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49、误会
    饭后,程佑送夏至走回去,他们在巷口前分别。

    看了看程佑转身的背影,夏至回身走入巷中。一个人迎着她走了出来,熟悉的身影和面庞,不是潘锐是谁?

    夏至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我来不应该吗?”潘锐话里像是隐含着怒气。

    “今天星期五啊!”他不是都是星期六才过来的?

    “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夏至记起她的手机一直放背包里,在程佑车上哭时,她包搁在后座,没有留意到手机有震动。她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潘锐打来的。

    那怪不得他要生气了。夏至说:“我加了下班,刚刚和同事去吃饭了,没看手机。”

    “那门锁呢?”

    她星期二那天上班忘了带钥匙,回来时只能找锁匠把锁撬了,重新换了一把,这事她没有告诉潘锐,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小麻烦,反正告诉他,他也帮不了她。

    她跟他说明了原委,他脸上却是将信将疑:“那么巧合吗?”

    “什么巧合?”

    “昨天莫名其妙发了一通脾气,今天把锁也换了,电话也不接,还跟一男的去吃饭,夏至,你当我是傻瓜吗?”

    夏至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那你觉得为什么会这么巧合?我是故意和你吵架、故意换的锁、故意不接的电话吗?”

    她把话挑明后,他稍稍收敛了些:“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么?你不就这个意思吗?”夏至想,潘锐如果不是脑袋进水了,就是出来时脑袋被门夹了,就算她真的有意要分手,她犯得着那么折腾吗?

    他们相隔了两百多公里,距离永远是分手最合适的理由。她在心里一鼓作气地转着思绪,但“分手”这个念头还是让她一头撞懵了。

    距离让他们收获了思念,思念如一根无形的丝线牵扯着他们,使所有的不便蒙上了一层轻纱,但一旦这层轻纱被揭掉,她发现他们关系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

    他没有办法在她痛经辗转的夜里给她一个拥抱,他不能陪她走夜路,在她遭受骚扰的时候,打救她出危难的不是他。

    他像一只候鸟,每一次往返就是一度春秋。

    她感到自己咬紧了的牙关在发着抖,她使劲把眼睛瞪大再瞪大,这样眼眶内可以容纳更多的泪水,不至于那么容易往下掉。

    他看着她,脸色慢慢缓和了:“夏至,我们可以好好说吗?”

    “潘锐,是我没有好好说吗?你问过我今天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我在公司里多难吗?……”往下的话语被她胸腔里的一堵气墙塞住了,她应该告诉他吗?

    告诉一个不信任她的人,然后被作为又一个借口?

    “算是我错了吧,夏至。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了。”潘锐说道,“你看,我知道你生气了,我今天下午是特意请了假提前过来陪你的。你想想看,我到了门口,却发现门打不开了。打电话你不接,我一直在这里等了你两个多钟头。”

    其实如果他开口问,问她今天到底怎么了,问她受到了什么委屈,她应该会愿意告诉他的。但他没有。

    他向她展示着为了两人的关系,他付出了多少,有多努力,好像她没有任何付出似的。

    夏至忽然疲惫不堪,她的脑袋她的肩膀她的躯干她的四肢一起朝下坠着,仿佛要砸破水泥地面往地心直掉下去。她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

    她虚弱地摆了摆手说:“潘锐,你知道我有多累吗?”

    他没听懂她的话,反而抱怨道:“不对吧,坐车过来的是我,在这里喂着蚊子等你的是我。”

    “是啊。”她扯了一下两边唇角,“所以你也很累,我们都没有必要那么累。”

    潘锐一怔,说:“不是,我已经说了,这件事算是我的错。我道歉,行了吗?你再生气就说不过去了。”

    “我们之间没有谁对谁错。算了吧。”夏至轻轻吐出那三个字,原来它们不像她想象中那么沉重。

    她越过他往巷子里走,他叫道:“什么意思?什么算了?”

    她背对着他,挺直了腰杆:“我想一个人呆着,可以吗?”

    身后没有了声音,她脚下的水泥地面一下子软得像棉花,她需要加倍的力气才能稳住自己的脚步。

    她打开铁门,合上,楼道上的声控灯把她孤孤单单的身影拉长了在阶梯上。他没有跟上来。

    她上了四楼,进了出租屋,背靠着门,让自己置身漆黑中,她不想开灯。他还是没有跟上来。

    这下,她再也抑制不了满腔的泪水,原本已经哭肿了的眼睛,又一次被这苦海浸润。

    起初,她只是默默地哭着,泪水流着流着,鼻水也开始充斥她的鼻腔,她耗尽力气也无法让空气冲破被堵塞的鼻子。

    她摸黑走到了床前坐下,抽下一块纸巾擤了擤鼻子,接着再一张,又一张……她把用完的纸巾扔在了地上,她数不清她用了多少块纸巾。

    她奇怪人身体里怎么会有流不尽的水?她怀疑自己要被抽干了。

    窗外有微光透进,而她心里却再无光芒。

    潘锐走了吗?她想是的。她赶走了他。

    她找出手机按亮,没有新增的来电和信息,他真的走了,一点挽回的意思都没有地走了。也许他早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呢……谁知道。

    他不是说了吗,每个星期奔波劳碌的是他,他也许比她还累。这样的结果对他好,对她也好。

    可是她为什么还要难过呢?她痛恨自己心底有一个角落还渴望着他……他为什么不回来?

    夏至倒在了床上,用枕头把自己的头捂住。鸵鸟都是这样子的,把自己藏起来,看不见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就没有谁能伤害她了。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哆哆、哆哆”,一连两下,每下两声,频率是轻快的,声音是沉重的。

    她从床上跳了起来,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敲门声再一次响起,她才确认了这是真的。

    她冲到门边,拉开了门,潘锐就站在门外。

    她想着的,爱着的那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