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未殃 > 第一卷 起剑篇 第三十七章 三更子夜止剑酒
    什么样的男人手指会比女人还要修长?一个人要在干完什么样的活后,才用的着一根一根的擦拭手指?

    能够看得出的是,年轻人十分爱惜他的那双手。擦拭的动作十分熟练,中指和食指更是来回擦了好几遍。

    青衣人从船头踏下来,笔直的步向了无歇酒肆。船舱里的琵琶声依然在,只是没有了唱词。

    年轻人擦完十根手指,右手轻轻一挥,右边烛火最为明亮的一张桌子上,四条收起准备打烊的凳子从桌上应手翻落。

    再将中指轻轻一勾,两坛酒、两只碗,从后门的一块帘子内自动飞出。自动落在摆好了凳子的桌子上。

    顶着斗笠的青衣人迈进槛来,年轻人向右一伸手,笑道:“请坐——”

    青衣人一声不吭,从年轻人身前走过,默默应声坐下。

    年轻人亦跟着坐下,拍下酒坛上的泥封,笑容满面的为青衣人倒酒。看上去是遇到了老友,也像是在热情的尽地主之谊。

    青衣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年轻人迎面坐下,在看着年轻人倒了两碗酒,用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淡淡说道:“为何这几次,你要为我倒酒?”

    年轻人提着酒坛的手顿了顿,目色清朗,笑道:“可能是,我想陪你喝酒。”

    “陪我喝酒?”

    青衣人觉得有些意外。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陪他喝过酒。

    “也可能是,我自己想要喝酒。”

    年轻人放下酒坛,将左肘随意的撑在桌边,微倾着身子叹了口气。笑容中多了一抹无奈。

    青衣人沉吟了一会,问道:“你为什么想要喝酒。”

    年轻人将右肘也撑在桌边,双肩跟着紧拢的臂膀耸了起来,一双看上去与常人无异的目光落在青衣人身上。

    如初笑道:“因为,你那一柄搁在船舱里的金剑,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杀不了你。”

    青衣人放在膝上的右手伸了出来,端起了年轻人为他倒的酒:“哦?竟是因为这个?”

    年轻人看着青衣人端着酒从青纱下穿过,一声烈酒入喉的咕隆声从青纱下传出。

    笑道:“每次你喝完酒,都是起身就走,从来没有要结账的意思,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青衣人放下只剩一半的酒,说道:“你觉得坐下来陪我喝一点,你就可以少亏一点。”

    年轻人看着面前满满的一碗酒,摇头叹道:“其实,我是不喝酒的,唉——”

    举碗、仰头、一饮而尽。

    青衣人青纱下的眼睛,犹如两口深不见底的井。

    井里没有水,只有一片黑。

    右手的拇指、中指、食指摁在和他衣服一般颜色的酒碗上,拇指轻轻的滑动:“你为何,不开口向我讨账呢?”

    “不敢,我怕死。”

    年轻人用擦手的帕子,擦了擦从嘴角溢出来的酒:“我这么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呢。”

    “如此看来,你的亏本生意做的并不少。”

    年轻人不去看青衣人摁着碗的三根手指,提着酒坛为青衣人添酒。

    若无其事的笑道:“那倒没有,也就亏了你这一个,其他的要么留下了百倍的钱财,要么留下了他们的血肉。”

    年轻人缩回手,开始为自己添酒:“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人,没有什么大的抱负,也就想安安稳稳的过个日子,我这样的小本买卖,哪经得起亏损。你说是吧?”

    青衣人端起酒,一动不动的在青纱下饮尽:“你说的很有道理。”

    年轻人看着那只从青纱里缓缓放下来的碗,一脸的无可奈何:“你这次喝的,比平时要急,按照这个速度,你今天晚上应该要在我这里喝四坛酒。”

    青衣人道:“若是在加上你自己的四坛,那一共就是八坛。”

    年轻人将头转到一边,深吸了一口气,不停的用手指点着桌子:“这…这…这是不是有点太狠了…”

    青衣人道:“你可以试着杀一杀我。”

    年轻人讪讪的撇了青衣人一眼:“这种事怎么能够试呢?万一要是没成功,那不是会坏了我的名头?”

    “但若是成功了,你将名动天下。”

    青衣人抓起酒坛,为自己倒了碗酒。

    年轻人看着白花花的酒落入碗中,郑重道:“我不是赌徒,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这是一个好习惯。”

    青衣人第三次端起碗。

    年轻人垂下眸子,不再去看那只碗。他忽然希望这位青衣客人能够尽量多喝一点,最好是醉倒在他的店里…

    可他的想法一产生,立即就破灭了。

    青衣人放下碗,道:“不要想的太多,我喝的酒比你喝的水都要多,直到今天尚不知醉为何物。”

    年轻人以指背掩唇,轻咳了一声:“既然喝了这么多酒都没有醉,那又为何要喝酒呢?”

    青衣人道:“你开店诱客,杀客取财,却又不去抢、不去盗,又是为何呢?”

    年轻人无声的笑了笑,心里已明白青衣人的意思。

    他看上去爱财如命,唯财是从,为谋财不择手段;却无人看出他的目地其实并不是为了财,而是为了享受达到目地的过程。

    而且,他享受的过程,也不是谋财的过程…

    年轻人没有继续这个问题。

    他想要享受的过程、以及他的爱好,无论有多么丧心病狂,多么灭绝人性,他也不容许他人肆意评判。

    话锋一转,问道:“你这次来我这里,也是和往常一样,想要在我这里杀人?”

    青衣人道:“整个洛阳城,找不出比你这里更好的地方。”

    “是靠近城外,方便埋尸?还是我这儿月黑风高,阴气森森,具有杀人的气氛?”

    “你杀了那么多人,可有埋过尸?”

    年轻人微微垂下头,淡淡的笑道:“死在我手里的人,从来不会留下尸体。”

    青衣人道:“我能感觉得到,你杀人的技术,又精进了不少。”

    “是的。”

    年轻人毫不谦虚的点头:“论各自修为,剑中之道,我不及你;但若论杀人的技术,你远不如我。”

    年轻人目光微微一变,一丝凶残之色从中一闪而过。那短短的一瞬,有阴风生出,让平和近人的面容倏然变得像恐怖的厉鬼。

    “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一次让你出手的,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青衣人平静道:“无需好奇,很快你就会知晓。”

    年轻人一伸左手,又有两坛酒从帘子后飞出,落在与青衣人中间的桌上:“看在在我这里喝了不少酒的份上,让给我可好?”

    青衣人想都没想:“不好。”

    年轻人双掌按在一起,轻轻的搓了搓,叹息道:“你这是要逼着我抢呀。”

    青衣人倒着酒,不看年轻人:“你也不能抢。”

    说完似是觉得有些不近情面,补充道:“你若是觉得手痒,我可以在杀了他之后,在让你过一过手隐。”

    年轻人目光一瞪:“那我不成了穿小鞋的了?”

    “有小鞋穿,总比没鞋可穿要好。”

    年轻人神色一凝,仔细的想了想:“那我宁愿不穿。”

    青衣人不在说话。

    只将顶着斗笠的头微微向上抬了抬。

    年轻人喝了口酒,将碗啪的一声落在桌上,很不高兴道:“这三人实在该死,竟敢从我的屋脊上飞过!”

    话音未落,三条人影已从屋檐上落在酒肆门口。

    中间那人英气逼人,亦是个年轻人,腰间配着一把剑,着一身绿衣。左右两人皆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着一身黑衣劲装。

    绿衣少年听见了年轻掌柜方才说的话,向年轻掌柜抱拳作揖道:“在下一时无心,若有冒犯,还望见谅。”

    年轻人侧过头,冷笑了一声:“你是——”

    绿衣少年在作一揖:“在下幽州燕青冥。”

    年轻人目光一定,面上带着一丝诧异:“竟然是当今天下五大名门中仅存的幽州少主,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年轻人无意撇了一眼对面的青衣客人,站起身向燕青冥摆手道:“里面请——”

    “多谢。”

    燕青冥阖首示礼,抬脚进了酒肆。

    年轻人一挥右手,身后有四条凳子整齐的从桌上翻下,向燕青冥问道:“少主不远千里,长途跋涉而来,路上必然受了不少风雨,今夜来到我这小小的无歇酒肆,却不知少主想喝些什么酒?”

    燕青冥的目光从年轻人身上,转向了坐着的青衣人,再次阖首道:“三更子夜,止剑酒。”

    年轻人目光一转,各自看了燕青冥与青衣人一眼。心头已然确定,这位幽主少主是为青衣人而来,无法确定的是青衣人今夜要杀的,就是这位幽主少主吗?

    年轻人不急。作出什么也没看出来的样子,笑道:“少主不亏是名动天下的世家子弟,饮的酒都与我等不同,奈何我这小小的无名酒肆没有这种酒,只怕是要扫少主的兴了。”

    一动不动的青衣人道:“他这杯酒,是向我在讨的。”

    年轻人眉头一皱,满脸不可思议:“你这喝酒从来不给钱的人,竟然还有人向你讨酒喝?”

    青衣人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我虽然不给钱,却也留下了你的命。”

    年轻人抿了几下唇,一下子不知怎么回答,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那现在有人向你讨酒喝,你是给,还是不给呢?”

    青衣人一如既往的果决:“不给!”

    燕青冥在来之前已经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却不曾想到会被拒绝的如此干脆,心头不禁随着这一句话悸动起来。

    “恩怨纠缠,永远无止无尽,这一场难以分说的宿命纠葛已然历经上百年,难道阁下想让它一直继续下去吗?”

    青衣人道:“不想。”

    “那阁下又为何要以故人之名,将那人约至此处?”

    “因为我想在一个月之内结束这一场纠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