是最低标准,我们扣这些有什么劲啊?”

    “那他怎么这副样子?”县太爷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现在怎么办?恐怕也继续不下去了,他好像要说出真相了。”衙役说道。

    外面围观的群众百姓也很关心,但是大多数都是带着对张礼的谴责之心来的,所以并没有听清他刚才絮絮叨叨的在说些什么。

    大家伙只是要求严惩凶手。

    县太爷被吵的有些烦了,立刻让人退了堂,等百姓都散了之后,他才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了这是,给他找个郎中瞧瞧,你们表面上一个个冠冕堂皇的,实际上,一点点油水都想捞,别太过分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上面调查下来的话,我也保不住你们,我师傅教给我,一个好官,要为百姓做事也要为自己考虑,两者占的比例不能相差太大,否则迟早要出事。”

    衙役们都有些委屈,立刻说道:“这件事情真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每天两顿饭,每顿饭两个馒头,或者是一碗米饭,一盘青菜,一盘土豆,都按照要求来的,或者你想有多好,但你绝对不会成这个样子啊,我们可没有从里面克扣油水”

    县太爷摆了摆手,“这些也没用了,把他抬回去让他好好休养一下,等过两天精神好一点了,再开堂审问。”

    衙役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把人带了下去。

    可没想到,等张礼醒过来之后,衙役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了。

    他一会儿安静,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一会儿又大吵大闹的,对着空气大声喊道:“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我做的。”

    衙役试图拉他,可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不断的挥舞着手臂,“别碰我,别碰我。”

    衙役彻底没有了办法,只好请来了县太爷,县太爷见他双眼无神,眼窝深陷,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这满屋子的人,张礼握手都知道他们是谁,何必要如此害怕。

    思及此处,县太爷立刻说道:“找郎中看过了吗?”

    “没有。”衙役摇了摇头。

    “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还说没苛扣,连看郎中的钱都要省,还不赶紧去请。”县太爷冷声说道:“这件事情闹得很大,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大家也不敢反驳,立刻派人去请郎中。

    张礼忽然跳了起来,看向某个方向大声喊道:“你别过来,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都是夏老爷让我做的,是夏老爷是夏老爷呀!”

    县太爷微微的眯了眯眼睛,“这个夏老爷莫不是就是夏海?常州的那位,据说他好像跟席小姐起了冲突。”

    “应该就是吧。”衙役也不敢确定。

    县太爷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嗨,这事还真是不好处理了。”

    “他要是再这么神经兮兮的,该怎么把他带上公堂,现在老百姓都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关注,可要咱们还藏着掖着的话,恐怕也没办法交代呀。”衙役叹了一口气说道。

    县太爷也觉得有些为难,只能说道:“先找郎中过来,看过之后再说吧。”

    郎中其实很不愿意踏足这种地方,但是也不好拒绝官府,硬着头皮来了,看到张礼之后,微微的吐了吐眉头说道:“这个人真是气力虚浮,有点儿像得了失心疯。”

    “这失心疯也应该有症状的呀,之前还好好的在这牢里待了几天,就成这样子了,说出去咱们牢狱里面好像有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也不至于可怕至此啊。”县太爷疑惑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起来的。”郎中立刻把了把脉,这才说道:“他的脉象也很奇怪,有些健壮,并不像是表面这般虚浮。”

    县太爷更觉得奇怪,“那是怎么回事?”

    郎中摇了摇头,“看这症状就是失心疯没错,但是……可能还有点什么其他的吧。”

    县太爷叹了一口气,“算了,追根究底也没什么用,你先下去吧。”

    郎中应了一声,立刻退了下去,张礼还在那里大喊大叫,似乎眼前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第三次上堂,张礼就这么疯疯癫癫的。

    上去便说,“这一事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夏海指使我做的,都是夏海,你们要找就去找他,还有你,席慕云,你也去找他,别再来找我了。”说完是又蹦又跳,一副精神失常的模样。

    围观的百姓见了都觉得有些奇怪,前几天人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这副样子了?

    县太爷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做了亏心事的缘故,所以才会自己把自己给吓疯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把所有的事实都说了出来,至于他现在说的,我们还要找当事人了解。”

    平常办案哪有像今天一样还给平民百姓解释的,只是这事儿闹得太大了,大家都很关注,而且张礼又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县太爷生怕大家怀疑是他所为。

    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

    夏海很快就被请来了。

    他一脸镇定的样子,也是经过了那么多年大风大浪的人,所以一点也不害怕。

    进来之后便找了个地方落座,看着地上的张礼在那里絮絮叨叨,时不时的说上一句,别过来。

    他一副很奇怪的样子说道:“县太爷,不知你叫小民过来有何事?”

    县太爷冷笑了一声,“见到此人你没有想起什么来吗?还是说你根本太爷在这里装傻充愣,我可告诉你,这可是公堂之上。”一帆风顺的话说出来,若是旁人,早就吓得胆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