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五个女神姐姐 > 第二十一章 这次的机缘一定要抓住
    杨易这话一出口,房间里陡然静了两秒。

    “把画撕了?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哪有你这样鉴定古画的。”

    张志远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易,接着便是无边的怒气涌入胸膛。

    先不说这样能不能鉴定出真假,如果最后鉴定不出是假的,那这画被毁了,损失是谁的?

    “喂,你不是说笑吧,我就是不懂画也知道没有把画撕了就能鉴定真假的啊。”

    一旁的韩文茵忍不住说道,眼里透露着深深的怀疑,刚刚心中对杨易升起的一丝好感立马随着这话烟消云散。

    她还以为杨易有什么特别的方法能鉴定真假来着,谁知道竟然是这个,即使她不懂鉴定方法,但也没听过有那种方法是用撕画来鉴定的。

    果然,这小白脸就是来哗众取宠的。

    在心里,韩文茵已经对杨易彻底失望,甚至想着要不要劝劝洛鱼,及早认清杨易的真面目,

    千万不要被杨易骗了。

    面对质疑,杨易面色不变,突然话题一转,介绍起了杨申的身世:

    “杨申,字穗夫,河东应阳人,家境殷实,自幼便显露出杰出的绘画天赋。”

    “但天有不测风云,因为一场变故导致家道中落,杨申不得已只能靠卖画为生。”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申开始了他的仿作生涯,在杨申一生中,共仿作作品二百六十三副,其中以唐寅、沈周最多。”

    说到这,还不待杨易继续说话,张志远忽然出口打断。

    “你说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再复述了,你还是说说为什么要撕画才能鉴定真假吧。”

    张志远冷冷道。

    被张志远打断要说的话,杨易也不恼,摇头轻笑:“说你心急果然没说错,既然你说你知道这些,那我问你,你见到的杨申手稿里,到底记载了多少副仿作?”

    听到这话,张志远一愣,接着回想统计的数据,心中顿时泛起巨浪,额头突然冒起点点冷汗。

    他没记错的话,手稿里记载的画作只有二百五十九副,距离杨易所说的二百六十三副,还相差了四副。

    难道……

    张志远心中泛起一阵不详……

    看见张志远的表情,杨易心中顿时有数,淡淡道:“是不是数字对不上?那我告诉你原因,因为有四副画杨申并没有记载在手稿上,而这四副正是杨申最得意的作品。”

    “其中有一副就是这幅秋风纨扇图!”

    “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而且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数字就是对的。”

    张志远还在硬挺。

    “怎么证明的方法我不是说了么,把画撕开一看便知。”

    杨易转头看向韩四平,道:“麻烦韩公子替我找一把小刀。”

    “我这有!”

    一旁的韩文茵连忙说道,说完从身上摸出一把手指长短的小刀。

    奇怪的看了韩文茵一眼,杨易从韩文茵手中接过小刀,接着在画的边缘轻轻划了道口子,然后沿着边角一点点撕开。

    一边撕,杨易一遍说道。

    “杨申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在得意的作品上做上标记,这样的标记他一共做了四个,正是手稿上没有记载的四副。”

    “至于标记的位置,就在画纸的第二层。”

    说到这,杨易停下手上的动作,嘴角慢慢露出笑容。

    随着杨易话音落下,众人连忙将目光转到画上。

    只见杨易撕开的位置,赫然露出了三个小字。

    ‘穗夫作!’

    看到这几个小字后,张志远如遭雷击,面色惨白地呆立当场,口中呢喃:“不可能,不可能。”

    “这幅画我找了十几个人看过,都说没有问题。”

    “手稿里也没有记载这幅画,怎么会是假的……”

    “我……打眼了……”

    捂住胸口,张志远面色惨白的不似人样,最后更是砰的一声,晕倒在地。

    见到这般情形,在场人所有人都知道了答案,不由得悚然动容。

    特别是韩文茵,更是吃惊的捂住嘴,双眼瞪得通圆。

    他还真的鉴别出来了,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她的心里满是惊讶和震颤,按照洛鱼所说,那些专家可是拿着真画一一比对,就这样还是画了半个月才鉴定出真假,可杨易只是看了几眼,就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知道画是假的,不仅如此,就连在画的第二层被做了标记他都知道,他眼睛还带X光,能透视?

    洛鱼这时也是吃惊的看着杨易,接着便是无边的好奇,好奇杨易怎么会懂这么多,看着杨易不算宽广的身躯,洛鱼不由得芳心直颤,复又想到韩文茵打趣的话,脸色悄然变红。

    几人表现不一,唯有李生一直都是淡定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惊讶的意思。

    堂堂八卦门门主,要是这点东西都算不出来,那八卦门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对于杨易,李生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就是不知道如果最后他发现杨易并不是门主会是什么感觉。

    片刻之后,张志远悠悠转醒,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神气,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一般,暮气沉沉。

    “是我张某栽了,走了眼竟然卖给韩公子假画。”

    “这钱还给韩公子,改日我定当登门赔罪,给你一个交代。”

    将银行卡还给韩四平,张志远然后深深鞠了一躬。

    见状韩四平连忙扶住张志远双手,道:

    “张会长这是说的什么话,古玩这一行当,打眼乃是常事,张会长的为人我也清楚,而且也没出什么大碍,这事不用放在心上。”

    韩四平表情真挚,好像真的不在意一样。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那么生气,一来因为画是假的提前被发现了,没有送出去后再被发现,他也没什么损失。

    二来则是现在责怪张志远也没什么好处,凭白得罪人,他也不是意气用事的年轻人,自然知道现在该怎么做,说几句好话拉个交情可比落井下石有用多了。

    作为一个生意人,没好处的事他可不会做。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张志远都特么晕倒了,虽然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晕,他现在还真不敢再过多撩拨对方,这么一把年纪的,要是真要给气出个什么好歹,他也麻烦。

    “韩公子不用安慰我了,我张志远吃的就是这行的饭,打了眼就是我的错,没什么好辩解的。”

    摇摇头,张志远谢过韩四平的好意,然后转头看了杨易一眼,神情萧瑟,一言不发沉默的将桌上的画收走,径直走出了门。

    卖画被人当面发现画是假的,他没脸再待下去了。

    看着张志远的背影,韩四平心中唏嘘不已,纵横蓉城古玩圈数十年的张志远,这次是栽的彻彻底底,虽然他不会追究张志远的责任,但这件事一旦传了出去,从此以后在这个圈子,怕是很难再混下去了。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这个跟头栽的太大。

    同时,韩四平的心里也对杨易充满了尊敬和敬佩,能一眼就断定画的真假,并且将别人暗留的标记都找了出来,这种水平,在古玩圈,他现在还没听过谁能做到。

    “你是怎么知道杨申在画上留了标记的呀,是不是你之前见过同样的画啊。”

    在张志远走后,韩文茵迫不及待的问向杨易。

    她是不相信杨易有那么大本事能一眼看出画的标记,心里猜测杨易是不是之前有见过同样手法的画,毕竟刚刚杨易可是亲口说了这样的画共有四副。

    随着韩文茵话说出口,韩四平目光也紧紧盯着杨易,他也想明白杨易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面对这个问题,杨易心中早已想好了答案,淡淡道:“算出来的。”

    反正之前在李耀那已经这样‘算’过一次,现在再‘算’一次怎么了,至于别人不信?那他可不管。

    “算出来的?”

    韩文茵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个回答太玄乎了,现在她的表情和李耀当初听到杨易回答时一模一样。

    片刻之后,韩文茵反应过来,小嘴鼓着,一脸的不满。

    “你能不能正经点。”

    这个回答她可是一点都不信,对于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她来说,这种神神叨叨的事她是一个字都不信,掐掐手指就能算出来,你当你是神仙?

    摇了摇洛鱼胳膊,韩文茵嘴里咕囊:“洛姐姐,你看看他……”

    “别摇了,我相信是小易算出来的。”

    拍了拍韩文茵的小手,洛鱼轻笑说道,眼睛冒着亮闪闪的光芒。

    经过李多利的那件事后,她对于杨易的话已经有了一定的接受能力,虽然依旧惊讶竟然连这种事都能算出来,但毕竟也不是完全接受不了。

    韩文茵嘴角一瘪,不说话了。

    心里却在想,完了完了,洛姐姐没救了,连这种谎话都信,果然,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

    不过她没注意到的是,一旁的韩四平在听到这个回答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别人或许觉得杨易的话是假的,他却深信不疑,因为他曾经真真切切就经历过。

    四年前他在路上偶遇一位算命先生,那算命的突然拦住了他,言道:“额头起节,中宫妨水,近日当远离水源。”

    他当时只当是骗子,没有搭理,谁知就在第二天,他与朋友在游艇上游玩时,突然一阵大风吹过,游艇竟然翻了,要不是他刚好身边就有救生圈,怕是当时就嗝屁了。

    在被救上来之后他突然想起那算命说的话,顿时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只是当他想去再找时,人已经消失不见。

    从那之后每当他想起这件事,都懊悔不迭,这种神人被他遇到,但他却不当回事错过了,就跟有人对你说我送你几个亿现金,你却当人是骗子没要的感觉是一模一样。

    这件事他也一直埋在心底没有和任何人说,可现在杨易又说是算出来的,已经错过了一次机缘的韩四平现在哪敢不信,又怎么敢怀疑。

    心中忍不住激动大吼,我韩四平的机缘要来了!

    难怪李生说李耀连做杨易朋友的资格都没有,韩四平现在全明白了。

    跟这种神仙一样的人物相比,他算什么,李耀又算什么,别说做朋友,能认识就是祖上烧高香了,要是运气好能被指点几句,那更了不得。

    想到这,韩四平将目光看向自家小妹,小妹与这位洛小姐是朋友,而洛小姐和杨先生又是姐弟关系,如果能通过小妹和这位杨先生搭上关系,那……

    不知道想到什么,韩四平的呼吸陡然急促了下来,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收敛心神,心中打定主意,这次的机缘一定要抓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