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七章 绝世好书
    剑之初看着坐在亭中床上的小色女,一闭眼睛动了动嘴唇,似是在默念什么暗语。

    剑之初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定这比苏如是还要奇葩的小色女,是不是在故意吓唬人。不禁为苏如是担心起来,提醒道:“他这个人除了会说话,基本上什么都不会的,到时你的龙儿没吃了他却把他活活吓死,那可就不好了。”

    小色女没有在念暗语,睁开眸子忍俊不禁的笑了笑。暗自悄悄一思,心想着作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二百五,就算作弄死了也没什么成就感可言,倒不如作弄作弄眼前这个配着剑自以为是的家伙,这家伙看上去挺不简单。

    娘亲只说了不能把人弄死,可没说不能把人弄的半死不活。只要还剩下一口气,那可就不算弄死咯…

    心念一定,小色女学着娘亲的样子,用手臂撑着脑袋,以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姿势侧身躺了下去,悠悠的摇着扇子道:“看你们的样子,是想上山去找奶奶那丧心病狂的娘亲要人了?”

    剑之初道:“是。”

    小色女笑道:“你找的到吗?想必你也是有听说过的,前些年有成千上万的人上过條天山,最后无一不是扫兴而回。”

    剑之初道:“有听说过。”

    小色女叹了口气,笑道:“你们的运气可真好,竟然能在这儿碰到奶奶…”

    剑之初听得出小色女话里有话,问道:“姑娘的意思是——”

    小色女再叹一口气,道:“虽说这件事是奶奶的娘亲逼着这么干的,但人毕竟是奶奶抓到一帘春梦楼来的,奶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况且,那傻子大侠还救过奶奶的命。”

    剑之初心头微微一惊:“听姑娘话中的意思,姑娘是想带我们上山?”

    小色女道:“不错,奶奶也不想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死在娘亲的床上。”

    剑之初听到这句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件事没有小色女说的这么简单。只是要想上條天山找到一帘春梦楼,除了得到小色女的帮助,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要知道以前可是有无数人上过山的,其中不乏有名动天下的一代宗师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这样的人都失望而归,他剑之初除了会几手剑法,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这小色女说话的口气,行事的风格,一举一动,无一不透出一股邪气。剑之初实在看不出小色女会是一个肯帮忙的人,搞不好小色女又是在打其他害人的主意。

    小色女似是也知道自己完全不像一个好人,十分理解剑之初心中的顾虑。不过小色女一点也不担心剑之初不上套,既然刚才可以磨掉剑之初和苏如是来这里的怒气,现在照样也可以打消剑之初的防备之心。

    小色女自信有这个本事,作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笑道:“不过呢,奶奶虽然不想看到那傻子大侠死在娘亲的床上,但奶奶还是另有一个条件。”

    满心顾虑的剑之初问道:“什么条件?”

    “一个很简单很简单很简单的条件。”小色女将扇子向桌上的书一指,笑道:“你只要把这些书都买了,然后坐在这里一字不漏的看上一个时辰,奶奶就带你们上山。”

    听上去,这确实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很简单的条件。简直简单的不得了。

    剑之初听得这么一个不着边际的条件,心中的顾虑微微弱了两分,看向亭前桌上的书:“这是些什么书?”

    小色女以扇掩唇,媚笑道:“这可是由我们一帘春梦楼出版的绝世好书,比什么四书五经、诗词歌赋要好看的太多太多了。一般人想看都看不到。”

    剑之初跳下马,缓缓走上去。

    只见桌上的左前方那本蓝皮书封上,写着一个见所未见的书名。《神虚子芳华公主外传》。

    后面的书名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

    小色女随着剑之初移动的目光,非常热心的一一介绍道:“这本《剑谪仙秘史》是奶奶的娘亲好多年前写的,写的是剑谪仙成仙之后,在天上遇到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本《道士也风流》也是奶奶的娘亲在好多年前写的,讲的是龙虎山上那些道士们的日常。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纪实,没有半点虚构的成分。”

    “《一个少妇和一百个男人》和《春楼夜话》,还有这本《躏汉记》,就是奶奶娘亲的自传了。这三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包罗万象,你应该也知道,奶奶的娘亲那可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干的出来。”

    “这本《條天风月》是奶奶的娘亲前几天才完成的,笔迹都还没干呢。奶奶还没来得及看,不知道里面写的啥,不过料想比前面那三本书更加丧尽天良,因为呀,娘亲最近的口味,连奶奶都有些受不了了。”

    “哈,这本《奶奶在床上的日子》可就厉害了。这是奶奶自己写的第一本书,虽然写的没娘亲那么让人身临其境,热血沸腾,用词没有娘亲那么一字千金的讲究,过程也没娘亲描写的那么细致,但情节还是非常精彩的,很值得一看。”

    …

    向来面无表情的剑之初看到这些书名,心头禁不住有了一丝波动。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也不知是惊讶,还是惊恐,或是无语。

    小色女很大方的一招手,道:“这些书虽然都是绝版,只此一套,非常的珍贵,但奶奶卖的价钱绝对是天地可鉴的良心价。谁让你们和奶奶这么有缘呢?现在只要一两银子,只要一两银子的笔墨钱,你就可以把这些书全部都带回家。”

    小色女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买了这些书,只要你随便挑一本在这里看上一个时辰,奶奶就亲自带你们上山。绝不食言。”

    剑之初一看到这些不太文雅的书名,心里大概已能猜到这些所谓的“绝世好书”,是些什么样的书了。可剑之初有些不敢相信。

    试问这世间,有谁敢拿神虚子夫妇、传说中的剑谪仙,这样如雷贯耳的传奇开玩笑?就算一帘春梦楼的楼主在怎么神通广大,也始终只是一介俗女,与神虚子夫妇和剑谪仙比起来,那是有相当的差距,又哪里来的这样大胆子?

    就算是把那条六爪黑龙的龙胆挖出来吃了,只怕也是不够的。

    可在一看像是一个无恶不作、无非不为的熊孩子王,几乎只差没在脸上写上“天大地大,奶奶最大”的小色女,剑之初又不敢这么想了。根据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句话来理解,小的都是这个样子,大的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剑之初不敢想象。

    小色女默默的看着一下拿不定主意的剑之初,像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做出一个不高兴的样子:“你是不相信奶奶会带你们上山?还是不相信奶奶能带你们上山?”

    剑之初想不明白没人琢磨得透的小色女为什么要卖这些书给他,也想不明白小色女为什么要他看这些书。

    至于小色女这么做的目的,剑之初就更加想不明白了。

    可不管小色女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剑之初对小色女的防备心又弱了几分。对于小色女这种人来说,有条件、有目的的帮忙,总比莫名其妙的帮忙,要可靠的多。

    剑之初没有回答小色女。沉思一会后,在上前一步,犹犹豫豫,战战兢兢的伸出手,缓缓拿过了摆在第一本的《神虚子芳华公主外传》。

    不知为何,剑之初的手一碰到这本书,一颗心就禁不住一阵狂跳。

    好像是这本书带着什么骇人的魔力。

    小色女掩着唇,看着剑之初的动作,娇笑道:“你的眼光可真是太绝了。这本书,是奶奶娘亲写的第一本书,也是文笔最好,写的最精彩的一本书,快打开它,一观奶奶娘亲这本惊世骇俗、惊才绝艳、惊天动地、惊心动魄的旷世巨著吧。”

    小色女所言半点不虚。

    这确实是一本惊世骇俗、惊才绝艳、惊天动地、惊心动魄的旷世巨著。

    剑之初只打开书看了一眼,就只觉一阵头昏脑胀。脚下往后退出了好几步。

    两只执书的手,不住的开始颤抖。手中的书随时都有掉在地上的危险。

    只见书上目录过后的第一页写着:许多年以后,吾依然记得那个春雨连绵的晚上,窗外吹进来的微风带着一丝清寒;神虚哥哥玉树临风的立在灯下,像剥开两粒荔枝一样的,剥开了吾和芳华姐姐的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