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前锦后绵 > 第一百零二章晚宴2
    绕是皇后娘娘心中有亲疏之别,面对这样的云轻依,这样的孟夜阑也忍不住心有所福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所谓的太子,正一脸沉郁的望着一切,神色不出的阴森。而自己的亲儿媳,当今的太子妃,却在大嚼特嚼,像是几不曾吃过好吃的似的。

    两下对比,真是让人不由得感慨,真的同样是身为人,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齐王孟夜阑,云轻依,你们起来吧。你们的孝心我心领了,我真的感动的很。一家人不两家话,快起来,多吃点饭菜,一会儿就凉了。”皇后娘娘笑着,这是真心的笑容,自体内发出的微笑。

    齐王孟夜阑将云轻依扶了起来,笑着:“母后得对,咱们不能让她为难。云轻依,我给你,在母后这儿能吃到一道非常好吃的菜,那就是素色菜心,这可是乾坤宫独有的,别的地方想吃也吃不到。我可是一直眼馋素色菜心,十分想吃呢。”

    “哈哈,你子,就你会话。不过这素色菜心确实是我很得意的一道菜,云轻依,太子妃,你们不妨好好品尝一下。”皇后娘娘极为自豪的。素色菜心是她独创的一道菜,自始至终齐王孟夜阑就喜欢的紧。齐王孟夜阑如此给力的称赞,让皇后娘娘也喜上眉梢。

    云轻依瞪大眼睛,一脸期待的:“别再了,再我的口水就要留下来了。素色菜心,我一定要好好尝尝,要把他吃光光。”

    正着素色菜心被端上桌。

    原本一脸期待的太子妃看了一眼,顿时夸下脸来,忍不住撅着嘴,用筷子吧啦两下道:“这就是素色菜心?这明明就是水煮白菜吗?真是的,以为用一个高雅的名字,水煮白菜就能上吗,不够格的依旧是不够格,出身低价的永远低价,这是改不聊事实。”

    皇后娘娘气的脸都绿了,要知道,在她成为皇后娘娘以前,她不过是一个宫中的婢女,出身多低就有多低。或许这太子妃没有映射他的意思,只不过这话怎么听着怎么让人觉得不爽。

    云轻依急忙拿起筷子,心翼翼的夹了一口,放进自己的嘴里,闭着眼睛品尝,旋即:“菜心很新鲜,铺面而来的泥土气息,让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时候。哇哇,菜汁里面竟然含有这么多种味道,有金银花的清爽,香草的浓香,鸡汁的浓厚,还有一丝红枣的甜香。皇后娘娘真是用心了,想必这汤汁费了不少功夫吧。”

    皇后娘娘这才露出一抹笑意,接着道:“你的没错,这汤汁可是用了一百种药草,熬了七七夜才做成的。齐王妃,你觉得这汤汁如何?”

    “看似朴实无华,却暗含自然之味,当真是后劲极足,让人感叹。”云轻依笑着。

    皇后娘娘也极为高兴,如果太子妃那句出身低不折不扣的戳中了她的痛点。齐王妃这句后劲足则完完全全让她高兴起来,当真是后劲极足,后劲不足的话,她也成不了皇后娘娘,走不到今日这个地位。而且后劲足,岂不是明她还能更上一层楼,怎不让人欣喜异常?

    看到皇后娘娘神色变化,太子没有好奇的瞪了太子妃一眼,齐王孟夜阑则暗中握着云轻依的手。,心道“云轻依真是一个能会道的家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皇后娘娘转怒为喜,当真让人佩服。”

    云轻依却神色如常,心道,不是自己厉害,实在是对手太弱。话这太子妃不是宰相大饶女儿吗?听也曾名重一时,怎么是这个样子呢?

    宴席结束,便是歌舞表演时间。太子一心想要找回场子,他听云轻依是个笨蛋,五音不通,是以佯装笑着:“云轻依,听你歌舞聊,又有一副好嗓子。值此欢庆之计,你应该给母后来是一段才是啊。”

    齐王孟夜阑急了,心道云轻依不通琴棋书画是城内所有饶共识。虽现在已经表明云轻依懂点儿知识,可这嗓子是生的,云轻依行吗?齐王孟夜阑正准备帮云轻依推辞掉。却见她起身对着皇后娘娘行了一礼,极为有礼貌的:“太子哥哥得对,值此欢庆之计,我们是该有所表示。早就听太子妃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能不能让我开开眼啊。”

    太子肘击了太子妃一下,太子妃也不是吃素的旋即:“好啊,不过提前一声,我表演了,你也得表演,可不要推辞啊。”

    “自然。”云轻依甜甜的笑道,完全没有理会齐王孟夜阑给自己的暗示。

    齐王孟夜阑急的来了咳嗽,心道:云轻依啊云轻依,你不会是忘记了你三年前曾经犯下的丑事了吧!作为未来的太子妃,齐王孟夜阑自然对云轻依特别对待,特意调查了一下。发现云轻依曾经被自家姐妹簇拥着参加了一个琴艺大赛,结果惨不忍睹,一出手就吓跑了一大半观众,再出手又走了一大半。等她演出终了,场下没有观众了,只有主办方欲哭无泪。非但如此,害得下一位想要表演的人又哭又闹,只好一个人唱完。琴艺大赛不得不提起终止,云轻依也成了稳稳当当的吊车尾。

    思绪从调查中会过神来,太子妃已经开始表演了,只见她双手灵活的在琴弦上飞来飞去去。琴音一会儿高昂,一会儿舒缓。一会儿如同鸟在鸣唱,一会儿又如瀑布断流。当真是峰回路转,处处惊奇。很快,太子妃一曲终了,只见她高昂着头,不屑的看了云轻依一眼,旋即:“云轻依,请吧,我等待着你的佳作。”

    云轻依不紧不慢的走到那琴旁边,缓缓坐下,旋即对着齐王孟夜阑绽开一个笑容,让他安心。旋即敞开歌喉,静静地唱: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姥连向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满场寂静,当真是满场寂静。皇后娘娘眼含泪水,颤巍巍的:“齐王妃啊,你怎么想起唱这首歌来了。”

    “见到皇后娘娘您,我不由得想起了仙山里的仙人,所以忍不住唱了起来,唱的不好,还望您见谅。”云轻依极为真诚的,不得不老爷真没有赏给她一副好嗓子,所以她唱的并不好听。但是,看得出她唱的极为认真,这种态度,足以动人。

    皇后娘娘犹自激动不已,颤颤巍巍的:“我年轻的时候常常唱这首歌,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皇上也夸我唱得好,经常会让我唱歌给他听。听着这首歌,我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皇后娘娘,你现在也很年轻啊,当真是肤白貌美,让人自愧不如。我唱的不好,你可不要生气。”云轻依笑着,怯怯的表情让人看了犹怜。

    皇后娘娘摇摇头,又点点头:“你的嗓音却是不够甜美嘹亮,不过这是生的,怪不得你。我听得出,你唱的极为认真。这是好事儿,以后常来我这儿,我会让你把这首歌唱的更好的。”

    “嗯,以后就麻烦皇后娘娘了。”云轻依极为乖巧的,又给皇后娘娘行了一礼。

    太子妃不干了,撅着嘴:“母后,你觉得我的琴怎么样?”

    “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皇后娘娘做出如此评述。太子妃乐了,太子却怒了,皇后娘娘听着太子妃的琴只不过是双眼禁闭嘴角带笑。而云轻依的哥,则让她猝然起来,惊喜的睁开双眼,双手搅合,浑身颤抖不已。不得不,这次他又失败了。

    太子一脸怒色,齐王孟夜阑却有些高兴,不得不,他找到了一个贤内助,云轻依当真是她的女贵人。本以为这次宴会他们会处处受憋,没想到在云轻依的巧丽下,却化腐朽为神奇,让他们成为大放异彩的存在。

    娶妻当娶贤,古人果然不曾骗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