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困夏之城 > 78、草本
    夏至在房里生闷气,没多久潘锐就回来了。

    他开门的声音和脚步都特别的轻,仿佛她是个瓷娃娃,稍重一点就会把她震碎一样。

    她坐在床上逼视着他,心里头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走到她面前,两手扶着她的膝盖蹲下来仰视着她,露齿一笑,不待他说话,她就抬手往他额头上拍打了一下。

    “呀……”他皱眉闭眼,夸大了痛苦,“要不,你再打两下?”

    “不行!”她冷冷道,“我东西呢?”

    “这个,”他的笑容可以用掐媚来形容了,“要不这样,我给你买一套新的,中不中?”

    “不中。”她只吐出两个字,却气势强大地把他压扁了。

    “嘶……”他倒抽了一口气,“新的也不要?”

    “你就告诉我,我化妆品哪儿去了?”夏至已经猜到了,但还是要他亲口说出来。

    “我妈……”潘锐歪着头,抓了抓后脑,“我妈说,你那个东西,呃,用着对身体不好……她……”

    “扔了?”夏至帮他把话说完了。

    “其实她也不是故意的。不就几瓶水嘛,不值多少钱,农村妇女不懂,没必要和她计较对不对?”

    夏至整张脸僵得像铁板:“特意从二楼爬到三楼,跑进我房间,拉开我抽屉,拿走我的东西扔了,这不是故意?我现在把你掐死,我可以说不是故意的吗?”

    “我替她给你道歉,行吗?我也知道这是过分了,可是你不是老说嘛,要设身处地地去考虑对方的立场,她完全是为你好啊。再说,我觉得她说得也有一定道理……”

    夏至气得猛推他一把,把他推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五官都气歪了,他居然还说出一堆歪理!

    她为那些化妆品和护肤品心疼是肯定的,爽肤水面霜乳液精华眼霜面膜,隔离粉底气垫腮红散粉眼影遮瑕眉笔眼线笔口红指甲油,这是多少东西啊!

    但更让她生气的,是潘妈妈完全没有问过她私自处置她的物品,难道一句“算了”,就可以平息她的怒气,她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潘锐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好了哦,打你也打了,我买的你不一定喜欢,我给你钱,重新买一套就是了。你等下不要跟我妈置气。”

    她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竖起了三只指头。他不是说不值多少钱么?那她就让他看看这堆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当然,她不会告诉他里面很多是她在欧娅以员工价拿的套装,她按市场单件零售价来算给他看。

    他一看就笑了:“不就三百块嘛!我以为多大的事,看把你气得。”

    “三千。”夏至把手指收了回来。

    这会儿轮到潘锐瞪大眼了:“那几瓶水要三千?”

    夏至很满意看到他的惊讶,她扬着嘴角说:“首先纠正,不是几瓶水,是全套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其次,你要觉得我讹你的话,你自己上网查一下香奈儿5号的价格。”

    潘锐吸着气,在夏至身边坐下,眨了下眼说:“你看,要不分期付款可以吗?”

    夏至双手抱胸,保持微笑看着他一言不发。

    “阿,阿至啊……”刚刚潘锐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潘妈妈蹑手蹑脚地到了门外,正探头往里看。

    “阿姨。”夏至叫了一声,脸上笑容不减,但却看得潘锐心惊肉跳。

    “那个啊……”潘妈妈走了进房间,走到她面前,手里拿着那瓶六仙花露水,“我跟你说啊,你不要生气啊,你那个化妆品呢,我都去问过人了,都是化学物品啊!天天涂脸上,会致癌的!”

    “嗯。”夏至像挂着张橡皮面具似的应了一声。

    潘妈妈像是受到了鼓励,又接着说:“还有啊,那些有颜色的,胭脂啊指甲油啊,涂身上涂多了,很容易不孕不育。你看你,那个痛经,说不定就是涂这个涂回来的。那些毒素进了子宫,就排不出来,排不出来,就会痛经。”

    潘妈妈停顿下来,微张着嘴看夏至。

    “嗯。”夏至只好又应一声,她实在是无话可说。

    “也不是说你不能用,喏,像这个,”潘妈妈把六仙花露水送到夏至面前,“这个就很好,上面写着,草本精华,不是化学品,没有毒。而且这个很香,比你那个香水好闻,你闻闻看?”

    潘妈妈打开盖子,往自己手背上喷了一点,然后手背直怼到了夏至鼻子下,夏至被那浓烈的香气逼得头往后一仰。

    “很香是不是?你那个香水,我闻了一下,不好闻,没味道的。要这种草本精华的才能驱蚊子。你用这个,比那个好。化妆品那些,你真要用,你让阿锐带你去市场口那间珍珍化妆品店买,我去看过,很多草本的,就是我不懂,要不我今天早上去买菜就顺路给你买回来了。”

    潘妈妈发表完一大通真知灼见后,慈祥地笑了,夏至也露出一个乐开花的表情,两人笑脸对笑脸,像俩傻子似的,好不尴尬。

    能怎么办呢?难道夏至要给她科普一下,她手上这瓶也是化学物品,化学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她懒得去作这个死,主要是她怕自己会被潘妈妈的歪理说服。

    潘锐用手挡住脸清了清嗓子:“要不,妈,那个,饭做好了吗?”

    “哦,马上就好了,我去炒个菜。”潘妈妈手指了下门口,笑脸还是对着夏至。

    “那你还不去?”潘锐说。

    “哦,好好,我去,你们下来吃饭啊。”

    “好的。”夏至说道,潘妈妈这才下了二楼。

    潘妈妈一出房门,夏至就敛起了笑容:“把门关上。”

    潘锐眨巴着眼:“你真要掐死我吗……”

    夏至目光锐利得像是能把他身上扎满血洞,他打了个寒颤说:“行,我去关。”

    门一合上,夏至马上说:“潘锐同志,我很严肃地告诉你,我必须搬出去住。”

    昨天和潘锐讨论过房子的问题不了了之后,夏至有一瞬间就产生了这个念头,然而潘家对她的热情、潘锐的温情,让她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个口。

    这一次,潘妈妈的做法真的让她感到了冒犯,她一下就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了。

    潘锐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至于吗?三千块的化妆品,我给你买就是了啊……”

    “坐下。”夏至淡淡说道。

    潘锐在她旁边坐下,她扯了扯他的手臂:“坐我对面,咱心平气和,认认真真地谈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