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74、忐忑
    夏至在康洲车站附近找了家酒店让潘锐放下行李,潘锐不解地道:“这不是闲着没事干吗?你能住我家我不能住你家?”

    夏至横他一眼说:“我再提醒一次,不许说我住在你家。”

    “你爸有那么封建么?大清都灭亡多少年了?他不会给你点个守宫砂吧?你看我爸妈就开明得很,我妈还催我快点要个小孩呢!”

    “换了潘蕾在你爸妈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住到男朋友家里,你再来说这句话吧。”夏至对夏健锋的所有不满都只限于腹诽,自己的爸自己黑,换到别人嘴里黑那是断断不行。

    放好东西,夏至就领着潘锐回了家。开门的是夏健锋,何艳还在厨房里忙着。

    一点多了,平时这时间,家里早吃过饭了。也是夏至打电话说买不到车票,要晚一点到家。实际上他们在泰城坐的是最早一班车,到康洲最早也是这时间。

    “来了啊,屋里坐。”夏健锋开的门,他脸上没有明显的笑容,不过也没有板着脸,夏至稍稍松了口气。

    何艳从厨房里探出身子看了看两人,只说了一句:“坐一下,马上吃饭了。”

    潘家的饭桌上可以说是吵吵闹闹的,潘妈妈一个人就可以把口水洒遍每一道菜。

    而在夏至家里,当夏至小到还在饭桌上攀爬的时候,夏健锋就已经严厉地告诫她,吃饭得讲规矩,这是与潘家完全不一样的氛围。

    夏至是惯了的,不过她可以感到潘锐坐在她身边的局促。她给潘锐夹了块红烧肉,小声地提醒他多吃点菜。

    大概是这才想起了家里有客人,夏健锋总算说话了:“潘锐你也是从楠洲过来?”

    “嗯,是的。”潘锐像是忽然上好发条的玩偶,身子跳了一下,“我和夏至一起从楠洲过来。”

    “那东西,上面贴着‘泰城车站’。”夏健锋依旧看着潘锐,拿着筷子的手随意地往客厅茶几上一指,上面放着潘锐带来的冬虫夏草和花胶。

    这东西他们当时是放在长途客车行李仓里的,所以贴上了车站的行李标,一下没想起来要撕掉了。

    “哦……是,东西我在泰城买了带过楠洲的,我昨晚到了楠洲。”夏至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潘锐及时圆了谎。

    夏健锋点了一下头,又问:“夏至说你在镇政府里工作,昨天不上班?”

    “是镇上的城管局,昨天下午没什么事,就提早了两个钟头下班。”类似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所以潘锐编起来还是一套套的。

    夏健锋微微笑一下,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潘锐家里的情况他是早问过了,这下也没有重新再问。

    下午四人在屋里坐着,随便拉拉家常,夏健锋开着电视看新闻,不知怎的就和潘锐嗑起了伊朗的核危机。

    夏健锋一说起来就没玩没了,一副众人皆醉他独醒的剑指天涯状,潘锐大多是附和着点头。夏至感到了无生趣,没多久就拉着潘锐说出门去逛街。

    潘锐一进电梯就抹了抹额上的汗:“你爸气场太大了。”

    夏至翻了翻白眼:“你再捧他几句‘叔叔你见解真独到’他还可以真上天。你信不?”

    潘锐仰头一笑:“这也挺好的啊,你爸是真有想法。”

    “就是有皇帝的心没有皇帝的命。”夏至吐槽道。

    “还别说,你这愤青个性明显是遗传你爸的。”

    “我哪里愤青了?我温和得很。”

    “那是你以为……”潘锐嘻嘻笑着抓住了夏至要拍打他的那只手,“你觉得你爸妈对我印象怎样啊?还有我爸妈来提亲,他们会答应吗?”

    “不知道。”夏至不是故意膈应他,是真的心里没数,“先缓缓吧,过几个月再来。你看他们那脑袋,觉得能一下子接受那么多变化吗?”

    不过起码,对夏至要去泰城这件事,夏健锋和何艳都没有当着潘锐面表示反对。至于详细的看法,夏至要今晚再问问。

    逛到晚上,夏至送了潘锐回酒店后就要独自回家。潘锐耍起性子,硬是和她温存了一番才放她离开。

    到了家,夏健锋和何艳已经等着她了——明显是等着她,夏健锋习惯10点就睡,何艳看电视会看到11点,而现在是10点半,两人都在客厅里坐着。

    她不等夏健锋叫,就乖乖地坐到了两人对面,一副准备受审的姿态。

    “夏至,”夏健锋喝了口茶说,“你是想好了要去泰城吗?”

    “你们觉得呢?”夏至以征询意见的口气说,心里忐忑得很。

    夏健锋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你说得有道理,楠洲是大城市,我早就说过不好混。你说要留在那边试试,爸妈也尊重你。但是泰城,这个地方发展比康洲还差,你知道吧?”

    “嗯……上两个周末,我去泰城看过。”夏至不想让夏健锋觉得自己是头脑一热就说去一个从没了解过的城市生活,于是这么说。

    “嗯。你知道那就行了。如果像你说工资差不多,买房压力又没那么大的话,那你高兴就好。潘锐这人是你自己选的,你不后悔,我们做父母的没什么好说。”

    何艳显然不赞同夏健锋的“没什么好说”,她还是说道:“他父母你都见过了吧?好相处吗?”

    “挺好的,他们都挺喜欢我。”至少这一点,夏至没有说谎。

    然而夏至的话没有让何艳彻底放心,她拧着眉说:“夏至,你去了那边,你就是一个人了,有什么事情,没有人可以帮你了。你还是再想想。”

    “嗯……我知道。”夏至应道。

    可是她知道,夏健锋和何艳也知道,这番谈话下来,基本就是定了。

    就像她当初坚持留在楠洲,现在仓惶逃跑,被夏健锋说成“我早就说过”一样,他们对她的任何选择都不会明确地表示反对,只是会持有保留意见。

    夏至明白什么叫开弓没有回头箭,她的实际情况比夏健锋夫妇认为的还要迫切。在何艳的话中,她也感到了隐约的荒凉。

    是啊,她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只是,她什么时候不是一个人呢?

    潘锐会站在她身边。她想是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