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三十四章 梅山知交已零落
    妇人被剑谪仙一提及那些无法释怀的往事,心绪有了不小的波动。

    本欲快些结束这一场争斗找个地方好好调整一下心绪,可一见剑谪仙要把这最后一击留给她,自己却做出比她还要事不关己的样子,当即就不想这么干了。

    她可以事不关己做壁上观,但别人不行。尤其是剑谪仙,绝对不行。

    反正这魔人已是图中之物,有什么好着急的?

    更何况,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决定一直没有做下。

    那个决定,只能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做。

    妇人并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表现出不乐意的样子。而是有模有样的一舞羽扇,二话不说,马上就迎向了扑来的魔人。

    她只不过是被魔人一掌拍飞出去而已。

    被拍飞时,尚发出了一声惨叫。看上去,好像是实力悬殊,以卵击石。

    妇人这一声惨叫,叫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叫的不仅让剑谪仙心头一震,连魔人那怒不可揭的魔眼里都顿了一顿。

    魔人知道这妇人的脾气,以及一贯的作风。

    这妇人的作风,一向是能动手就绝对不会动嘴,你不服,那就打到你服。疯起来的时候,比魔人都要可怕,比魔人都要更像一个魔头。

    尤其是六百年前的那一战,这妇人可是担当着主力的角色,兼攻守于一身。那龙虎山的天师不过是在旁边策应了几下,顺便拍了妇人一掌,将妇人送入轮回而已。

    如今,这妇人怎么变得这么客气、这么不堪一击了?

    魔人虽觉大跌眼镜,可手头却没有丝毫放松。一身如同浓墨的邪魔气焰,已破开剑谪仙的护身仙炁,直卷向剑谪仙。

    小色女一直悬在远处的半空中。

    她看不见巨大八卦之上的这一场仙魔之战,可眼下涌出的剑影却看的一清二数。

    小色女心急如焚,生怕这些不长眼睛的剑影会将自己刺成一个马蜂窝。然而那些剑影却像长了眼睛一样绕开而去。

    能想象这场仙魔之战有多激烈的小色女,心里十分不解。

    娘亲把她一袖挥到这里是为了干什么?是想让她帮忙?那只怕是尚未近身,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想让她身临其境的感受一下?若是如此那又干嘛要控制住她,让她动都动弹不得?

    小色女能够确定,既然娘亲不是因为想和她断绝母女关系才将她挥下这里,那娘亲这样做肯定有其他的目地。

    娘亲从来不都任何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小色女想着想着,心里不知不觉的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一场绝顶的仙魔之斗,哪里容不得丝毫懈怠。剑谪仙没想到妇人会来这么一手,尽然到现在都不肯出手,任由魔人上来拼命。

    剑谪仙没有办法,只好匆忙应招。

    手间剑指在起。

    蓦一转身,点向涌上身来的涛涛魔焰。

    魔人本为天上正神之魂魄,拥有一身足可傲世仙界的天神修为,虽在违背天数偷下凡间后打了不少折扣,却依然保持深不可测的境界。远非一般仙人可比。

    剑谪仙悟剑成仙,身负天下剑道之命数,千年无一。但终究不能再匆忙之间接下魔人怀有玉石俱焚之心的一招。

    剑谪仙点出的剑指,虚空一触魔人拍出的掌,整个仙躯都随着魔人的掌力往后急掠而去。

    仙躯前后,一股长达十数丈的金色先天剑炁护体,形同一把巨剑。剑指就是这把巨剑的剑尖。

    掠出几百丈后,剑指前的剑气一缩在缩,已呈颓势。体内真元亦开始不受控制的窜动起来。

    一身邪魔气焰的魔人紧扑不舍,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黑痕。

    左掌一翻,在出一掌。牵动天地的掌力如同漫空浪潮卷向剑谪仙。

    冷笑道:“剑谪仙,朕倒要看看,凭你一己之力如何敌的了朕!”

    剑谪仙不答。

    只无声的看了妇人一眼。

    妇人以洛书化成的羽扇掩着胸口,殷红的唇角带着血迹,一副重伤又爱莫能助的模样:“情操仙,实在抱歉,吾尚未恢复真身,不是他的对手,估计…估计…估计等会…你还得保护我…”

    剑谪仙千百年来都是淡然如水的眼神中,首次有了一丝鄙意。

    心中似是已然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龙虎山上的那位天师都对这妇人的一片痴情视若不见了。

    感情是那位天师也怕被这妇人坑。这妇人一旦坑起人来,不但能把女儿拂下山崖,更能把其他人活活坑死。

    剑势被魔浪吞尽,几乎已陷入魔浪当中的剑谪仙有些庆幸。

    庆幸自己不是人,而是仙。剑中之仙。

    当下将剑心一凝,往后化出七道身影。

    七道身影呈一个诺大的“之”字,依次往身后闪落而去。最后那一道身影落在了五百丈之外。

    第七道身影一落定,前面的六道身影连同已落入魔人掌力之下的本体,一起化入第七道身影当中。

    剑谪仙避过了魔人的这两掌,但用的不是自己的神通,而是“踏雪雪梅”。

    出自神虚子玉姬炎。

    有心不让剑谪仙袖手旁观的妇人,自剑谪仙的目光移开之后胸口就不痛了,唇角的血迹也消失不见。

    手头的羽扇重新摇了起来。

    看着剑谪仙剑势化尽,马上就要落入魔人掌下,再也不能像自己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情显得有些好转。

    可一见剑谪仙用“踏血寻梅”,从魔人掌下脱身而去,又显得有些失落。

    “情操仙,你可真是集百家之长于一身呐,连神虚子的踏血寻梅都被你学会了。你什么时候落到这步田地了?”

    妇人的语气和神色十分复杂。

    说的这句话也是意味深长。初听让人感觉是在讥笑剑谪仙,细细一听却又像另有深意。

    不管妇人是什么意思,剑谪仙都假装没有听见。

    这个时候若把妇人的话听进去,那就不是心生去意这么简单了,只怕非得当场和妇人翻脸不可。

    左手再化剑指,斜空举起,腕间一转,轻道一声:

    “剑——云游!”

    游字一落,第四招剑仙十二绝式应声而出。

    卦生无数江山的河图之下,万千剑影尽数飞落在剑谪仙的剑指前。

    万剑成林,重重叠叠。锋芒如同天日。

    剑谪仙剑指化出半圆,万千剑林随着剑指涌成了六七条优美的弧线。

    如同有一位婀娜多姿的仙女正在翩翩起舞,身上的衣带正凌风飞起。

    那场面如梦如幻,多变至极。

    魔人一至,六七条剑弧当即似在空中潜行的蛟龙一般扑去。

    被剑谪仙逼的丧失逃脱之机的魔人,铁了心要让剑谪仙付出应有的代价。就算是入了上古大神遗留下来的河图,被送出见那位所谓的天生道心之人,也得拉上剑谪仙才甘心。

    魔人毫不闪避,更不畏惧。任由无数剑影激射而来,依然直迎而上。

    他不畏死,也不会死。这人世间没有那柄剑能杀的死他。

    哪怕是剑仙,哪怕是龙虎山的那位天师,也都无法做到。

    魔人顶着剑影前行,虽步伐艰难,浑身疮痍,但终究是靠近了剑谪仙。

    层层剑影与魔焰交织在一起,魔人不见血肉的脸若隐若现,凄惨又狠毒的让人心底发毛的声音从中传出:“剑谪仙,你若杀不死朕,朕就将杀死你!”

    剑谪仙仙气横溢的眉目间,有了一丝担忧。

    担忧的并不是自身的生死,而是如何能够将这魔人送入河图当中。

    天幕似的河图只是封住了魔人的逃生之路,并不能主动将魔人吸入其中。

    若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自身生死尚是其次,只怕其他类似于魔人的魔魂受到感应,会有不可意料的事情发生。

    剑谪仙再看妇人一眼。

    看出剑谪仙摆不平这魔人,无法将魔人逼入图中尚有些危险的妇人,在剑谪仙使出第四招、魔人扑入剑影时,脸色就已经变了。

    被剑谪仙这一看,妇人的脸色更是彻底沉了下去。

    只好如实说道:“方才虽有坑你之嫌,但吾确实尚未完全恢复真身,就算出手也是白费力气,根本无济于事,若是受伤尚会延迟恢复之期…”

    妇人的话没有说完,眼角的余光莫名的撇向了小色女。

    无声的在心底叹了一句:“难道,真的只能这么做吗…”

    剑谪仙听得妇人这话,眼神中满满的一言难尽。

    也不知道这妇人到底是为情所困,迷失了心智?还是一世比一世我行我素,做事越来越不计后果了。

    剑谪仙根本没时间和妇人去计较这么多,只能让这些想法从心间一闪而过。

    长叹一声,仰头自河图之下,看向天际,口中道出一句:“诛仙人,梅山知交,已然零落。可助仙者一掌否?”

    声音不大,却如天籁,直达九天之上。

    妇人心头一震,亦抬头看向天际。

    屹立在天门之外,呈一片天青色的诛仙城,城门缓缓打开。

    一个浑厚的犹如洪钟的声音,随着一道淡黄色的掌印,流星似的穿门而出。

    “拂袖黄山上,赐招东海滨。神虚娃儿散,谁知老夫心!”

    “既是为梅山知交,老夫便助你一掌!”

    “掌——去——”

    去字甫落,淡黄色的掌印随即出现在剑谪仙与妇人的眸子中。

    那掌印,平平无奇。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老人手掌,无非就是比一般的手掌要大上许多许多。

    掌心的掌纹、手指的关节,都清晰可见。

    没有修道之人的气机如火,没有成仙之人的真炁纵横。甚至连最基本的呼呼风声都没有。

    就这样平平无奇的一只肉掌,竟逼的神力通天的六爪黑龙四处窜逃。

    奈何肉掌之下,无处可逃。

    六爪黑龙被那一只手掌连同河图一起摁下。

    剑谪仙一收剑指,在施“踏雪雪梅”,闪退出数百丈远。

    悬浮在当空的河图,如同一张巨网,随着那一只缓缓合指的肉掌,收将起来。

    河图银白色的图背,正好从剑谪仙眼前落下。

    被围困在图下的魔人,朝着肉掌怒吼出声:“李愈之,朕以天帝之名,咒你不得好死!”

    试着冲突几次,撞的魔焰四散,却根本阻止不住。只好向即将合上的图口扑去。

    可惜,为时已晚。

    摁住河图的肉掌,轻轻一握。伏羲氏留下的河图立即在掌下对折合拢。

    整个深渊的一切声响、魔焰,在合图的那一瞬全部消失于耳。

    淡黄色的掌印亦跟着消失。

    河图如同一张山水画卷,无声的飘落在青铜色的巨大八卦上。

    妇人没有去拾图。

    而是将羽扇向小色女一挥,解开了对小色女的控制。

    不等小色女反应过来,忽的闪身上去,又是一脚踹在小色女身上。

    小色女“啊”的惨叫一声,飞出十数丈才稳住身形,忍痛哭着道:“娘亲,你…你就不怕把我踹死吗?”

    妇人低沉到了极点的脸上,有了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方才踹你,是娘亲的不对,不过这一次踹你,是因为娘亲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