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68、就医
    听着医生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不像潘妈妈等人方言口音浓重,像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夏至不觉就放了心。

    忽然灵机一动,夏至想,眼前这个老中医,不就是潘妈妈信服的那种权威人士吗?何不来个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夏至于是问道:“医生,这中药止痛要多久见效啊?”

    医生瞥她一眼,笑道:“小姑娘,这药是调理性的,你每个月经前三天开始喝,每天一服,连喝五天。以后慢慢就不痛了。”

    夏至一脸失望地说:“所以今天止不了痛啊?”

    “回去抱个热水袋睡一觉就好啦!”医生哈哈笑道。

    “那我吃颗布洛芬没问题吧?”

    “想吃就吃吧!”医生说着,把写好的药方给了身后的徒弟。

    夏至要的就是这句话,她满足地笑着站起来谢过医生。潘妈妈却不乐意了,屁股还粘在板凳上,这次她是用普通话问的:“医生,这个止痛药不能吃吧?吃了对身体不好。”

    医生随意应道:“不吃也没问题的。”

    潘妈妈也满足了,她站起来跟去药房,边走边叮嘱夏至要听医生的话,回去就煎药吃。夏至唯唯诺诺地点着头,一心想着等下去买药的事。

    但是,出了诊所门口后,潘妈妈就碰了碰夏至的胳膊,郑重地说:“听到没有?医生说了,止痛药不能吃,对身体不好。”

    夏至情不自禁地一伸脖子眼一瞪,差点没当场晕死。医生有这么说吗?还是她理解能力有问题?她委屈兮兮地说:“医生说了我想吃就吃啊……”

    “不是,医生说了这个不吃没有问题,意思就是不能吃,你以后也不要再吃了。”潘妈妈一锤定音地说道,留下夏至在臆想的风中凌乱。

    看来她还是小看了大兵说理的能力,与秀才相比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次元的。

    万般无奈,她跟潘妈妈回了家,不能光明正大地买布洛芬,那就琢磨一下怎么偷买吧。她怎么真有种瘾君子在买白粉的错觉……

    她该怎么说呢?出去见朋友?收到了工作面试?没决定好用哪个借口,刚到家,她就被潘妈妈赶着上三楼睡觉:“你好好睡哦,医生说了要抱个热水袋睡一觉。药好了我叫你。”

    呃,抱热水袋睡觉这话,潘妈妈倒是听得毫不含糊。

    夏至算是明白了,潘妈妈的脑袋有自动过滤信息功能,她认为对的就听得进去,认为不对的就挡在耳朵外修正完毕再入耳。

    现在夏至连找借口出个门的希望都被掐灭了,她也累了,腹部翻来搅去的折腾不起了。

    她像只乌龟似的趴在床上,把潘妈妈送上来的热水袋压在肚皮下,哭哭唧唧地给潘锐打电话:“你下班给我带布洛芬回来,不许再忘记!”

    要不是怕会引起潘妈妈怀疑,她真想叫潘锐中午就回来一趟,他单位离家也就十五分钟车程,平时懒得跑来跑去,中午都在单位吃。

    潘锐很意外地说:“怎么了啊?我妈早上说要带你去看老中医的啊,你没去吗?”

    “我,去,了!”不提这茬还好,一提她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你还痛么?”潘锐关心是真关心,就是这关切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愚蠢的味道。

    “你以为老中医有金手指么?把个脉我就能好么?”

    “我妈说药到病除的啊!你吃药了没?”

    “还没!”她被腹部的蛮搅惹得暴躁不已,要是他在她跟前的话,她巴不得把他撕成碎片,“这药就算吃了也不能马上止痛啊!”

    “那你把我爸昨晚买的药先吃上啊!你都没吃。”

    “潘锐你有脑袋吗?药可以乱吃么?你别叨叨了,下班给我买药,你下班前我再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你。”

    “但我妈说了,止痛药对身体不好啊!”

    “我不管你妈说啥!我就要布洛芬!你今晚不给我买回来我明天就回楠洲!”夏至发狠了,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实在没辙了。

    事实证明某些时候,这就是最有效的方法,潘锐马上说道:“好好好,我买,姑奶奶用得着发那么大的脾气么?几岁了不怕人笑话?”

    “谁笑话我了?还有,你买回来别让你妈看到,偷偷拿上来给我。”她可不想药到嘴边了,还被潘妈妈没收掉,她相信她做得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

    潘锐总算做了件靠谱的事,傍晚回来时,把布洛芬揣在口袋里带上三楼给了夏至。

    夏至上午喝过中药,中午潘妈妈又给她熬了点肉粥,然后继续趴了一下午,这会儿已经好多了。身子舒服了,也没有早上那么暴躁了。

    平心而论,潘妈妈是真的很关心她,起码何艳就很少这样对她嘘寒问暖。就是这方式有点让她吃不消了。

    吃过止痛药,夏至忽然想起了昨天下午泡在桶里的脏裤子,因为晚上身子犯困,她都没留意到裤子已经不在桶里了,现在反应过来,她就问潘锐:“我昨天泡着的裤子是你洗了吗?”

    “没有啊,可能我妈洗了吧。”

    也是,在楠洲时就是夏至给潘锐洗的衣服,他懒得出水。

    不过,如果是潘妈妈洗的话……那可就忒尴尬了,连何艳都没给她洗过被经血弄脏的裤子啊……而且,她这一整天都在屋里,也没记得潘妈妈什么时候来过他们房间洗过衣服啊。

    夏至纳闷地上了天台,这几天,都是潘锐负责把他们的脏衣服带上天台的洗衣机里洗,内衣她会自己洗了再带上去晾。

    一上去,就看到了灯亮着,她那条裤子果然晾在了晾衣杆上。刚好潘妈妈也蹲在洗衣机前,正把洗衣机里洗净的衣服往一只大盆里扒拉。

    潘妈妈这样照顾着她,她不干点活自己也说不过去。她马上走过去帮忙晾盆里的衣服。

    “不用不用,我来就好,你去睡。”潘妈妈照例赶着她。

    夏至笑说:“阿姨我睡了一天了,我帮你晾,正好活动一下筋骨,你下去看电视吧。”

    “哦,这样啊,那行哦,那我下去了。”

    夏至目送潘妈妈消失在楼梯口,手上掂着刚刚从盆里随手抓起的轻盈的小衣物,心里怪了一下,家里谁穿这么小的衣服——结果她低头看到了一条肥大的女式内裤。

    内衣?放洗衣机里洗?

    夏至蹲下翻了翻盆里的衣服,嗯,一家人的衣服都在这,里里外外,整整齐齐。除了她的内衣是她自己手洗的,他们身上穿的,全混在一起扔进去了。

    夏至忽然脑里闪过一道惊雷,抬头看了下她昨天弄脏的内外两条裤子。

    她明白过来,潘妈妈昨晚也许真的没在他们房间里洗过衣服,她只是趁他们在等潘爸爸回家的那几分钟,把裤子从桶里捞了起来,这花不了多少时间。

    所以,这,也是丢洗衣机里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