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五个女神姐姐 > 第十九章 一亿五千万
    “你说什么,我的画是假的?”

    张志远面色不善的盯着杨易,他那边讲的唾沫横飞,这边突然来一句画是假的,他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没有,你听错了。”

    杨易矢口否认,他又不傻,当面说人家画是假的,别人不记恨才怪,他和对方无冤无仇的,而且又不是他要买这个画,是不是真假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才不会跳出来当这个恶人。

    只是他想岔过这个话题,但张志远却不放过他。

    “小子,别给我装傻,既然你说这画是假的,我倒要听听你有何高见。”

    张志远满脸愤怒。

    作为一个收藏家,还是小有名气的收藏家,被人指着鼻子说自己的藏品是假的,这已经算是一种侮辱,要知道他们吃饭就是靠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如果这话传出去让别人误会他这里的东西是假的,那他手里的物件谁还敢买?

    “我说了,你听错了。”

    杨易淡淡道,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但张志远不依不饶,冷笑道:“我张志远在蓉城甚至是全国古玩界也算小有名气,经我手卖出去的古玩不说上千也有数百件,从没人说过我卖的是假货。”

    “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而现在你说我的画是假的,今天你要不给我个说法,传出去我张志远还怎么在古玩界混。”

    人要脸树要皮,被人指着连说卖的画是假的,张志远要是没有个反应,那传出去他就是个笑话了。

    “我在别的地方也看到一副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画,那副是真的。”

    杨易还没说话,李生站了出来,沉声说道。

    “你又是谁?”张志远斜眼看向李生。

    李生虽然刚刚换了衣服,不过那一膀子肌肉即使西服也遮盖不住,一股子武夫味隔着张志远两米远都能闻到。

    一个武夫和他讲字画,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我是老板的保镖。”

    李生闷闷说道。

    “保镖?你一个保镖和我谈字画?”

    张志远冷笑,讥讽的看着李生。

    “我张志远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大家赏脸,推举我为蓉城收藏协会副会长……”

    “这幅画不管是年代还是笔法,我都细细做过鉴定,确定是唐寅真迹无疑。”

    “你说我这幅是假的,看过真迹,那我倒想问问你是在哪看到的?你说的‘真迹’现在又在哪?”

    被张志远质问,李生沉默了两秒,这才说道:“是在一个农妇家里,她家在香江。”

    “哈哈,农妇?你可真会编故事,不过麻烦你编故事也编的像一点。”

    “先不说一个农妇会不会有这幅画,就说如果她有这幅画,并且知道是真的,为什么不卖掉。”

    “而如果那个农妇不知道画的价值,你又怎么不把它买下来,别说你是发善心。”

    “所以我说你编故事也编的像一点,编这种一下就被拆穿的故事,骗傻子呢?”

    张志满脸讥笑地看着李生,想看看李生怎么回答。

    李生沉默。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法回答,说出来对方更不信。

    当时他师傅告诉他这件事后,他也曾动心想买下来,捡个漏,但被他师傅阻止了。

    “世事皆缘,这不是你的机缘,不要强求,否则必结恶果。”

    李生记得当时师傅是这样和他说的,他对师傅的话一向言听计从,既然师傅这样说了,他哪还敢再有想法,不过这话说出来张志远必定不信,说出来白惹人耻笑。

    见李生闭口不言,张志远也息了李生争辩的心思,眼里闪过一丝冷笑,接着转头看向韩四平,面色不虞。

    “韩公子,你要真诚心买我这画,我张志远虽然舍不得,但韩老爷子过寿,你要尽这个孝心我自然也会成全,不过你想压价,但用这种手段也太过分了吧。”

    他这是把韩四平也记恨上了,以为这是韩四平压机的手段,如果这幅画一旦打上真迹存疑的标签,价格差了可是十几倍。

    何为真迹存疑,简单的说就是无法辨别真假,你说他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说它是假的就是假的,所以价格波动极为巨大。

    这些年,唐伯虎的字画有过不少拍卖纪录,确定是真迹无疑的作品,每一件的拍卖价格都在上亿,而他手里的这幅秋风纨扇图,更是唐寅所做仕女图中的精品,多了不好说,但至少也要一亿。

    不过一旦要是被打上真迹存疑的标签,那么这幅画想卖一千万恐怕都难。

    虽然韩四平不缺钱,但祝寿送个礼就要送两个亿,心里肯定也会心疼一下,所以张志远怀疑韩四平这是在故意压价也在情理之中。

    “张会长,我韩四平什么为人大家都看在眼里,为了这么点钱做出这种事,我韩四平还做不出来,那就按之前所说,一亿五千万,这幅画我买了。”

    韩四平沉声说道,他这时候不站出来不行了,否则这话要是传出去,他韩四平就要成为笑柄,那些兄弟姐妹可不介意帮他‘扬名’。

    虽然比计划多出了几千万,不过这钱他还不得不出,毕竟李生掺和到这件事里,多出几千万能卖个情分也好,如果能博得李生的好感,甚至是李生背后的杨易好感,在他看来,这几千万花的并不算亏。

    如今正是争夺韩家继承人身份的关键时候,如果能拉拢到杨易,那么他的胜算无疑大了一分。

    “哥!”

    韩文茵拉了拉韩四平的衣袖,焦急的小声叫道。

    她与韩四平关系最为密切,自然是支持韩四平做这个继承人,现在韩家继承人之争已经达到白热化的程度,韩四平需要用钱的地方有很多,买一副画就花了两亿多,资金一下子就会紧张很多。

    本来她就不怎么乐意韩四平买这幅画,现在倒好,画不仅买了,还多花了几千万的冤枉钱,搁谁都心疼。

    想到这她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杨易,对于杨易这个始作俑者也有些埋怨。

    “我心里有数。”

    韩四平朝着韩文茵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他自有分寸。

    见状韩文茵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不过她知道韩四平的风格,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而且这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要是再改口更惹人耻笑,所以只能在那暗自生着闷气。

    “既然韩公子这样说了,我张志远信你,那就一亿五千万,咱们现在签合同?”

    张志远脸上露出笑容,一亿五千万可比他的心里价位还要高,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毕竟这幅画他当时买回来的时候,只画了三百块,这一亿五千万就相当于白赚。

    “好,麻烦张会长稍等片刻,我现在让人去打印合同。”

    涉及这么大交易,肯定要签合同,虽然没人敢跟韩四平耍赖,但签了合同无疑更正规也更保险些。

    事情敲定,张志远又接着向几人讲解画的典故,好似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不过没人注意到的是,一旁的杨易虽然也是盯着画看,但要是仔细看他的眼睛,就能发现他眼睛没有焦距,注意力明显没在画上。

    ‘搜素这幅画的信息。’

    杨易心里默念,接着一条条消息浮现眼前,大概浏览了一番,很快他便找到了想要找的信息。

    “秋风纨扇图(赝品)来历,作画者信息,售价30万。”

    只要30万?

    杨易心中一喜,之前买的李多利绑架消息,他可是花了400万,本来他都准备问洛鱼先拿点临时用一下,没想到这条消息竟然才30万。

    不过在思索了一番后,他大概猜到了些原因,或许是因为李多利的消息能产生价值?

    就像双色球号码的那条消息卖500万一样,这些能产生价值的消息都卖的非常贵,否则要是也要卖十万,他花十万卖消息,然后再去买个几百注,那不是马上就成世界富翁了?

    很明显系统不会给他这么大的漏洞钻。

    这样一想也就明白为什么这条消息会这么便宜,毕竟只是单单一条消息,又不能产生价值,三十万也不少了。

    既然钱够,杨易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购买,接着一股关于面前这幅画的信息就传入脑海。

    “原来是这样!”

    回忆一下脑海里的信息,杨易心头明悟,目光转向张志远,杨易嘴角冷笑。

    本来他不想掺和这事,毕竟是他说漏了嘴,但对方还依然不依不饶,出口讽刺。

    而且他看韩文茵的模样,心中也大概知道因为这事韩四平好像还多花了钱,所以不管如何,这事他都要管一下了。

    很快,一名服务员就将合同送来了,张志远接过随便翻了两下就准备提笔签字,毕竟以韩四平的身份也不至于在合同上做什么猫腻,他的脸面比这一亿还重要,不过就在张志远签完字,准备接过韩四平的银行卡时,杨易的声音突然想起了。

    “什么时候一副假画也能卖一亿五千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