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769章 我是炮灰原配(十)
    “樱儿,你果然才是我的知心人!”

    张令宗又从薛樱那儿得到了一些“启发”,甚至还弄到了一本很不错的佚名诗集。

    虽然诗集是残本,只有区区十几首诗,但每一篇都是惊才绝艳的作品。

    随便一篇拿出去都能让他张令宗一举成名!

    他在读书一事上虽有些天分,但起步太晚,而青云书院的学生基本都是少年才俊,他一个只在乡野私塾读过几年书的人,身处其中,真的非常有压力。

    虽然考取了秀才,但张令宗已经有些吃力。

    他深深体会到,科举之路不好走哇。

    而秀才还只是开始,后面的秋闱、春闱,才是重头戏。

    多少读书人都倒在了秀才晋级举人的这一关上?

    张令宗对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自信,而在京城呆了两三年,让他开始接触到更多的圈子,也明白,想要出名其实还有别的方式。

    比如在诗会上独占鳌头,得个才子的美名。

    但,张令宗有自知之明,他深知作诗这种事儿是需要灵气的。

    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些。

    樱儿送给他的不知朝代的佚名诗集残篇,算是帮了他的大忙。

    嗯嗯,他要带着诗集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看下次参加诗会的时候,用哪一首来惊艳四座!

    张令宗将诗集藏在衣襟里,百般不舍的跟薛樱告别,然后这才骑马回到了侯府。

    刚刚进入侯府,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门房的小厮、来来往往的丫鬟婆子,他们各个都面露喜色。

    有几个在主人面前有些脸面的管事还抱拳冲着张令宗行礼:“恭喜,大少爷恭喜啊?”

    张令宗一脸问号脸:“恭喜?”喜从何来?

    他、他今天也没有遇到什么好事儿啊。

    而且,看管事们这欣喜的模样,应该还不是什么小事情。

    莫非平南侯这个便宜爹又得了皇帝的赏赐?

    可、可也不像啊。

    如果是平南侯又有什么荣耀,那些鼻孔朝天的老仆们会一副与有荣焉的架势。

    并且会用“你小子真是有福气,能够被咱们侯爷选中做嗣子,以后你就擎等着享福吧”的眼神投向张令宗。

    无形间,又让自尊心很强的张令宗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但,此刻,管事们没有露出那样的神情,而是在恭喜他张令宗。

    张令宗愈发摸不到头脑了。

    偏偏这些人明明早已知道答案,也都看出了张令宗的疑惑,却还故意卖关子,纷纷露出“待会儿您就知道”的模样。

    张令宗:……麻蛋,有话就说啊,卖什么关子?!

    心里暗搓搓的骂着,张令宗的脸上却还要堆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唯恐这些刁奴在背地里骂他是上不得台面的田舍奴。

    好不容易来到了正房,张令宗按照规矩给平南侯请安。

    “好!哈哈,你小子真不错!”

    平南侯也是一副开心至极的模样。

    他看向张令宗的目光中更是满含欣喜与满意。

    张令宗虽然很高兴自己能让父亲高兴,可、可特娘的,谁能告诉劳资一声,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出张令宗的疑惑,平南侯笑得愈发畅快了,“你还不知道呢吧?哈哈哈,你呀,还是先回你的院子,好生问问你家大奶奶!”

    张令宗额角抽搐了一下。

    但父亲已经发话了,张令宗有意见也不敢说,只恭敬的答应一声,“是,父亲,儿子这就回去!”

    回到了自己和严氏的院落,张令宗还不敢卸下伪装,而是堆起更加温和的笑容。

    只是,这抹笑意,很快就维持不住了。

    “什么?你、你说什么?”

    张令宗猛地瞪大眼睛,仿佛见了鬼一般看着严氏身边的大丫鬟。

    大丫鬟只当大少爷这是高兴坏了,没有多想,又喜滋滋的重复了一遍:“回禀大少爷,我们大少奶奶有喜了!侯爷请太医把了脉,大少奶奶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有喜了?严氏有了身孕?”

    所以,他刚才没有幻听,这个丫鬟确实说了这样的话。

    但,怎么可能?

    严氏根本不可能——

    等等!

    也、也不是不可能!

    他张令宗确实没有碰严氏,但、但天底下不止他张令宗一个男人啊。

    轰!

    全身的血液瞬间涌上了头顶,张令宗的脸涨得通红,他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严氏,好个贱人,居然、居然给老子戴绿帽子。

    张令宗眼神凶狠,五官扭曲,宛若从地底爬出来的恶鬼。

    大丫鬟顿时被吓了一跳。

    大少爷这幅模样,根本不像是被欢喜坏了,反倒、反倒像是怒不可遏。

    可、可这是为什么啊?

    大少奶奶终于怀孕了,这不是喜事儿吗?

    大少爷怎么还一脸想要杀人的凶狠表情?!

    大丫鬟许是太惊愕了,不知不觉间竟把心里的这些话都说了出来。

    “喜事?”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成了活王八,难道还是喜事?

    等、等等——

    张令宗汹涌的怒意被稍稍遏制了一下,他猛然想起,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婚后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他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完美。

    除了严氏和樱儿,再无其他人知道他张令宗根本就没有跟严氏圆房。

    就是严、张两家的长辈都不知道。

    所以,就算张令宗此时冲到严氏跟前,想要惩治严氏,罪名都不好说!

    他说严氏红杏出墙、与人通奸,还弄出了野种,别说他那个当侯爷的便宜父亲,就是他的亲爹亲娘都要问一句“你有啥证据?”

    他能说自己成亲后就没有碰过严氏吗?

    没有碰过严氏,严氏却怀了孕,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野种是什么?

    可这样的话,他不能说啊。

    一旦他说了,严氏的罪名固然能够落实,但他又如何向两家长辈解释他一直不与严氏圆房?

    再说了,万一严氏不承认呢?

    严氏咬死了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张令宗的,又有新婚之夜的元帕做证明,张令宗又表现得跟严氏是正常的恩爱夫妻……

    这种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真的很难说得清啊。

    事情若是闹开,兴许京中的人还会笑话他张令宗:为了污蔑妻子,居然非要找一顶绿帽子给自己戴。

    当然,或许也有人相信张令宗,但他这段时间苦心营造的好男人形象就彻底毁掉了。

    严家将会彻底被他得罪,就是平南侯没准儿也会觉得他心思深沉、不好掌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