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6、潘锐(求收藏求投资求推荐!)
    进入校园那一刻,夏至觉得自己背已直不起来了,鞋跟被她拖在地上,脚掌像骨折了似的,每走一步都痛得钻心,真想直接把鞋踢掉,光着脚走回去。

    萧以晴先叫了出来:“终于回来了……我好累……我不想去饭堂……”

    “我们先回宿舍吧,我换双鞋子去帮你打饭。”

    “打饭回来又要洗碗……”

    “我帮你洗啊!”不仅仅是因为今天萧以晴的帮忙,平日里夏至就很乐意给舍友们当跑腿。

    “哈!夏至你最好了!”萧以晴抱着她直蹦。

    “你再跳,能跳得动说明有力气洗碗。”

    “别嘛……”说着说着,她们已经能看到宿舍楼了,萧以晴远远看见门口站着的男生,就吁起气来,“呃,我的饭是不是没人打了……”

    夏至也看到了潘锐,但她说:“没事,我们别理他。”

    说到做到,当潘锐迎上来的时候,夏至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像不认识他似的。

    潘锐讪笑着:“我没打通你电话,打到你宿舍,梁璐说你去招聘会了,我觉得应该也快回来了,就过来等你。”

    夏至充耳不闻,一个劲地拖着萧以晴走向门口,进门时,潘锐巴巴地看着,萧以晴忽然回头朝他嚷道:“她说别理你,她等下要下来打饭。”

    潘锐张嘴朝萧以晴说了句无声的“谢谢”,萧以晴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换来了夏至的白眼。

    夏至说:“我算是知道了,你今晚不想吃饭。”

    “我这不是给你找台阶嘛……难道你还真想他不来找你了?干嘛不接人家电话啊?”

    “手机没电关机了。”一台破诺基亚8310,用了三年,可以用来当锤子敲核桃,就是电池老化严重,刚好今天出门急,夏至忘了带备用电池。

    夏至嘴上怪着萧以晴,回到宿舍换好拖鞋,还是第一时间冲净了她的饭盒出门。

    萧以晴趴在床上把饭卡扔给她,嚷嚷道:“我要吃烧鸭!”

    夏至没捡她的饭卡:“不用,有人请。”

    “……那再给我加个煎蛋和一个凉拌番茄。”萧以晴也是老实不客气。

    夏至已走到了走廊,她扒着门框回头说:“再给你带两个面包当夜宵?”

    “我不要!我胖了你要负责!”

    夏至嘿嘿笑道:“就要你胖,胖死你!”

    她嘴角带笑,一路走到了宿舍楼门厅,看到门外潘锐穿着篮球背心、趿着人字拖来回踱的身影,才把笑意敛了起来。

    潘锐173的个子,身材匀称,平日没事就像长在了篮球场上似的,打球热了,也不忌讳有没有女生,掀掉上衣就继续打。

    他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的腹肌,带球过人时的流畅和潇洒,三分投篮的准确,很能吸引女生的眼球。在开始找工作前,他还留了一头长刘海,很有点《灌篮高手》里流川枫的味道。

    不过当然这是夏至认为的了,三个舍友都统一认为潘锐最多只能说有点帅,离流川枫差了不止一点点。夏至也不在乎,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喜欢就好啊!

    她说不上她到底喜欢他哪一点。好像哪里都喜欢,又好像哪里都不怎么出色。

    说打球好吧,也算不上全场MVP;说个性好吧,犟起来一头牛也拉不过他;说很会关心人吧,她痛经的时候就只会说多喝热水;说学习很认真吧,成绩在计算机学院也就过得去。

    有些人就是这样,说不上哪里好,就是让人念念不忘。

    那个念念不忘的时刻发生在去年的社团联合迎新晚会上。

    她是文学社社长,作为嘉宾坐在了观众席第一排,他是吉他协会副会长,作为表演者在台上弹唱了一首《那些花儿》。她从此就记住了他的名字。

    她对他说:“听说你还写歌?歌词不错啊,你们会长给我看过。我们文学社有诗会,可以来玩玩啊。”

    他说:“那加个QQ呗!”

    潘锐后来还是没去过文学社每月一次的诗会,他写的歌,只唱给她一个人听。

    手机录音只能录一分钟,他就一节节地录下来,在QQ上发给她,或者抱着吉他,在图书馆门前的草地上唱。

    他的手掌很粗糙,指关节很大,被琴弦和篮球磨的,他拉着她的手时,习惯时不时地用拇指摩擦着她的手背。

    她知道了那个唱着“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的沙哑男声就是心动的声音。

    年少的心动总是很容易的,比相处容易得多。

    他们会为了鸡毛蒜皮的事争吵,然后她让步,或者他来哄她。跌跌撞撞地过了大半年,他们算是大学情侣里长久的一对了。

    可是现在呢?如果真的要各自散落在天涯,他们还能在一起吗?

    夏至走向潘锐的脚步又犹豫了。

    他没给她时间考虑,直接走过来和她并排走着,走向饭堂。

    潘锐把手伸向萧以晴的饭盒:“我帮你拿。”

    “不用。”夏至缩了一下。

    “别生气了,我也不一定能考上啊。”潘锐的每一个字都是讨好的气味。

    “要是考上了呢?”其实夏至觉得自己不是真的生气,她是难过。没有人谈恋爱是以分手为目的的,至少她不是。

    “那你就跟我去泰城嘛!”潘锐试着拉一拉她的衣角,被她一手打掉了。

    夏至横他一眼:“我才不去。”

    泰城市中心离楠洲150公里,远说不上,经济上也受到了楠洲的辐射,但也就仅仅是辐射,不管是城市化进程还是文化事业的发展都远远不如楠洲。

    如果是泰城市中心也还好,潘锐这次去考的是泰城市全市公务员统考,报的地税,万一考上了,具体分到那个县镇都是未知数。

    像潘锐家住的大河县五谷镇,听名字就透着一股贫困县镇的气息。潘锐的家境也确实很一般,父母是果农,收入得看天,底下还有两个读中学的弟妹,比她家还要差一截。

    夏至自然是不想去那种报纸只是用来垫饭桌的地方,报刊业的发展是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成正比的,她希望自己的知识能获得尊重,希望自己能一展所长。

    她也是有梦想的啊,她喜欢他,但还不至于为了他放弃梦想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