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十九章 天子三剑
    东周王陵之侧,一条长河静淌。

    长河只有尺余深,河面却有五六十丈宽。河水清澈见底,水下细石如棋密布。

    白马醉一勒缰绳,出林入河。拖枪沿河而走,溅起水花一片。

    黑龙亦跟着出林。飞至长河上空,低下龙头朝白马醉奔出的方向猛地怒吼一声,清澈见底的河水立即闪出一层白光。逆流而去。

    白马醉只觉得身后冷风大作,背脊一片冰凉。回头看去时,原本徐徐而下的河水竟如刀锋一般铺天盖地逆流袭来。

    这些为黑龙所用的河水,倒是伤不了马背上的白马醉,但在河水里狂奔的白马如何承受得起?

    白马醉将手中的银枪一抖,侧身往后斜枪探出,往上一挑。想将急涌而来的河水一枪挑起,以防白马受伤。

    却没想到黑龙附在河水中的力量,强大到超乎白马醉的预料。探出的一枪之力竟如泥牛入海,只让涌来的河水溅起一点波澜。

    白马醉大惊失色。急忙将身子往后一倒,双手持枪屏气凝神,聚起全身功力往后斜刺挑出,咬牙沉声大喝:“起来啊!”

    刀锋似的逆流之水,这才如同遇到一块无形的屏障,顺着白马醉的枪势向上流去。

    缓缓举起枪的白马醉体内真气迸发,血液霎时开始沸腾,一张脸涨的通红。

    这黑龙所带的神力第二次超出白马醉的想象。

    白马醉曾经和兄长在雁门关外斩过龙,那是一条受契丹蛊惑前来破关的妖龙。斩那妖龙虽然是兄妹两人联手,兄长白马去的功力亦要比她深厚许多,但最后的致命一击却是由她送出。

    那时的白马醉才十五六岁,功力远不及现在。只是杀那妖龙时,白马醉并没有感觉多么吃力,甚至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如今面对这六爪黑龙,功力已是那时两倍有余的白马醉心生出渺小之感。别说是斩龙了,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只有竭力而逃。

    白马醉躺在马背上,咬牙看着在枪尖上奔涌的流水,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也不知是怒,是惧,还是惊。

    若是只凭自身功力来说,白马醉不说远胜小色女,至少胜过小色女是毋庸置疑的。只是这条半路杀出来的六爪黑龙,绝非凡人所能敌。

    白马醉试着接过一爪,结果却是被震飞上百丈,几乎要被震的吐出血来。在与这黑龙的纠缠中,若是闪避不及被抓住了,只怕当场就得丧命。

    白马醉奋力一挥枪,将挑起的流水甩向一边。

    她本可以甩向身后追来的黑龙,但她没有这么做。

    白马醉见这黑龙能像人一样发出神力,已然料定这来历不明的黑龙是通灵的神物。同时也料想,这黑龙虽然表面上怒气冲天,但并没有真的怒火中烧。

    就像她没有杀小色女之心,看上去却非的杀了小色女一样。

    白马醉不想将黑龙的怒火彻底点燃。若是点燃,只怕是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惜的是白马醉这么做,没有点燃黑龙的怒火,也没有搏来黑龙的好感。

    黑龙一张大口,将即将哗然落下的河水一口全部吸入,连长河里的水亦被吸入不少;在吼一声,被吸入的河水从黑龙口中化作一道十余丈的水柱喷向白马醉。

    已感受到黑龙有通天之力的白马醉,不敢硬接。这要是硬接,只怕就不是被震飞那么简单了。

    白马醉纵马往前奔出。那从六爪黑龙嘴里喷出来的巨大水柱犹如一条水龙,竟比白马还要快上几分。已愈来愈近。

    白马醉只觉得身后有千军万马奔至。通红的脸变成了一块铁,青中带白。

    她不想激怒黑龙,欲逃离奔去,奈何黑龙却不肯放过她。

    心中那杂陈的五味,不知不觉变成了感慨。

    苍天啊,如此神物,为何不用来守护山河,却要用来为虎作伥?

    难道我白马醉,没有死在沙场上,却要死在一个为非作歹的妖女手里吗?

    我是并州王白马的女儿,我的兄长还不分日夜的驻守在雁门关上,我怎能死在这妖女手里?

    就算要死,我白马醉也要死在雁门关外!那才是并州白马应有的死法,那才是并州儿女应有的死法啊!

    ……

    感慨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悲愤与无奈。无奈中藏着深深的不甘。

    不甘的让白马醉双目发红,几乎要仰天长啸出声。

    也幸好白马醉没有因为不甘而失去理智,她看见了伫立在长河右侧山丘上东周王陵。

    一抹烈日当空投在恢宏壮观的王陵之上。让整座王陵格外醒目。

    醒目处,帝王之气冲天而起。四周一片浩然。似是有意向后来人描绘那一片已经逝去数千年的远古风流。

    白马醉目视王陵,振臂举枪,提气狂呼:

    “诸位先王在上,在下并州白马醉,愿以血肉守城关,愿以筋骨筑山河,愿生生世世为汉土抛头颅、洒热血。只求今日不枉死于此,请诸位先王助我一臂之力!”

    声若惊雷,字字石破天惊。

    话音尽时,烈日下的浮云极速奔涌,远处袭来的狂风万马齐嘶。如有无数金戈铁马参杂当中。

    山丘上的东周三王陵如有感应。从陵中腾出的漫空帝王之气,无声化作三尊巨大的远古帝影。

    帝影头顶旒冠,身披衮服,日月山河隐现其身。满面王者之气,不怒自威。

    腰间各悬天子巨剑一把,此刻已动手拔剑。

    三剑并举,剑剑皆可开天。

    当先一剑斩断黑龙喷出的气劲。水龙如失去了头颅,化作水花哗然落下。

    后面的两剑,一斩龙首,一斩龙身。

    黑龙连受两剑,巨大的龙身直接坠入长河。一阵轰天巨响震耳欲聋,方圆数里的山河为之颤动,龙气、帝王之气纷纷四散而去。

    然而那由东周天子斩下的两剑,却并没有将黑龙开头断身,更没有要了六爪黑龙的命。

    被斩的龙头上仅仅只是留下一道剑痕,紫红的龙血自龙鼻淌下。而被斩的龙身坚不可摧,竟是连剑痕都没有留下。

    追至河岸的小色女见得王陵的三尊恢宏帝影,在见被两道剑气逼落的黑龙,抬头向王陵上的帝影大喝道:“都是死了上千年的人,竟然还敢来人间作祟,还他娘的弄伤奶奶的龙儿,小心奶奶捣了你们的墓冢!”

    逃过一劫的白马醉见两把天子之剑斩下,竟只让六爪黑龙轻微的流血负伤,并没有伤及性命,稍微放下的心立即又悬了起来。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

    怎么会这样?

    这条黑龙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世间还有能够斩杀这条龙的人吗?

    这样一条刀剑难伤的黑龙,为何会为那妖女所用?

    被那帝王斩下的两剑逼落长河的黑龙,引颈长啸两声,一看立在岸畔有十数丈高的三座帝影,龙眼中精光暴露。

    白马醉从龙眼中看到了满眼杀机,连声暗叫:“不妙,不妙啊…”

    小色女跳上一块巨石,以左手叉腰,右手往对岸的帝影一指:“弄死他们!”

    看上去,小色女像是一位凌风扬鞭,正在发号施令的女将军。

    只是她这位女将军要打的这一仗,可不是什么正义之仗。

    负伤的黑龙被那两剑斩的怒极,无需小色女命令,已然腾空而起,一字般直冲云霄。

    白马醉抬头看去,只见三四十丈长的龙身,赫然已人目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上百丈长。

    鳞甲如一层层排列有序的半月刀片。刀片是黑的,却闪出让人胆裂的寒光。

    浑身气劲充斥整个天地,方才因三座帝影现身而聚在一起的漫天白云,竟在一瞬间变成了滚滚黑云。

    当头而挂的烈日,被黑云点点吞噬。

    坐在马背上的白马醉只见过天狗食月,黑云食日的景象还是第一次见…

    这就是所谓的暗无天日吗?

    这就是所谓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吗?

    滚滚黑云之下,阳光尽失,只有几处稀薄的地方尚有几抹光华落下。

    大地上冷风变成了凄风,割的白马醉脸庞隐隐作痛。

    黑龙形同天上异神,从黑云当中破云而出。三座帝影顿生泰山压顶之感,纷纷仰头举剑相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