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是情深不逢时 > 第5章 缘分是一个轮回
    后面几天日子倒是平平稳稳,许忆梵在家养伤,找了一部美剧追起来。第三天的时候,脚伤便好得差不多了,可以下地走路。

    夏知那天回去之后就被夏歌关了禁闭,也安分了几天。

    沈诺文去了落雁港,每天晚上的时候会给她打一个电话,问问身上的伤如何了,今天做了什么,然后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在家躺尸第八天许忆梵算是彻底恢复了,起了个大早,往身上套了一件大红色的小西服,又把头发挽了起来,别上一个透明的鲨鱼夹,然后往脸上左右扑了两下腮红,看起来气色不错,才满意地往楼下走。

    一下楼就看见沈诺文和周妈站在厨房外面说话。

    他似乎是有感应,转过头神色温柔地看着许忆梵,说:“今天很漂亮。”

    “谢谢,你也很帅气,沈先生。”许忆梵一本正经地说。

    沈诺文宠溺一笑,走到餐桌前,拉出一张凳子,又有条不紊地摆好刀叉,问:“要去公司?”

    许忆梵闲不住,也不想在家做个养尊处优的花瓶千金,从大四起便去许氏,现在在行政部做个挂头主管,混得不温不火。

    “再请假我爸该要生疑了。”许忆梵自然而然地坐下。

    沈诺文做事很周到,从细节上看,他好像真为她花了不少心思。

    “吃完我送你去公司。”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许忆梵懒懒地咬了两口吐司说。

    “今天早上。”

    “落雁港那边可还顺利?”

    沈诺文又给她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在她旁边坐下。

    “还不错,做得度假村,过两个月就可以开业了,到时候带你去看看。”

    许忆梵点点头,然后安安静静地喝着牛奶,一口一口。

    喝完,沈诺文又耐心地擦干净她嘴边的奶渍。

    ------

    车开到许氏楼下,沈诺文替许忆梵解了安全带,随后再她脸颊上落下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说:“下班给我电话。”

    虽然这种事情沈诺文不是第一次对她做,但是许忆梵还是老脸一红,呢喃般嗯一声,然后慌手慌脚下了车。

    真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盘算的。

    许忆梵在大门口深呼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整理好仪态后,便走进了电梯,正好碰见肖言。

    “许小姐,欢迎回来,身体好些了么?”

    许忆梵对肖言印象非常好,肖助理话不多,但是做事很靠谱。许忆梵手里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代劳。

    用夏知的话来说,肖言就是专门为她擦屁股的。

    “好着呢,看!”许忆梵活力十足地在原地蹦了蹦,手舞足蹈地说。

    “是好事。”肖言笑眯眯地说。

    “对了,之前行政部辞职的那个人,手续都办完了么?”

    电梯达到18楼行政部,两人一块走了出去,进了办公室。

    “都办妥当了,补缺的人之前也一直在面试,有两个过了一面,今天9点正好第二面。”肖言说着,从手里的文件夹里拿出两张简历递给许忆梵。

    许忆梵接过简历,随便扫了一眼最上面的那张,然后抬起手看时间,已经8点50了。

    “你去叫人准备一下吧。”

    肖言出去后,许忆梵把简历放在办公桌上,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没一会儿便听见了敲门声。

    “进来。”

    来人一开门,许忆梵便愣住了。

    “是你。”

    门口站的不是别人,正是澎湃。

    澎湃看见许忆梵后,脸色一黑,一张嘴抿成直线,转身就要走。

    “能进入许氏是多少人的梦想,机会得来不易,就这样放弃了吗?”许忆梵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澎湃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像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过了一分钟才转过头走进来,朝许忆梵鞠了一躬。

    “您好,我叫澎湃,是来面试的。”

    以前老听夏知说,世界这么小,缘分就是一个轮回,许忆梵现在倒是相信了。

    面试流程还是要走的,好在澎湃确实苗子不错,逻辑清晰,态度端正。

    许忆梵问了几个问题后,心里就有了答案。她抬头又仔细瞅了瞅面前的男人,那天会所里看不清他的脸,今天又一细瞅,发现他面相生得很是好看,跟沈诺文一样,属于清冷挂的,但不同的是,他的眼睛是桃花眼,眼角微微往上扬,如果生在古代,定是万千深闺秀女追捧的贵公子。

    澎湃是好看,但是比起沈诺文还是差了点,许忆梵的心永远是偏向沈诺文的。

    许忆梵的目光像在澎湃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觉得他很是面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们以前见过吗?”许忆梵问。

    澎湃顿了一下,说:“一个星期前,在藤野……”

    “也是……说起来你们那晚什么时候被放走的?”许忆梵知道他要说什么,兴许是自己想多了。

    澎湃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你走后没多久他们就放我们离开了,说是有人给我们保释。”

    许忆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用脚趾尖想,也知道这保释金是谁出的。不过既然是她的丈夫,都是一家人,那这人情应是也可以算在自己头上的。

    “你看我都救了你,是不是应该奉献一点什么呀?”许忆梵眼睛一亮,贼贼地笑。

    澎湃顿时红了脸,“许小姐请自重。”

    许忆梵自知戏耍得逞,满意地哈哈大笑,然后说:“既然如此,就呆在这里,好好工作,也算是回报我。”

    反转太突然,澎湃一时语塞,又羞愧又恼怒,涨红了脸,话就要脱口而出,但想起医院里的哥哥,硬是将怒气憋了回去,拿许忆梵无可奈何。

    许忆梵好久心情没这么舒坦了,招呼肖言带着澎湃去办手续后,就挪了一把椅子到落地窗旁,躺下,懒洋洋地数着下面来来回回的小人,数着数着不知不觉眼皮就耷拉下来。

    不一会,办公室就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