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61、送礼(求收求票!)
    夏至对潘锐的家庭状况是有心理准备的。

    潘锐早就跟她说过,他们家里有个香蕉园,两亩地,平时农闲了,潘爸爸会骑个摩托车到村头的榕树底下摆摊给人剃头。

    总的来说,如果是在五谷镇的话,算是个小康家庭吧。夏至不太在乎这个,她和潘锐在一起时就没指望他家财万贯。

    她更希望两人一穷二白白手起家,总觉得这样不依靠老一辈的未来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

    然而,当两人真正走到了见家长这一步,夏至不得不重新考虑家庭环境这一点了。

    她依旧是不在意的,但她想夏健锋和何艳肯定会介意。

    夏健锋在拍毕业照那天评论潘锐的话她还言犹在耳,至于何艳,那些挂在她嘴巴的“谁谁家的女儿”,总是工作轻松工资高,嫁个老公还有房有车有家底。

    拍毕业照的时候,她还在心里腹诽夏健锋的势利眼,可是那时她的想法多简单,她以为他们很快可以有大好前程,可以在楠洲安家立业,用他们的成就来啪啪抽夏健锋的嘴巴。

    现在呢?他们是落荒逃出楠洲的失败者,她放弃蒸蒸日上的工作,去了一个经济发展还比不上康洲的小城镇,准备嫁一个家境不如她的政府合同工,她该怎么向父母摊牌?

    关系再冷,他们到底是父母,她还是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同和祝福的。

    前一天晚上,潘锐在旅馆里说起下个星期,换他去康洲拜访夏健锋和何艳时,这一股脑的疑虑如泛滥的江水涌到了夏至心上。

    她没让他知道,她还没向父母说起她离开楠洲的事,更没向父母承认过他们的关系。她想还是等她在泰城站稳阵脚再去说这事吧,于是她便叫潘锐不要着急,等她落实好工作再说。

    潘锐也没坚持,他沉湎在她即将要到他家的兴奋中,滔滔不绝地向她说着家里的琐事。

    潘锐说起家里的四层小楼,往上两层都是这些年逐层加建的,但一直没有装修,直到去年他准备毕业时,家里才装修了三楼。

    现在潘锐回泰城工作在三楼住,潘奕也住三楼。不过因为潘奕考上了湖南一所重本,这会儿已经回学校去了。

    潘爸爸、潘妈妈和潘蕾住在二楼,二楼也是主要的起居室,煮饭吃食都在二楼。

    夏至转入二楼小小的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套酸枝木旧沙发,上面铺着已被压扁的坐垫,坐上去似乎没为坚硬的木头带来多少缓冲。

    茶几铺了张PVC印花胶垫,果篮和带来的礼物放在了茶几边角上。没放在中央,因为茶几上东西太多了。

    积着垢的烟灰缸、遥控器、牙签盒、药瓶、保温杯、饼干糖果什么的一大堆,乱七八糟全挤在茶几中央,显得肮脏不堪,夏至看傻了眼。

    何艳有轻微的洁癖,家里从来就是一尘不染的,相比下夏至觉得自己够随意了,被子她从来都不叠,老被何艳诟病。但出租房里她也一直收拾得整整齐齐,每件东西都有固定摆放的位置,她也习惯了把用完的东西归位。

    “来来,喝茶!”

    夏至连忙站起来接过潘妈妈递来的纸杯,多年的教养让她对眼前的邋遢没露出半分异样。

    今天家里只有潘爸爸和潘妈妈,潘蕾初三,周六要补课,得下午才放学回家。

    潘爸爸还是像之前见面那样,安安静静地在一边坐着,说个没完的是潘妈妈,她不断问着夏至家里都有谁,在做些什么工作。

    其实这些话潘锐昨天晚上就已经跟两老说过,但是她既然问了,夏至就只好忍着心里的不适一一作答。

    这也正常吧,毕竟夏至也想象不出第一次见未来儿媳的婆婆应该说些什么话,她觉得他们大概就是在没话找话。

    “那,你现在就是想在我们这找工作对不对?”潘妈妈两手交叠在椅子扶手上,向夏至倾过身体说,“我跟你说啊,我们刚好有个亲戚家里开灯厂的,他们那招会计,要不要我介绍你去试试?”

    “呃?”夏至愣了下,这是她完全没意料到的。

    还好潘锐及时给她解了围:“妈!夏至是学中文的。”

    “哦!就是……”潘妈妈把身体抬起一点,右手在空中捏着一支想象中的笔描了几下,“学写毛笔字的?”

    “呃……不是……”夏至尴尬地笑了,这阵仗让她想起了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她该怎么向潘妈妈解释她的专业?

    “妈!工作夏至自己会找了,你别瞎介绍。”潘锐又用方言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

    “哦,哦。就是学中文的,不会算账?”潘妈妈怀疑地用眼角侧了夏至一眼。

    “也不是不会……”夏至觉得自己不回应两句,可能真的会被潘妈妈当成弱智了,“就是会计大概需要很专业地做账,我没有学过这个。嗯……我比较擅长文科。”

    不懂中文,文科总懂吧?有两个儿子参加过高考,虽然都学的理科,但应该听说过文科。

    潘妈妈终于点了点头:“哦哦,这样哦,那好哦。你自己找找,我也去问问有没有招文科的工作,有合适你的就介绍给你。”

    潘妈妈这番言语表现,让夏至不太相信她能给自己找到合适的工作,不过她也不好推辞,便客套地道了谢。

    她留意到潘爸爸坐在单人椅上,除了她上到二楼时向她点了下头,就没有再吭过声。

    她站起来拿出礼品袋里的茶叶,走向了潘爸爸:“叔叔,潘锐说你喜欢喝茶,我不知道这个茶叶合不合适,你看看。”

    潘爸爸一副受惊的样子弹跳起来,看了她两眼就低下了头:“好,好,很合适。”

    他接下茶叶重新坐下,然后把茶叶罐子拿在手里不停地转来转去看着,夏至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了些什么名堂,只觉得他那长满老茧的手已经快要把罐子上的字磨掉了。

    他不再说什么,夏至那么站着也古怪,她就退回茶几边拿出了那两盒护肤品给潘妈妈:“阿姨,这是我以前公司生产的护肤品,效果挺好的,你和妹妹一人一套,你试试看。”

    “来就行了,你不用买这些的。”潘妈妈只翻看了一眼,就趣味索然地放到一边。

    夏至略略地奇了一下。潘妈妈看着也就四十来岁,年纪不算很大,这就对护肤品完全不感兴趣了?还是嫌弃她出手太低了?

    欧娅不算很大的品牌,但广告效应还是可以的,她带过来的也算是欧娅的高端产品了,员工价拿只需要一百多,专卖店里这一套要卖到三百块。

    行吧,她好像又栽了个跟头了。夏至纳闷地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