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48、打救
    夏至差点要哭出来了。

    她要大叫吗?外面的大办公厅里,同事们基本都下班了,王博逸就算还没走,也离他们远着,有谁能听到她的叫声?

    再者,梁家寅现在是对她做什么了呢?她要是大喊大叫,他手一放开身子一直起,马上就可以翻脸不认人,经了昨晚那一役,她好像已经摸到他的门路了。

    她这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她思绪万千,难堪不已又无计可施,梁家寅的右手使她雪上加霜地不安分起来,在她的肩膀上打起了圈:“夏至,你这文章写得真是好啊!”

    “夏至,可以走了吗?”一个男声从门口传来,如一束亮光照到了夏至身上。

    梁家寅一听这声音浑身打了个激灵,立刻挺直了身子:“程佑,你也那么晚啊,今天什么日子啊,大家都不下班么?”

    程佑站在办公室门口,他双目如炬般直戳在梁家寅身上,话却是对夏至说的:“夏至,我等你好久了,你再不走,我就不送你了。”

    夏至饱含感激地看了程佑一眼,她匆匆移动着鼠标:“好了,我把稿子发给王总就可以走了。”

    关文档,点开王博逸的QQ对话框,拖动文档发送,关机,一气呵成用不了一分钟。

    夏至抓起背包跳到了程佑身边,她不敢回头看梁家寅,小跑着跟着程佑走了出去。

    程佑一八零的身高,迈一步相当于夏至走三步,她走在他身边就像只小兔子似的蹦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她抬头偷看他一眼,他沉着脸,脸色铁青,她这才梳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程佑肯定是都看到了,他怎么看待这件事呢?他会以为是她主动勾引梁家寅么?程佑会向王博逸报告这件事吗?

    在办公室里出这样的丑闻,不论哪个老板都不会高兴吧?这会影响到她的工作吗?王博逸会不会把她开除掉?可是这明明不关她的事啊!她是无辜的……

    想到那刚刚有了起色的事业,夏至心乱如麻,她已经脑补了一出悲壮的职业生涯葬送剧。

    要不,跟程佑解释解释?她要怎么开口呢?

    从办公室走到停车场,程佑一句话也没有说,夏至上了他的银色别克,坐在了副驾上,扣安全带时恍然记起怎么今天程佑不是和袁佳一一起下班呢?

    那就先问问这个吧……至少先打破这可怕的沉默啊……这气氛太难熬了。

    于是夏至说:“程经理,你今天怎么那么晚?佳姐呢?”

    程佑发动了汽车,说:“她家里有事要回去一趟,我刚刚送了她去车站,忘了拿手机就回头拿了。”

    那么说,夏至是走了狗屎运啊……要不,她实在想不出来她该如何脱身。

    “程经理……谢谢你。”夏至声音很低,就算打一百次腹稿,真要说出口,她还是觉得难为情。

    程佑扭头看她一眼,又继续看着道路前方:“这是第几次了?”

    “嗯?”夏至讶了一秒,随后反应过来,“呃……之前也有过一次。”

    如果现在她还相信昨晚那是意外,那她就真的太愚蠢了。

    “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当时以为他不是故意的……也没想到还会发生……”也是不知道该跟谁说,她无凭无据,梁家寅在公司里又身穿黄马褂,搞不好要被他反咬一口。

    程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夏至,有些事情你得说出来,你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你一个女孩子在城市里打拼,要学会保护自己。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是公正的,你不需要什么都忍气吞声。”

    程佑的一席话像拉开了夏至眼底的一道闸门,她抑制不住泪水的滚落。程佑也不劝她,只是说:“你前面有纸巾。”

    她抓过驾驶台上的那盒纸巾,抱在怀里哭个不停。

    这番话引起夏至太多感触了。她独自一人留在这座繁花似锦的城市,城里一切都很美好,却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她的。

    就连她愿意牵手共度一生的那个人,也选择了离她远去,她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倾尽青春?

    这个世界真是公正的吗?付出就会有回报吗?努力就会导向成功吗?她一度坚信,也一度彷徨。

    等到眼泪流尽了,夏至的眼皮已肿得像两只桃子。她打下车窗看向窗外,车子正走在沿江公路上,从楠水上吹来的风,带着清新的气息。

    楠水?她发现这不是她回家的路。她转头看程佑,他说:“等你哭够了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他一直开着车在江边兜兜转转,她居然没有发现。她不好意思地吐出汴溪的村名,她说把她送到公交站就可以了,但程佑坚持要把她送到巷口。

    “你以后尽量少点加班,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危险,城中村里品流复杂,多留个心眼。你好好工作,公司会慢慢给你涨工资,工资上去了,就换个住处吧,这点钱不能省。”

    夏至默默地听着,点了点头。她之前觉得程佑配不上袁佳一,现在她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了。这两人简直是天作之合,那么好一男的,配那么好一女的,她说不出的羡慕。

    车子驶进汴溪后,夏至想起两人还没吃饭呢,于是提议一起去吃个饭:“我请你,当谢谢你。”

    程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夏至让他把车子停在了汴溪大道路边的停车位上,带他进了一家中餐馆。

    她抱歉地说:“应该请你吃点好的,但是这里也没什么好店子。”

    事实上这家餐馆对夏至和潘锐来说已经算是汴溪里一等一的好店了,他们压根舍不得来这里吃饭,可是夏至觉得程佑应该吃不惯这样低档的饭馆吧。

    谁知程佑哈哈笑了起来:“你知道楠洲最不缺什么吗?各种吃的。全国从南到北的菜都可以在这里吃到,而且不管你是什么收入水平,都能在楠洲吃好。”

    夏至把菜单递给他,他没接,直接叫来了老板,报了个炒花甲、水煮牛蛙、上汤芥蓝,蛮熟稔的样子。

    两人吃着饭,夏至好奇地问起了他和袁佳一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原来这两人也是自大学就认识了,他大四时她大一,她毕业了就在他的安排下进了欧娅工作。

    说好了是夏至请饭,然而程佑借口上洗手间,悄悄把账结了。夏至没有办法,只能说下一次一定要请他和袁佳一吃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