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3、家长(求个书名)
    “夏至……你是在夏至出生?”一个脸色红润的男人翻开了夏至的简历。

    “是的。”几乎每个人在第一次念到她的名字时,都会这么问一句,可惜的是这点好奇好像没给她带来什么好运。

    夏至在心里打着腹稿,想好要怎么回答男人接下来的问题。

    常规的问题是“为什么想要做XX”、“你认为自己有哪些优点可以胜任这个职务”、“如果我们录用你你准备如何开展工作”,有些也会问一下薪水期待值。

    夏至已经把答案背到烂熟了,男人却合起她的简历,推回给她:“你很优秀,可是我想你不太适合我们这个职位。”

    又白排了半小时的队。她在心里叹着,同时心疼着自己那踩在六厘米的鞋跟上的发麻的小腿。

    她感到自己嘴唇的弧线已经撑不住在发抖的脸部肌肉了,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她言不由衷地说:“很感谢您,没有关系,简历还是请您收下吧,有机会希望得到您的进一步指教。”

    她认为自己的话已经说得相当得体了,她半立起身子略一躬身,退了出去,把座位让给了等在帐篷外的一个女孩子。

    男人最后看她的表情带着一抹嘲弄的笑。像她这样强行留下简历的应届生应该也不少吧。明知道很可能在她出门后,她的简历就被扔进垃圾桶,她也得这么做。

    起码留下了简历,再渺茫也还是有机会。什么都不留,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她其实很讨厌这样子,讨厌卑躬屈膝,讨厌践踏自尊,然而相比之下,她更不想向父母承认她就是找不到工作。

    早在大半年前,夏至就开始准备简历了,她还差不多是动手得最晚的一批了。年级里有实习回来,就与实习单位确定了签约意向的同学,成为了系里的神话。

    比如萧以晴,她签了楠水六中,楠洲四大名校之一。作为四年来稳坐年级绩点前三的学霸,她倒是有这个资格。

    夏至替萧以晴高兴,萧的成功也多多少少刺激了她,让她鼓起干劲去捣腾自己这四年都干了些什么。

    就是她当时做简历主要还是随了大流,大家都紧张兮兮地巴不得把当了一周宿舍舍长的履历都写进简历里去,她不想显得自己太另类。

    正好春节回家,她就把简历也带了回去。夏健锋看见后,和她有了一次详谈。

    在夏至的印象中,这好像是父女间有生以来话说得最多的一个晚上。

    她在台灯下贴照片,夏健锋踱到了她身后,咳嗽了一声,然后坐到了她床上,一手搭在了她的椅背上。她不得不停下来,转向了他。

    “夏至,你要找工作,爸肯定是支持的。爸过桥比你走路多,是不?所以爸有些意见,你还是听一下,但是怎么做,你可以自己做决定。”

    嗯,这开场白很符合夏健锋的大家长身份了。

    “首先,爸提醒你不要好高骛远,什么工作都好,先做着,刚刚毕业大家都是从低做起,工资啊职位啊都不重要,你现在要的,是经验,先随便找一份自己能做的,一两千月薪都可以。”

    首先,我没有好高骛远——夏健锋说一句,夏至就在心里应一句。

    从基层干起的道理她当然懂,至于工资要求,她也没多想,能养活自己就行,她物欲又不高,但是一两千,是不是低得有点过分了?

    夏健锋当然听不到她的腹诽,继续说着:“其次呢,你要有耐心一点。你爸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一辈子做一份工作,现在公司上上下下见到我都要叫一声锋叔。

    “脚踏实地,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说这个工资低,那个没有发展前途,什么前途不前途,你不认真干谁给你前途?”

    也就只有夏健锋才会把一辈子做仓管作为一项人生成就四处向人吹嘘了,他咋不把他收藏的那一柜子玻璃也顺带吹一吹呢?

    “最后,爸看了你的求职意向,本来不应该干涉你做什么工作,行行出状元是不是?你想当记者,那是要到处跑新闻的,扛着摄像机到处去的。我们就是个普通人家,你爸妈以前是耕田的,你哥是个打工仔,都不指着你大富大贵,稳稳定定就好。

    “我们为什么让你读师范呢?不就是想你生活安定,不用到处跑,这就比你爸你妈你哥都强了。那些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东西,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应该追求的。你再考虑考虑,别去学人家。”

    听到这,夏至就差没一口啐了出来。她这样的家庭怎么了?不就是穷吗?穷就得处处低人一等,得把工作也分成三六九等,不乖乖去教书,就是他们所谓的追求光鲜亮丽?

    家里的经济状况她当然知道,本来不至于这样差,她高三那年母亲何艳确诊乳腺癌,一场手术把家里的积蓄掏空了,幸运的是人挺了过来。

    也正是这样她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才填了楠山师范大学,因为师范有学费补助,楠师也算国内叫得上名的师范类院校,在楠师读自己钟爱的中文,可以说曲线救国了。

    就算是这样,夏至不认为她有必要为此而将自己的下半辈子也搭上去,再说如今教师有多饱和教职多难找夏健锋到底知道不知道?但她也没有当面怼他。

    她极少顶撞父母,她在家里话也不多一句,他们说了些什么不中她听的,她都会像那天晚上那样,唯唯诺诺地点着头,说句明白了就完事了。

    她知道夏健锋是认定了她在楠洲找不到工作的,没经她同意,就私自去托关系,说是镇上有间小学的校长同意了给她一个试教的机会,不断地催促她回去面试,她只能一再找借口拖着,五一也说要跑招聘会没有回家。

    然而,春节的时候听到夏健锋这番话,夏至是不屑的,现在回想这番话,她就被一股不想服输的憋屈笼罩住了。

    她那时是真不焦急啊。她很认真地记录着应聘要点,收集着系群里发的招聘信息,纯粹是出于那种对任何事都一丝不苟的好习惯。

    她自觉条件挺好的,按成绩也就中上吧,可是系里像她那样能把发表过的文章复印件装订成厚厚一沓的没多少个,加上她当过文学社社长、系刊主编,这些对中文系毕业生来说都算是镀金的身份。

    至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是说去年93%的就业率吗?她总不至于是最后的那7%。

    所有开在毕业季的招聘会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他们整装待发,是兵是将,得看谁能笑到最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