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霜刃裁天 >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二十四章 陈沿的劣迹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二十四章 陈沿的劣迹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二十四章 陈沿的劣迹 (第1/2页)

丹桂居是江陵府最大的客栈,沿着扬州大道自府衙起路过桂花巷口再往东两百来步就到了,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丹桂居,李济尘从来就不是那种奢侈之人,因此许暮与师父只要了两间相邻的地字房,许暮见师傅那间房门窗紧闭,也未感受呼吸脉动,想来师傅还未回来,故带着众人直接进入自己那间还算宽敞的房内,房内有一张小圆,四个圆凳,许暮请祖孙二人、张晴柔坐下,帮他们倒了茶水后自己也占了一个位子,然后对贺齐舟二人道:“抱歉,麻烦二位仁兄只能站一会了。”
  
  贺齐舟道:“无妨,无妨,我们就坐床沿吧。”
  
  许暮眉头一皱,道:“你看看你这身袍子,坐地板上我都嫌脏,大男人站一会要死啊?”
  
  贺齐舟道:“好好好,我们站着听,站着听”。然后嘀咕了一句,像个娘们,一点都不大气,结果结结实实挨了许暮和张晴柔的两记白眼。
  
  许暮稍许处理了一下老人的伤口,涂了点金创药。老人的外伤并无大碍,待坐定后,这才敢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原来老人姓骆,本是这江陵城里的一名木匝,早年丧妻,有一独子,聪慧好学,不仅家传手艺青出于蓝,还取得秀才功名,在两次应试不第后就专心木艺,成了远近闻名的好手,家境也日渐殷实,后来为邻县县丞打制家具时,得那县丞独女青睐,委身下嫁,不久就诞下一女,名唤骆玉,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惜好景不长,那名县丞在治河时不慎坠亡,发妻也在几年后因病而终,有一次老人儿媳严氏去邻县为父母上坟时被同知陈沿撞见,那陈沿垂涎严氏美貌,竟遣人恐吓、利诱儿子休妻,想纳严氏为妾,老人一家不堪其扰,贱卖了房产,搬到了城外几十里的花溪村隐居。
  
  不曾想那陈沿阴魂不散,居然诡计叠出,先是找打手寻衅殴打自己儿子,然后让人假装侠士打跑坏人,那侠士假意与儿子成为挚友,带着他一起喝酒、游历,接着有一次乘自己儿子酒醉,哄他上青楼下赌场,并设赌局坑骗他,儿子输光后还怂恿他借钱回本,自己那个蠢儿子本来死要面子,瞒着家里,想靠自己赌赢后还钱,但却越陷越深,原本厚实的家底经不起他的豪赌。
  
  后来再也瞒不住了,家里竭力替他还债,本已劝住他不再赌了,但经不住那名“侠士”怂恿,又是深陷泥障,债务多时还经常宿醉不归。那伙骗他之人见时机已到,拿着千余两的欠条逼他典妻卖子,老人那蠢儿子方才幡然醒悟,只是为时已晚,因无颜面对家人,又不堪逼打,竟是在那桃花阁坠楼自尽,想以死还债。
  
  但那陈家人岂肯善罢甘休,连夜就来逼债,儿媳严氏看似温婉,却也是刚烈的性子,当晚就悬梁自尽,可怜这小孙女一日之间父母双亡,老人本也想一走了之,但实在舍不下这最后的一点骨血。那陈家将老人的家财地产搜刮一空,但说是仍不够偿付利息之数,然后就逼着老人和孙女做这路边骗人的勾当。
  
  听者无不忿然,张晴柔问道:“你就没想过报官吗?”
  
  老人道:“怎会不想呢,好几次想进府衙告状,只是想着那陈沿管着一州的刑名,实在不想再连累这孩子了。我私下也问过几个读书人,都劝我万万不可再去告状,对方人证物证俱全,且我那儿子儿媳又都是自尽而亡,告了肯定也不会赢,去了只会白白吃板子。”
  
  林川用力拍了一下身边的花几,怒哼了一声:“岂有此理!”
  
  老人继续道:“其实我也知道玉儿早晚逃不掉被卖进青楼的下场,所以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