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8、考虑
    夏至回到宿舍时,萧以晴已抱怨连连了,她一边爬下床一边说:“我就知道我应该自己去打饭。”

    夏至笑说:“谁让你懒呢?”

    她舔了舔嘴唇,那个吻好像还留在她唇上,心里那种爬满星星的麻痹感也没有散尽。

    萧以晴揭开饭盒,满足地拍了拍手掌,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烧鸭肉才说:“和好啦?不吵架啦?”

    “嗯。”夏至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她爬到床上,宿舍里只有天花板上装了两把摇扇,她们每个人的床尾也搁了一把小转页扇。

    在宿舍里,除非是吃饭、必须用到电脑或长时间书写,否则她们更喜欢呆在床上,一是离风源更近,二是私密度更高,三是实在没什么是不能在宿舍床上做的。

    夏至将手扭到背后,伸进衣服里去,解了内衣搭扣,然后从袖子里伸手抠下两边的带子,再从前面衣摆下把内衣扯了下来。内衣湿了一半,原来被套着的地方也汗津津的。

    她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身上的汗,问萧以晴:“以晴,你谈恋爱的时候,想过以后要结婚吗?”

    萧以晴交过两个男朋友,初恋是高中时同为学霸的同学,另一个是大二时交的,都不长久,加起来还没她交一个男朋友的时间长,不过这反而让夏至觉得萧以晴在感情上可能会比较理智。

    “不是吧?他向你求婚啦?”萧以晴怪叫起来,她显然没抓住夏至问这句话的重点。

    “求婚?真的假的?”梁璐刚好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头上还包着毛巾,她也叫道。

    “不是啦!你们瞎说什么!”夏至没好气地说,“我就是忽然觉得,现在的决定可能会影响到下半辈子,在哪里生活啦,从事什么职业啦,和谁组织家庭啦……心里有点慌。”

    “夏至,你不是那么后知后觉吧,毕业本来就是人生的分水岭。”梁璐解下毛巾,倚在洗手间门口搓着湿漉漉的长发说。

    比起萧以晴,梁璐更像学霸,浑身透着学究的气质,说话也常常带点哲学意味。

    她总戴一副椭圆形的金边眼镜,衬着她那老自诩为大饼脸的圆脸,加上白得发亮的皮肤,让人想起“腹有诗书气自华”就该是这副模样。

    梁璐学习也总是一丝不苟的,永远是课室里第一个到并占领了第一排居中位置的学生,夏至的那点认真在梁璐那里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上天就是那么不公平,论写作,她文笔中规中矩欠缺特色,写不过夏至,论学习,她虽然成绩也挤进了年级前二十名,但总是考不过没事逃个课睡懒觉只在考前突击的萧以晴。

    听到梁璐的话,夏至躺倒在床上,看着屋顶一角那滩被水渗出的淡黄色印迹,陷入了沉思:他们以后……是要结婚么?

    这个念头让她既甜蜜,又彷徨。毕竟她还年轻啊,才22岁,这就急着把自己下半辈子决定了,是不是太仓促了?

    萧以晴的声音从床下飘来:“我是这样看的,如果你不觉得一辈子就交一个男朋友太亏,潘锐这个人你又认可的话,也没什么所谓。我可以给你当伴娘。”

    梁璐插话道:“你可别拾掇她。这是她自己的事情,让她自己考虑清楚。别说你也不了解潘锐,就算是她自己也不一定就很了解。不是都说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

    夏至吃吃地笑了笑:“所以我们还没分开是因为不够了解咯?”

    “谁知道你啊?你知道他穿多大码鞋?”

    “42码啊!”夏至都陪他买了好几次鞋子了。

    “那你知道他每天什么时间上厕所大便吗?下班回来是你做饭还是他做饭?他吃完饭愿意洗碗吗?会和你分担家务吗?孩子上幼儿园生病了是你还是他请假去接?”

    萧以晴抗议道:“姐姐!我在吃饭,你在说大便?”

    夏至扒着床边的栏杆往下看,说:“我觉得这都不算问题吧?谁做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了。”梁璐打开了吹风机,在噪音中开口,“反正我家就是这样。上班大家都累,下班回来如果还要我干那么多照顾这一大家子,我是绝对不干的。”

    “所以这就是你不谈恋爱的原因?”萧以晴说,“你有恐男症吗?”

    “我很正常好不好?我才不要花时间在大学里找个男朋友瞎折腾,没有经济基础谈什么恋爱,穷人有资格谈恋爱吗?”

    梁璐一番“真知灼见”听得萧以晴差点喷饭:“行,行,我穷,我不入你法眼,我自动消失。”

    梁璐骂道:“你还穷?明明是我们宿舍首富。我不和你们瞎侃了,晚了去等下水杯又被收走。”

    图书馆明文不许占座,不过占座之风盛行,收掉占座的物品也是无奈之举。一般人还是会碰碰运气,大不了到管理处领物品而已,何况吃饭时间相对会宽松一点,毕竟管理员也是要吃饭的。

    梁璐搁下电吹风,拨了拨半湿的发,踢上凉鞋跨上包就走,萧以晴和夏至一起叫住了她,两人一个趴在床边,一个坐在板凳上,不约而同地竖起了拳头说:“加油!”

    梁璐笑笑出了门。

    在门合上的余音中,夏至感到思绪清晰了许多。两个人在一起,当然会有很多意料不到的柴米油盐,哪会像在大学里那么逍遥自在呢?

    她不敢说潘锐是那种很理想的人生伴侣,谁都有一箩筐缺点,有些现在就能发现,可能以后还会发现更多,关键是她觉得自己足够宽容,喜欢一个人,不就意味着要相互包容吗?

    夏至在这胡思乱想,萧以晴已经吃完饭了,她用纸巾抹着嘴说:“是不是有人要帮我洗碗?”

    “放着吧,我洗完澡就洗。”

    “梁璐出来这半天你不洗,现在我吃完饭要去洗澡你就和我抢?你故意的吗?”

    “她刚出来时里面很热啊!”

    夏至快速地从床上跳下,萧以晴也急急拉开衣柜找衣服,两人没有宣战就开始了竞赛,最后夏至先扑进了洗手间甩上了门。

    萧以晴气呼呼地大叫:“你洗澡不拿衣服的吗!别叫我给你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