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二章 一帘春梦楼
    两只漆黑的蝙蝠拍翅落在黑影的肩上。

    三次探进流玉枫身体的厉爪,一点一点的把沾在上面的鲜血吸收干净。

    冒出阵阵青气。

    随着剑影退出上百丈远的剑之初,以一处轻伤、一处重伤,外加一口鲜血的代价化解了自己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招式。

    剑之初不肯罢休。把牙一咬,连出九剑,直扑向黑影。

    黑影的帽子微微一侧,冷笑道:“汝不在吾的计划之内,吾不屑杀汝!”

    剑之初剑影至时,黑影已闪身离去。

    纳剑入鞘的绿衣少年,向握剑的手有些颤抖的剑之初走了两步,叹道:“都说他只有三年之劫,熬过去也就没事了,却不料还有这一遭。”

    剑之初合了一下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噌”的一声收剑回鞘:“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不可能说停就停。”

    回身看向城里,只见跌坐在地上的苏如是依然没有起来。

    剑之初跳下城墙,向苏如是走去。他本走的很快,可一见得苏如是的样子,步伐不禁变得沉重起来,也慢了下来。

    像苏如是这种自称老子的人,敢骂天是孙子、龟儿子的人,无数次从鬼门关里滚出来的人,何时跌倒了不肯爬起来过?

    像苏如是这种动不动就哈哈大笑的人,能自言自语从早上说到晚上、中间不带停顿的人,何时泪水、冷汗、鼻涕,一起流出来过?

    剑之初没有想到,苏如是竟会因为一个相识不久的人变成这个样子。

    苏如是不是不想站起来。他是站不起来。

    他朦朦胧胧的看着剑之初走上来,嘶声问:“他…他…他是不是…死了…”

    剑之初在苏如是面前停下,微垂着头,没有回答。

    “是…是…老子害死他的…对不对?”

    剑之初抬头道:“你冷静一点,现在没有人能够确定他到底是生是死。”

    苏如是一抹眼睛,用手支撑着身子,奋力从地上站起来:“去找他,老子要去找他!”

    剑之初看着苏如是摇摇晃晃的走出去,不仅随时都有跌倒的危险,甚至连往哪个方向走都分不清。

    剑之初本想告诉苏如是:“那可是一帘春梦楼,是一个连刚才那魔头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方!”

    但剑之初没有说出来。

    他可以确定,苏如是也许是个奇葩,但苏如是绝不是一个傻子。刚才这番变故,苏如是不可能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如何呢?有些路,明知道有去无回也要走;有些地方,明知道是龙潭虎穴也要去。

    还立在城墙上的绿衣少年,向郎中问道:“不知先生能否为这位金陵少主献上一卦?”

    郎中沉声道:“已经卜过了,只是…”

    “如何?”

    “生死难断。”

    与一笔春秋阁、一方神农谷、一日百里殿,并称为天下四大奇地的“一帘春梦楼”,位于洛阳城西北六十里外的條天山上。

    在大部分人的想象中,一帘春梦楼是一个类似于酒池肉林、快活林之类的香艳之地。尤其是江湖上有传闻说一帘春梦楼的楼主,是一个人尽可夫的美妇人之后,这个说法更加让人无比坚信。

    然而一帘春梦楼的“奇”,并不在于此,而在于一帘春梦楼如海市蜃楼般的忽隐忽现。

    站在远处看條天山,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屹立在临近山顶处的一帘春梦楼;但当上山寻去时,却只是一片空山,完全不见一帘春梦楼的影子。

    更加让人觉得荒唐的是,尚有人说曾在自家门口看见过一帘春梦楼的主楼。楼里挂着一袭纱帐,帐中隐见一妇人侧身摇扇横卧。销魂至极。

    也不知道是这么说的人胡扯吹嘘,还是真有此事。

    今天晚上的條天山上星光璀璨,皓月当空,如一只又圆又亮的巨大银盘。与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洛阳城相比,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和往常一样,邻近山顶笼着一片祥云的一帘春梦楼清晰可见。

    在楼后的峰顶之上,立有一座典致大气的六角雅亭。亭中的石桌上,摆着一把携刻“桐梓合精”四字的古琴。

    琴名“绿绮”。

    相传,西汉时期的司马相如就是以音色绝妙的“绿绮”,在卓王孙府上操出一曲《凤求凰》,才得以引出写下“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卓文君夜奔之千古佳话。

    在雅亭的正前方,有一个供人打坐的吐纳台。台旁两丈外的山崖边,立着一名天姿国色的雍容妇人。

    妇人约有三十余岁的年纪,头戴凤冠,浓妆艳抹,一点朱砂现于眉心;着一身华丽霓裳,婀娜多姿的曼妙身躯,在华裳下若隐若现。

    涂着千层红的修长指间,持着一把流光羽扇。羽扇轻摇,无声拂过露出一条深沟的饱满胸脯。

    若是款移莲步的话,大半条雪白的右腿亦是淌露在外。

    浓浓的红尘烟火气息,从全身上下无处不是风情万种的雍容妇人身上,盎然散出。只是,在看似浓郁的烟火气息之下,却暗藏着一股绝世而独立的天人神韵。

    雍容妇人以一双动人心魄的美眸,悠然看向远方夜色中略显发蓝的山峦。以及山峦上繁星如萤的浩瀚天河。

    天河中,有一条六爪黑龙破云飞下。

    蛇蝎少女立在龙背上遥遥喊道:“娘亲,我回来了。”

    妇人轻摇着羽扇,嫣然一笑,以作回答。

    六爪神龙压低龙身,让蛇蝎少女跳下背来,在妇人身周缓缓绕了两圈。似是一只完成主人交给的任务,想要索取报酬的宠物。

    等妇人伸出左手,在龙头上轻轻的抚了抚,笑着道了一句:“乖啦。”这才化身钻进了蛇蝎少女的袖中。

    蛇蝎少女像提着一个死人般的提着流玉枫,一脸嫌疑的撇了就流玉枫一眼:“娘亲,我们要怎么折磨这家伙?”

    妇人摇着羽扇,继续看向远处,笑道:“先放到吐纳台上。”

    蛇蝎少女随手把流玉枫往吐纳台上一丢,却不料流玉枫在台上晃了晃,直径摔了下去。

    蛇蝎少女一跺脚,嘟着嘴儿不耐烦的骂道:“你可真是个傻子,连坐都坐不稳!”走上去,给了流玉枫两脚,伸出腿正要踢第三脚却又停了下来。

    “娘亲,你快来看呀…”蛇蝎少女看着流玉枫几乎已是不堪入目的上半身,慌向妇人叫道。

    “娘亲看到了。”妇人没有回头,依然悠悠的看向远方。

    把一条六爪黑龙当成宠物的蛇蝎少女,见的流玉枫的样子不由渐渐变了脸色。咬着牙把流玉枫扶到吐纳台上的坐好,一点一点走到流玉枫身前。

    却见有三朵炫目的花,在流玉枫身上呈一个不工整的7字绽放开来。

    人世间的花,本都是迎着阳光向外绽放,而那黑影种在流玉枫身上的这三朵花,是向身体里绽放的。

    以皮肤为跟,以血肉为养,以筋骨为茎,直达流玉枫的五脏六腑。

    从外面看去,犹如三个外小内大的窟窿。

    窟窿里没有血液流出,只有两股截然不同的炁焰在里面交织闪现。

    闪现间,蛇蝎少女能看见紫炁流转下的血肉,以人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肉芽;一遇黑炁,又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被其吞噬殆尽。

    犹如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被撒上了化尸粉。尚发出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

    蛇蝎少女又是心悸,又是惊讶。

    这傻子被种下三朵魔花,竟然还没死透…

    任何人的身上只要被种下一朵这样的魔花,都将必死无疑,然而流玉枫的身上却有三朵。

    蛇蝎少女不敢想象这要是一具什么样的身躯,才能拥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