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30、聚餐
    将租房收拾停当,夏至就和潘锐回了楠师。

    不是忙时,公交上有座,两人依偎着坐,夏至靠在潘锐肩上,颠颠簸簸地睡着了。

    车子在马路上高楼的阴影间行驶,她感到阳光一阵一阵地洒在身上,身子一下凉一下热的,她迷迷糊糊地伸手抓了抓鼻尖上的痕痒。

    她没有就电磁炉那个话题和潘锐再纠缠下去,两人也没有再谈到工资和工作的问题,像没事人般说说笑笑,就各自回宿舍了。

    曹丽梅比她早一个钟头回到了宿舍,这会儿正和萧以晴、梁璐讨论着晚上要去哪里聚餐,见她走进宿舍就笑开了:“怎么样,找到房子啦?”

    “找到了。”夏至站在门口换好拖鞋,把鞋子用脚尖勾到了鞋架上,跟三人简单说了下房子的情况。

    萧以晴盘腿坐在床上张圆了嘴:“这样一个小单间都要五百五,好贵。”

    “已经很便宜了好么,地段也还可以。”夏至抬头对她说。

    “唉,我不想去租房子。”萧以晴还没收到六中的报到通知,家里准备在7月1日开车过来先帮她把行李拉回家。

    梁璐倚在床梯上说:“你肯定不用租房子啊,六中应该会有住宿安排。”

    夏至问梁璐:“你呢?延期搬宿舍的申请通过了吗?”

    “我问了王老师,她说研究生楼那边会提前给我安排好宿舍,大概会迟几天,好了我再搬过去。”

    原本,如果没法延期的,梁璐准备暂时将行李寄放在相熟的师妹宿舍里,然后就提前离校去旅游。

    这样的话,曹丽梅就成了她们宿舍里第一个离校的,夏至和萧以晴踩着最后限期走,梁璐会留到最后。

    她们宿舍算很不错了,四个人里有三个还留在楠洲,有些人,是真的踏出校门后就天各一方,此后相见的机会渺茫。

    比如曹丽梅,她老家在烟城,离楠洲足足五个小时的车程。夏至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得这个温婉的女孩了,心里微微泛着酸意。

    她拍了拍手,让自己忽略掉内心的难受,说道:“我们晚上去哪里吃饭,都商量好了吗?”

    曹丽梅有一对很好看的新月眉,几乎不需要怎么修,浑然天成,眼如圆杏,对着人说话时,总会微微地眯起向上弯曲,极具亲和力。如果不是近视的影响,这双眉眼会更吸引人。

    她此刻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说:“你是舍长,我们等你回来拍板呢!我们觉得还是去西门口吧,你看行不?”

    “可以啊!”

    离学校西门外不远的两个街区,有一整排的小餐馆,都是大排档,装修就是一面大白墙贴着餐单海报,顶上两只日光灯和吊扇,店堂里支几张大圆折叠桌,价格公道,口味尚可,专做学生生意。

    学三虽然也设有餐馆,但基本不会有人选择在这种校内餐馆喝酒。

    西门口就不一样了,他们常常在酒桌上纵横天下,做着改变世界的梦,然后迈着歪歪扭扭的脚步,踩着满天星月回去宿舍。

    梁璐看着夏至的雀跃,锁着眉说:“夏至,我们就随便喝点啊,你别喝醉了,我们可不背你回来。”

    夏至摆摆手说:“和你们喝还能喝醉?再说我早戒酒了。”

    大二大三那会儿,因为社团活动要跑关系,夏至常常去西门口聚餐。

    喝啤酒凶是出了名的,两瓶下肚就话多,平日里闷头干活写作编稿子的一个人,喝了酒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骂,文学社和别的社团相熟的男生都喜欢带她去喝。

    后来和潘锐谈恋爱了,潘锐不喜欢她老跟着一群男生喝酒,她就去得少了。她美其名这是“戒酒”。

    萧以晴怀里抱了个大毛绒娃娃,笑着说:“你就是一酒坛子,还戒酒。”

    曹丽梅接过话说:“行吧那就定下来咯,我先打包点东西。”

    她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几个纸箱,这时已粘好了一个,把书一本本地往里码。暂时用不上的东西,要封存好趁明天有时间拖到快递站走物流,贴身的行李星期一毕业礼完后直接带走。

    一个人的四年,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一场生活的印记,就这样被封存了。

    在那个炎热的夏天,夏至还以为她留在了楠洲,留在了她想要安家立业的地方,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好好回味曾走过的每一段路,直到很久以后回想起来,她才知道时光溜了就是溜了,有些再见你再也拾掇不起曾经的亲密,而有些再见其实就是永远不见。

    那是2006年夏至的前四天,离叫夏至的女孩22岁生日还有四天,离她们的毕业礼还有两天,离她们离开校园长大成人还有两个星期。

    2008年,因为地铁扩建,楠师西门外的那排大排档被一堵围墙挡了起来,后来一间间地倒闭了,那堵简陋的砖墙后,曾经有无数不知天高地厚的笑声藉着年轻肆无忌惮。

    夏至在2006年也是那些肆无忌惮的孩子之一。

    每年的毕业季,西门口的大排档总是人满为患,酒桌一桌散了接着一桌,几口小菜垫着肚子,便开始碰杯,为一起走过的岁月,为即将奔赴的前程,为充满了愁绪的离别。

    她们说起四年来的点点滴滴,酒没喝多少,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没一会儿就歪歪斜斜地靠着侧着。没有人哭,她们没有那么矫情,只是感到累了。

    吃累了,喝累了,说累了,也笑累了。

    夏至微微抬起头,看她们那一桌正上方的那支灯管,她不知道是她的视线变清晰了,还是整个世界变得缓慢了,她能看到光管的明暗交替。

    她们谁也记不清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这一顿饭像吃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像这个晚上永远都不会结束。最后是曹丽梅先站了起来。

    她异常清醒地走向了柜台结账,夏至扶着桌撑起身子跟了过去。宿舍里现在就她和曹丽梅有收入,她觉得由她俩来结账是她和曹丽梅之间的默契。

    可是曹丽梅推开了她递过来的一百块钱:“学校有教师宿舍,我住那不花钱,吃饭又有饭堂。你要多留点钱防身。楠洲生活压力太大了。”

    两人推搡了两把,以曹丽梅抢过夏至手里的钱塞回她背包里告终,曹丽梅说:“你别再拿出来了,以后我回楠洲,你得包吃包住。”

    “得得得,你随时来,我做三陪,陪吃陪喝陪玩。”夏至感到自己说话时舌头都在打结。

    曹丽梅展颜一笑,张开手臂抱住了夏至:“有你们真好。”

    “我也要抱抱!”萧以晴叫着扑了过来。

    “我也来!”梁璐站起来时把脚凳都绊倒了,四人就这样在大排档柜台前抱作了一团,哈哈笑着。

    老板站在柜台后,看着四人的拥抱笑得像个慈眉善目的得道老僧,他抓着几张要找回给曹丽梅的零钱,好几次往前送都没有送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