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四章 恒古之缘,千年之约
    白衣女子一转身,白纱随着气劲飘出。斜持银枪附于身后,背对着紫气,冷声道出一字:“说——”

    “这是最后一次。在有来生,你不许在来烦吾。”

    紫气深处的声音,想快些结束这一场似曾相识的恐吓,不等白衣女子回答,紫气已如浮在空中雪花点点融化消失。

    一幅幅拥有上千年记忆的画面,逐一浮现在白衣女子四周。

    对于白衣女子来讲,这些画面每一幅都是一个依稀别梦似曾见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段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

    上千年的记忆依次涌出,犹如无数幅数也数不尽的真人画卷,重重叠叠。

    那画影或由远而近、或由近而远,或清晰、或模糊,或隐于无形、或久久未散。

    炫目、瑰丽,又以奇快的速度变幻无常。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仙、是魔,还是人,很多很多记忆都是不堪回首的。

    只因很多很多的记忆,都像是一个个没有做完的梦。

    而没有做完的梦,会痛,会黯然神伤。

    白衣女子来此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些最痛、最为神伤的梦重新在回味一遍。

    她要在梦里,找一个人。

    一个让她爱了上千年、爱到骨子里的人,也是一个让她恨了上千年、恨到骨子里的人。

    那一个人,这一世身在何处?化作了什么模样?做了谁家的儿郎?

    她要将那个人找出来。

    她想看看,这一世他又会如何待她!这一场上千年的旷世奇情,最后将以何种结局来了断!

    她闭上比冰霜还要冷的眸子,让梦境跟着自己脑海中的意识流转。

    最先出现的,是她在洛水修行的那段时光。也是这一场千年奇缘的开始。

    身为上古大神后裔的她,因天地灵气齐聚而得以在洛水中死而复生。那时候,她尚未修行圆满恢复真身,还只是一个喜欢穿白衣的可人姑娘模样。

    而那一世,他亦正经百世经纶,尚未入道。仅仅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他每天都会来洛水河畔读书。她在洛水河中看着他摇头晃脑的呆纳样子,听他吟着一些怎么听都听不懂的句子。

    她不露痕迹的作弄他。暗自偷笑。

    他每被作弄一次,第二天就会换一个地方。他每换一个地方,她都会跟去。

    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乐此不疲。

    久而久之,她不禁思道:“他是不是一个傻子?只知道沿着我这儿换地方,他难道不知道,不来洛水就不会被我作弄了吗?”

    她作弄的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子夜时分潜入他的房里,化成女鬼站在他身边。为寒窗苦读的他掌了半个多时辰的灯。

    他被吓得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她记起与他的第二世。

    他从文弱的书生变成了一个光头和尚。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变化,她并不觉得奇怪,只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一样,笑着对自己说:“书生倒是与和尚差不多,从早到晚都在咪咪哄哄的嘀咕个不停。”

    直到她修行即将圆满之时,他从一个弥头小和尚变成了一位四处讲习佛法的高僧。

    心性逐渐成熟的她,突然明白前一世还是一个书生的他,为何被她长年如一日的作弄,只沿着洛水换地方,却还是每天都会来洛水了…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现出真身,拍着胸脯笑着对他道:“嘿,笨蛋,别当和尚了,快些还俗,我嫁给你!”

    他真就像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的笨蛋,一动不动的看了她好半天。

    终于闭上眼睛,双掌合十,念出一句:“阿弥陀佛——”

    她上去就拍了一下他的光头,娇声骂道:“阿弥陀你个大头鬼。”

    将纱袖一甩,傲然道:“佛有什么好陀的,你应该陀我。阿—弥—陀—我!”

    他微倾着身子,答道:“施主,路漫漫其修远兮,不可心生杂念。”

    她看着他离去,也不拦他,只是得意的喃喃道:“我的修行之路,即将圆满。等我恢复仙身后,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第三世,他成了一位驰聘沙场的将军。隶属奉始皇帝之命,负责北修长城的蒙恬帐下。

    已恢复仙身的她,得意洋洋的在长城上寻到他,坐在关上笑问他:“我的修行之路已经圆满,现在可以嫁给你了吧?”

    他一身黑甲,护卫随身,战刀在手剑在腰。凝目看向东方:“天下未平,怎可为家!”

    她立起身。将右手一伸,现出她的上古银枪,在手中一舞,气吞八方,如梨花带雪。

    同他一起看向东方:“那我,就替你平了这天下!”

    他看向她,沉声道:“这不是你应该走的路。”

    “那我应该走的路是——”

    “修行。”

    她第一次为他生了气。

    天性高傲的她,不知怎么回答他的话,也不好打他骂他。只好甩袖离去。

    直到他为修长城而死,尸骨和其他士兵一样,被当做护城之灵埋在了长城之下。

    她从天而降,一枪毁掉长城八百里。从尸山中找出他的残骨,复原后将其安葬。

    第四世,他化为道祖张道陵之孙,初入道门,广布道意。深的一方民心,成了诸侯。

    那一世正值乱世,群雄逐鹿,天下呈三分之势。天下人都认为他会入蜀;却不料,最终他投了魏,官拜镇南将军。

    后世道家子弟称其为——张镇南。

    入城的那一天,她自洛水化身而起,以神女姿态立在他经过的山崖上,问道:“宁成曹操膝下奴,不作刘备坐上宾,为何?”

    他打马而行,看了她一眼。

    仅只看了她一眼!

    她遥指他,声若惊雷,喝问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我?”

    他马不停蹄,人不回头。答了一句:“不是。”

    她以枪振地,地裂山崩,疯魔般仰天长啸,咬牙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来魏,那我便去蜀!”

    她太气太气,去的太急太急,没有看到他失魂落魄摔下马来,连护卫扶都扶不起的样子…

    等到他寿终正寝,她方含恨而归。她想看他一眼,就像他入城坐在马上看她的那一眼一样。

    她一枪杀了两只看门的小鬼,跟着他的魂魄去了鬼门关。

    跟着他走过那条宽约半丈,长约十六七丈,看似是由凹凸不平的黑石铺成的黄泉路。

    直到他走上那座下面流着滚滚血水,浮满噬魂毒蛇的奈何桥。

    她木然看着他从孟婆手中,接过一个碗。喝下了一碗汤。

    他没有走,而是伸手道:“再来一碗!”

    白发苍苍的孟婆,看着他像喝酒一样喝下九碗汤:“再喝一碗,你将灰飞烟灭。”

    碗从他手中滑落,啪的一声掉在桥上。碎了。

    他仓皇的退了两步:“可是…我依然忘不了她。”

    孟婆和蔼的笑道:“你乃百世经纶之命。注定忘不了之人,自然忘不了。”

    她立在阴风中,第一次悄然落下泪下:“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你要骗你自己…”

    “因为——”他缓缓转身:“万古大道。”

    她泣道:“道之道,非道之道,皆有上苍定论。你的万古大道,难道比你忘不了之人,更为重要吗?还是说你的心,不会痛?”

    他不答,只是看向一边:“忘了我吧!”

    她看着他侧身而立的样子,紧紧握住手中的银枪,一阵阵炫目的光华四散而出。竟将幽暗的地府照的通亮,万鬼齐哭,凄嚎声惊天而起。

    他一动不动道:“不可胡来。”

    她微微闭上眸子,一点一点的松开手。绝世高傲的面容,缓缓垂下,犹如一个无能为力、只能忍气吞声的柔弱女子。

    “好…我不胡来。”

    “好好修行,不要毁了初心。”他转过头,看向她。

    “我会好好修行,但是——”她抬起头,止了泪,一字一句道:“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可以继续骗我,也可以继续骗你自己;但你若为我掉一滴眼泪,你就要娶我!千年之约,十世为限!”

    他沉吟了一会,道:“如若没有呢?”

    她一转身,与他一同侧身而立:“那我就自行湮灭,消失于天地之间,永不在纠缠你!”

    “我要你悟法入道,为苍生立命。”

    “像你一样,做一个连不能忘之人,都想要忘记的人?”

    “是——”他亦闭上了眼。

    她流着泪,凄然笑道:“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