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负情深:暴戾总裁倾心了 > 第211章:你能来看我,跟我吵架也开心
    白梓拼命的忍着,忍着汹涌的眼泪。

    钟禾开了酒,替自己满上,又替白梓倒了一杯果汁:“今天这样的日子,我们姐妹俩原本该不醉不归,但你怀孕了,这酒就我一个人喝吧。”

    她们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彼此心里都清楚,下一次这样望月对饮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了。

    “禾禾,你给我孩子取个名字吧,你不是要当我孩子的干妈吗?那这个名字就由你来取。”

    钟禾认真的想了想:“大名还是由她(他)父亲来取吧,我要么就给取个小名,叫多多怎么样?多一点快乐,多一点平安,多一点喜乐,多一点幸福的多多。”

    白梓感动的又一次眼泪夺眶而出:“太好了禾禾,这个名字真好,以后我的孩子就叫多多。”

    姐妹两个开始回忆过去,却都识趣的对未来避口不谈,未来是未知的将来,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想的太过美好有时候往往会失望。

    她们从两人第一次碰面开始忆起,回忆这十多年来朝夕相伴的日子,白梓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简扬在一起,并且孕育共同的孩子,钟禾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在灰暗的生命里,遇到一个叫褚淮生的男人,并且爱他如痴。

    她们在感叹命运的奇妙之时,也不得不正视即将到来的分别。

    白梓要走了,她终于按捺不住自己,抱着钟禾失声痛哭,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歇斯底里说:“褚淮生他就是个混蛋,他不要你是他眼瞎,禾禾,我们不要再为他伤心了,岁月漫长,你心地善良,终会有一人陪你骑马喝酒走四方……”

    简扬过来将白梓接走了,院子里忽然就变得安静了,这种安静让钟禾有些不能适应,望着远处浩瀚的星空,听着墙外蟋蟀的叫声,她一时悲从中来。

    梓梓走了,牧野走了,甚至连甄惜也走了,在这个夜凉如水的夜晚,她突然就觉得,世界只剩她自己了。

    也许她也该走了,可她为什么还不走,她还在期待着什么?

    将剩余的酒如数灌进肚子里,她一抹嘴巴,刚要站起来,蓦然撇见大门边伫着一抹伟岸的黑影,那影子她太熟悉,熟悉的犹如她自己的一般。

    影子慢慢朝她走来,钟禾听到了自己心跳逐渐紊乱的声音,月光下,她望着面前自己日思夜想的一张脸,觉得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因为她太过想念他了,才会产生的幻觉。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她刚要朝那张脸触碰过去,手腕突然被狠狠的扼住。

    她听到了极度压抑又愤怒的声音:“既然你想当圣母,拯救所有的人,又让你朋友来告诉我那些事干什么?以为这样我就会可怜你吗?就会怜悯你吗?就会原谅你吗?骗子,不会的!”

    钟禾虽然喝了不少酒,脑子已经晕晕乎乎,但还是知道为自己辩白:“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没让谁说什么……”

    “你敢说你朋友的行为不是你授意的?你这个女人一向最擅长演戏,我早就领教过,生平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你触犯了我的底线,不识趣的把自己藏起来,还这么三番两次的到我面前晃什么?”

    褚淮生明显也喝了酒,显然比钟禾醉得还要厉害。

    钟禾委屈的推了他一把:“到底是我在你面前晃悠,还是你到我面前晃悠?我再重申一次,我没有让任何人去找你说什么,而且现在晃悠的人是你!”

    “明明有一万次可以向我坦白的机会,却一次也不说,你真的在意我吗?你要是真的在意我,就该明白坦诚的重要性,你以为你接受了什么残酷的退帮考验,就可以死无对证的永远留在我身边,瞒着你的身份一辈子?你不要忘了,没有不透风的墙,纸也包不住火,是谎言就总有拆穿的一天,你想过这一天来临时,要怎么面对我吗?!”

    钟禾被他质问的心如刀割,她流着泪回答:“我知道我犯了弥天大错,可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你的理由就是那个老东西曾经收留过你是吗?他逼你干违法的事,你居然还想护他周全,你到底脑子是怎么想的?”

    “我不管他让我干什么事,我只知道有恩必报!”

    “呵。”

    褚淮生冷冷的笑了:“好一个知恩图报,只怕有一天,你发现你的仁义道德最终只是感动了你自己而已。”

    钟禾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她借着酒劲上前抱住他,微仰着下巴,让自己装满星星的眼睛落进他的瞳孔:“你能来看我,即便是跟我吵架,我也好开心,你知道那天我有多伤心吗?当我被袁伶逼着跟一个畜生打斗,我为了活命拼命对抗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吧?你是不是觉得从来都不认识我?或者希望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其实那天,我也希望我们从来不认识,这样,我就不至于那样难堪……”

    聆听着他的心跳,她泪如雨下:“也不至于那样悲伤,曾经视我如宝的男人,看到我受到那样屈辱的对待,都无动于衷,像个王者一样,冷漠的站在观赏台上。”

    褚淮生的心狠狠被鸷了一下。

    那一天他真的是无动于衷吗?也许在她看来是这样的,但他不是。

    “不要自以为是,我没有来看你,我只是来警告你,离我远一点,你,包括你身边的人,我是拿着我绝无仅有的一点仁义,才饶过了你们。”

    最终他还是口是心非,讲出了最无情的话。

    钟禾心中的希冀一点点粉碎,所有的人都走了,唯独她还不走,她留在这里期待的是什么,不就是期待他能回心转意,但现在看来,大约是再也不可能了。

    慢慢放开拥抱他的手,她一步一步后退着说:“也许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不该对你抱有任何希望,觉得即使有一天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知道了我骗你,你这样爱我也一定会原谅我,我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一次次从鬼门关闯过来,我创造了一次次奇迹,迈过一道道坎,克服一重重障碍,即便是我让吞下我一生的噩梦,让我深恶痛绝的老鼠肉,我也不曾有过一丝犹豫退缩,因为我总觉得幸福就在前方,只要我挺过了眼前的一关,我就能拥有你的全部,我错的多么离谱是不是……你说得没错,我终究只是感动了我自己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