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二十五章 有人要杀我
    都说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而小色女是一支“穿林”箭,只求娘亲来相见。

    小色女一看到宝贝龙儿竟然被娘亲招了回去,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管了,当时就觉得不妙;在看到娘亲不仅让白马醉死而复生,还传功给白马醉,便知道战局已彻底被反转了。

    小色女深知光凭自身本事,拿不下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甚至还有可能败在这不男不女的家伙手里,更何况这家伙如今又得了娘亲的传功?

    最重要的是,小色女只喜欢惹是生非,不喜欢亲自和人拼的你死我活。有什么事要么靠扯淡和忽悠,要么就是靠黑龙吓唬人。

    如今两样都行不通,小色女不等白马醉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就开始逃。

    她连娘亲为什么要这么做都没有去想,只一心想着快些回到條天山去。只要回到條天山,任由白马醉在怎么想要报复,功力在怎么精进,也无济于事。

    娘亲不可能真的看着她被人欺负。

    她可是奉娘亲之命出来“抓”人的,想要弄死白马醉也是得到娘亲允许的。

    只是她虽然去的极快,如一支在林中疾矢的箭,可暴怒的白马醉也不慢。

    在加上白马醉手里有一杆要命的枪,时不时的挥出一枪,让小色女不得不左冲右突的闪避。

    白马醉一直是直行,小色女则一下呈一个弓字,一下呈一个之字,如同一只躲避猎人追捕的兔子,有时甚至彻底跳出林来,在空中飞矢;这让小色女绕远了不少,也让原本间隔有一里路的两人,慢慢缩短了距离。

    小色女暗暗叫苦,大声向條天山喊道:“娘亲,救命啊…”

    在后面急追的白马醉已不再是只想教训一下小色女,而是彻底红了眼。

    一身真气磅礴在身,正不知该如何发泄。白马醉只道是上天有眼,才让她没有死在这妖女手里,不顾一切的往前追去,完全不去管前面是什么地方。

    在后面怒喝道:“妖女,今天别说是你娘亲,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已不过只有二十余丈,任小色女在怎么蛮横任性,也没有心思和时间再去顶嘴逞强。

    只屏气全神贯注的往條天山上冲去,不停的在心里默念:“快了快了,快了,快要到了…”

    又过了一小会,小色女终于进了一帘春梦楼的山门,白马醉全然不顾门上的字样,直追而入。

    一身粉衣的沈灵,正和方才认作娘亲不久的妇人立在睡着“流玉枫”的房间门口赏莲,突然被妇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脑袋:“进来。”

    天真无邪的沈灵完全不知情况,见妇人悄悄的往房间里行去,只好跟了上去:“娘亲,怎么了?”

    却在进房的那一瞬听得一阵破风之声,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黑一白的两道影子先后从屋顶一闪而过。

    两道影子的速度极快,一般人只怕很难看清。可心如圣莲、眼不沾尘的沈灵却看的很清楚,不但看出那是两个人,还看出前面的就是小色女。

    甚至连后面的白马醉,女生男相,一身英气,如今正是暴怒状况都看的很清楚。

    沈灵满心诧异,向退到门后似是故意在躲小色女的妇人说道:“娘亲,刚才色女姐姐好像飞过去了,有人在追她…”

    妇人掩着唇,呵呵一笑:“你看错了,丫头,那是两道流星。”

    沈灵眉头一皱:“流星?大白天的怎么会有流星?而且还是从山下往山上飞的?”

    妇人的笑微微有些尴尬,只好轻抚着沈灵的脑袋来掩饰尴尬:“娘亲这儿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大白天也会有流星,而且还都是从山下往山上飞的。”

    沈灵嘟着嘴儿,撇了妇人一眼:“娘亲,你又在骗我。”

    “呃…”妇人揽住沈灵的香肩,一脸的宠溺:“吾的宝贝女儿呀,娘亲怎么会舍得骗你呢?你要是不信,娘亲这就带你去看大白天里从山下往山上飞的流星。”

    “我才不去呢,我要陪着玉枫哥哥。”沈灵一抿唇儿,步向躺着流玉枫的床边去了。

    妇人神秘的笑了笑。摇着羽扇立在一边,看着沈灵掏出雪帕小心翼翼的给流玉枫擦着脸,却不说话。

    沈灵坐在床边,给心上人擦完脸,又给心上人擦了擦额,理了理鬓角。似是在打理平生最为宝贵的一样东西。

    妇人默默的看着,心弦暗暗无声拨动。

    她体会不到沈灵此时此刻的心情,但同样身为一个女人,尚历经无数春秋与寒夜的她能大概想象得到。

    那应该是一种满心欣慰,又甚是担忧的心情;但若是换作妇人的话,妇人只会觉得幸福。

    只因这样的时刻,妇人从未有过。

    正在妇人微微有些失神时,沈灵忽然回过头看向妇人,问道:“娘亲,现在方是春分时节,您整天拿着扇儿摇啊摇的,难道就不觉得冷吗?”

    举手投足都是一副高人做派,我行我素到让人无法琢磨的妇人,被沈灵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愣住了。

    “这…这…”

    这了好几次,方才想出一个合适的答案:“这主要是因为娘亲和你们不一样,娘亲不怕冷…”

    沈灵偏着脑袋,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那您不觉得累吗?”

    妇人张了张唇,佯笑道:“娘亲精神好,不觉得累。”

    沈灵想了想,又问道:“精神好,就要摇扇子吗?”

    妇人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住内心的躁动,拿出有生以来所有的耐心:“摇扇子不仅能活动筋骨,还有益于身心健康,没事的时候当然要多摇摇扇子。”

    说完,还不住的点头。似是在尽力说服自己,要相信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沈灵一点也没察觉到妇人情绪有异。更不知道这三个问题若是由小色女问出来的话,按照妇人怪异的脾气和作风,只怕早已一扇子挥过去了。

    一嘟小嘴,不依不饶的问:“娘亲,那您得是有多闲,才能从早摇到晚一刻也不停歇啊?”

    妇人手头一停,脸色一僵。这是快要控制不住的直接表现。

    但深得妇人喜欢的沈灵,模样实在是太过娇俏可人,让妇人完全下不了手。

    最重要的是,万一把这小丫头挥的不高兴,一个倔脾气过来不认她这个娘亲了,那可就是典型的小不忍则乱大谋。

    妇人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丫头,你的问题问完了吗?”

    沈灵娇笑道:“还没有呢,我还有好多好多问题…”

    妇人暗暗心惊。目光一转,看向沈灵身侧,伸出羽扇向床上的流玉枫一指:“丫头,你的小情郎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一见到盘坐在吐纳台上的流玉枫,剑之初便没有在去惊讶天空中的异象。

    他看着流玉枫身上那三个外小内大的窟窿,一步一步的走向流玉枫的步伐,一点点的变得沉重起来。

    那三个窟窿入口几乎有拳头般大,里面更是空荡荡的一片,筋骨与血肉似乎都被那魔人活生生挖走,连五脏六腑都破碎不堪。

    让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从窟窿中传出,离流玉枫不到半丈远的剑之初可以清楚的看见窟窿中的状况。

    紫黑双炁相交,肉芽不停长出,眨眼之间又迅速枯萎。一次又一次,复而不止。

    剑之初从未见过这般神奇又恐怖的诡异景象。只觉得有些不堪入目,胸口生出呕吐之感,想要转过头去不忍在看,却又不得不看。

    不看又怎么了解流玉枫的状况,得知流玉枫的生死呢?

    只是剑之初忍着胸口的呕吐之感,忍着背脊的凉意,忍着心头的不适,一动不动的观察了好半天,最后却根本看不出流玉枫到底是生是死。

    要说流玉枫死了,可那三个窟窿下缭绕的紫炁之下却有肉芽长出,这明显是生命存活的迹象。

    要说流玉枫活着,就现在这样的状况来看,只怕连鬼都不会相信。

    流玉枫的脸色白的像雪,隐隐有干枯发黄的前兆;身体看上去就像一块被人挖了几锄头的菜地,残碎疮痍。什么心跳、呼吸、体温,更是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的流玉枫已不像一具刚刚死去的尸体,而是像一具死了好多天的尸体。

    剑之初看着看着,心头忽然泄了一口气,装在里面的骇然、慌乱、惊恐、诧异,全部消失不见。

    剑之初比苏如是要乐观许多,在上條天山见到流玉枫之前,剑之初尚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相信流玉枫没有死。可如今见到流玉枫这个样子,剑之初找不到继续相信的理由。

    那细微的肉芽,和流玉枫的整体状况比起来,是何其的微不足道?

    绿绮古琴弹出的绝世琴音,从妇人指间不断传出。漫天滚滚的黑云,随着琴音淡去,日光重新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剑之初耳根亦随着琴音微微一动,不由想到了正坐在雅亭中抚琴的妇人。这妇人身为一帘春梦楼之主,敢给那些传奇人物写艳情小说,必然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而且,流玉枫是被小色女抢来这里的,小色女又是为何要抢呢?

    剑之初想问问妇人。可转身一看,抚琴的妇人却是一副闭目之状,似是为指下的琴音所陶醉。

    剑之初心知这妇人脾气怪异,不好打扰妇人的雅兴。只好将想法压下,暂时作罢。

    突然,一声龙吟自天际传来,一条黑龙破云向吐纳台直飞而下。剑之初见黑龙来势凶猛,急忙闪身退到一边。

    那黑龙巨大的身躯随着身形的降低,在空中渐渐缩小。靠近吐纳台时,已只有一丈多长。

    黑龙示威性的朝剑之初吼了一声,然后向雅亭里抚琴的妇人飞去。围着妇人缓慢的游绕了两圈,凶神恶煞的狰狞面目竟变得温和起来。

    接着,又有一声爆响从峰下的不远处传来;爆响过后,一黑一白两条人影从林子里飞出。

    慌不择路的小色女一边奔逃,一边大叫道:“娘亲,快救我,有人要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