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十一章 颜如玉
    这两年与契丹的战事与摩擦,虽越来越少,但身为三关统帅身经百战的王白马深深明白,自古以来,天下大势都有一个恒古不变的规律。那就是在浪花淘尽英雄的历史舞台上,总会有人不断粉墨登场,或是开创一番霸业,名垂千古;或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身败名裂。

    有关天下格局的风云大事,在举事之前,表面上都呈现出风平浪静之姿。在所有的风平浪静之下,必然暗流急涌。

    那些未曾露出表面的暗流,无时无刻不在等。等一个成熟的时机,等一个志在必得的绝佳机会。

    王白马文冠武冕,但终究不是先知寓言。知道这样的道理,却不知道潜藏在当今天下的这股暗流,指的是哪一方人物。

    王白马早就有让白马醉入江湖一走的想法,不过一直没有拿定主意。并州可是大宋的门户,若是让白马醉离开并州,出走江湖,只怕会遭人话柄。

    直到去年十一月中旬,并州下了一场大雪。雪停后的两日,有一位道人进入了并州地界。

    王白马收到关卡传来的消息,得知这道人的身份,大喜过望。令各关将士派人引路,亲自领三千白马附带许多百姓,出并州城三十里夹道相迎。

    在并州的历史上,这么隆重的礼遇,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不知来人身份的将士们,皆为自家名动天下的将军屈尊而愤愤不平。

    就算将军在怎么礼贤下士,求贤若渴;哪怕是当今天子驾临并州城,也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吧?况且来的不过是一个年纪轻轻,看似和弱不禁风的迂腐书生有一比的道人?

    知道来人身份的将士可不这么想。这道人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一位实打实的绝世高人。

    听说这位年纪轻轻的高人,五岁时尚不能言。双亲本以为生了一个哑巴,却不料一张嘴竟赋诗一首,口吐真章。次日清晨,宴坐浴池的碧莲花上,道气随身,天地浩然。犹如真仙。

    江湖道庭之首的龙虎山,举山上下奉其为“神童天师”。其他各派修道之士,皆认为是道祖张陵转世。

    九岁时,得天子赐号。号为“平靖先生”,又称“旭然子”。

    十三岁时,收名列八大地仙之一的徐神翁传谕,奉天子之命,进京收妖。

    十五岁时,龙虎山之巅有千年剑魔欲破封而出,一掌便将其伏之。

    如今,不到而立之年,亲传弟子已有三十余人。各个都是修为深不可测,道法足可称“子”的一代高人。

    王白马亲自将道人接入并州城。请道人卜气运,勘天机,指点迷津。引帐下大将与道人一起于城墙上且停且行绕城一圈。足足二十八里。

    留道人于将军府三日,让大小将领三人一群,五人一组,一一拜见道人。就连驻守在兵家必争之地雁门关的白马去,以及宁武关、偏头关的将领都被以将令连夜换回。

    再与道人于书房畅谈一日。王白马方携帐下诸将与白马去、白马醉出城十里,送道人离去。

    道人行出十数丈,缓步停下。转身目视当先而立的王白马,将右手向南一指。

    朗声笑道:“此去有江山,江山连城瑾。城瑾立江河,江河入海滨。海滨揽江湖,汝道可不孤。”

    王白马悟不出道人留下的这三句话中藏着什么样的玄机。但对“海滨揽江湖,汝道可不孤”这一句,却有所领悟。

    王白马肩上扛起的,是天下兴亡的大任。脚下走的,那是守土护国的大道。

    有这样的肩膀、有这样的脚的人,太少太少。非顶天立地,胸怀天下的真英雄、真豪杰不可。

    在那片与庙堂相对的江湖之上,时常有可歌可泣的悲壮事迹传出。

    例如:四百九十七名志士甘愿死在奸臣刀刃下,只为保住金陵城的最后一丝血脉。

    例如:看似不共戴天,实则互为知音;本可存活两人,却甘愿一同赴死的荆湘三杰。

    例如:云梦山上那位为卜江南运数,不惜泄露天机,甘愿遭天谴而死的天下第一智者。

    在那片江湖之上,好像从来不缺这样的人物。

    若是有这些人物相助,何愁寡众道孤?若是有这些人物相助,何愁天下不兴,山河不固?

    所以,王白马请旨进京,面见天子。允小女白马醉入江湖一走。

    白马醉的第一站即是洛阳。

    洛阳,是为西京。又称“神都”。

    自古以来,洛阳城出了太多太多有关帝王将相的传说。如今的洛阳城虽不在是当朝京师,但十三朝古都留下来的底蕴,却不亚于当今天下任何一座名城。

    白马醉来洛阳,不是冲洛阳的名气而来。而是因为十年一度的禹门之会。

    禹门位于黄河峡谷之上。

    每逢春分时节,会有数以万计的鲤鱼逆流而上。不凡的跃过禹门之鲤,可化身为龙,登天而去;跃不过的凡鲤,落下时额头会出现黑印,坠入涛涛深渊。

    李太白有诗云:

    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

    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

    咏的便是鲤鱼跃禹门的盛况。

    在这些跃禹门的鲤鱼中,又分为红鲤与金鲤。以及黑鲤。

    红鲤是认为禹门是天之尽头的大海之鲤。金鲤是生在黄河之上,被河沙磨光鳞片的河鲤。

    而最为特别的黑鲤,乃身负气运的天生奇物。有人推测这种鲤生自灵气聚集的名山秀水间,也有人推测是天生地养的神鲤。

    红鲤、金鲤一年一跃,已不足为奇。但黑鲤负有气运的十年一跃,却让天下瞩目。

    如今正是十年之期,在有半月天下黑白两道上的各路人士,甚至是连书生、画师、名门公子、世家小姐,都将齐聚禹门。

    有的是为了一观十年一度的盛况而来。有的是为了斩龙而来。

    有许多人士,会提前在禹门附近落脚等候盛况临近。这些人至少有一大半会选择洛阳。

    在这段时间里,本就繁荣无比的洛阳,无处不是人山人海。别说妓院、酒馆、赌坊、客栈,就连茅房都是满的。

    记得白马醉南下的时候,王白马本打算给女儿安排几名保镖。毕竟江湖之上,有英雄豪杰,能人异士,也有阴险小人,无耻之徒。

    得知这个信息的白马醉,立即找到王白马,正色道:“父亲,你这不是让他们保护我,而是想让我保护他们。”

    将气横生,不怒自威的王白马顿了一顿。很快听出了女儿话中的意思,哈哈大笑道:“有道理。”

    所以,害怕带着保镖出门,还要保护保镖的白马醉,这次南下只带了几名熟悉江湖各派人物,精通人情事故,以轻功为长的好手。这几名好手主要的任务是在暗中打探消息,一旦发现适当的目标,立即汇报给白马醉。

    白马醉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亲自登门拜访。

    这几名打探消息的好手,不愧是白马醉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没有让白马醉失望。方到洛阳城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发现了两个目标。

    一个是当今天下五大名门中,仅存的幽州燕氏之后。名为燕青冥。

    据白马醉收到的信息称,这燕青冥方弱冠之年,却已是幽州燕氏之主。昨天下午已着一身嫩绿衣入了洛阳城。

    白马醉得知这个消息,不禁记起了那位被苏如是和剑之初带来洛阳的金陵少主。喝了口酒,苦笑着感慨了一声:“你们同属五大名门之列,年纪相差亦只有两三岁,不过你这位幽州之主,倒是比那位金陵少主要知事许多。”

    第二个目标,是最近这几年江湖上一个名声大噪的人物。与燕青冥一样,这人也是方到弱冠的年纪。

    连出身将门,尚未完全步入江湖的白马醉,都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这个人姓颜。名如玉。

    听到这个名字的人,肯定是马上记起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很多人会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这是要一个多么自恋的人,才会取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名字?而且还他娘的是个男人。这个人是不是从来不撒尿,从来没有照过镜子?

    不管有多深的质疑,不管有多觉得叫这个名字的人何其可笑,凡是见过颜如玉的人都绝对不会在这么想。

    只因这个颜如玉,容颜真的如玉。

    颜如玉的脸,已俊俏到可以杀人。

    江湖传闻,颜如玉曾杀过四个人。淘金子、七夜魔君、雪山鬼母,以及冷艳宫红袍魔姬的师父。

    这四个人每一个都恶名昭著,许多人都想杀之而后快,只是碍于其修为太过高深,没人敢动手。

    在杀这四个人的时候,颜如玉修为也不如他们。然而颜如玉能够得手,很大一个原因便是因为颜如玉脸上的面具被打碎;四人竟都被颜如玉的脸所震慑,恍惚间才被颜如玉一击毙命。

    杀这四个人,颜如玉都非常侥幸,甚至有偷袭之嫌,但没人因此就质疑颜如玉的修为。

    第一是因为,颜如玉杀这四个人的时候,才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试问这世间能有几人,可以在十五六岁就拥有一身媲美颜如玉的修为?

    第二是因为,颜如玉出自当今江湖的第一大势力——冷艳宫。师出冷艳宫辈分最高的“求死姥姥”门下,完全称得上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满脸醉意的白马醉,倒躺在白马上,时不时的举起葫芦喝一口酒。任由满是灵性的白马在人群中不急不慢的走着。

    白马醉的目的地。是洛阳城东的醉芳楼。

    从收到的消息上得知,这位风姿绝代的颜如玉如今就在醉芳楼的顶楼听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