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霜刃裁天 >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七十章 桃源相送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七十章 桃源相送

第一卷 江陵雨 第七十章 桃源相送 (第1/2页)

餐厅就在内院相临不远的屋内,贺齐舟都听得有点脸红了,只是那熟悉的药味却越来越重。谷主夫妇亲自陪同他们吃饭,鸡鸭鱼肉一桌子的菜,想来早就有所准备,这两日都没怎么好好吃过的二人也顾不得客气,狼吞虎咽了一番,只是猛吃了一会,见两位老人居然没怎么动筷,突然想起刚才听到的那句好像出自一名十来岁小女孩的话:“可怜大白小黄都给宰了!”,立即也停下了筷子。又想到今年收成欠佳、谷中又对外面多有捐赠,想来日子也极其艰难,桌下用脚轻轻靠了靠仍在大口吞咽的林川,对着谷主试探地问道:“郑谷主,大白和小黄就是这桌上的鸡鸭吧?”
  
  谷主一听先是一楞,马上知道了缘由,无奈笑道:“是不是听了那些小辈的唠叨,肯定是一听有外人进来就往这里跑。这谷里物产不多,实在没什么好东西,二位于我们是有大恩的,如果你们过意不去,我们又如何过意得去?”
  
  贺齐舟又道:“谷主,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院内是不是还有一位病人?能不能让我去看看他?”
  
  谷主忙道:“不错,是有一位朋友,不过他病已无大碍,且喜清净,可否不去打扰他?”
  
  贺齐舟又问:“我初通医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位朋友和我们一样都是外人,受的是内伤?”
  
  谷主大惊道:“少侠果真了得,不知又从何处得知?”
  
  贺齐舟笑了笑道:“不瞒谷主,刚才过来时隐约听到‘又来了两个’,说明有外人来了;从跨进第一进的大门闻到药味我就有所疑问了,进了内院就更清楚了,因为我能确定,这个方子是我开的,先来的外人是不是姓季?”
  
  谷主恍然道:“想必你们认识?我这就请他过来。”
  
  不一会,果然是季晟走了进来,脸色虽然还很差,但精神却好了很多,原来那日季晟离开张府后,担心谷中安危,决定来此通报,正好也可在此密境中养伤,所以第三日稍有好转,便雇了马车乔装出城,在山外找到密谷警戒之人,然后谷主便派人将季晟接进密谷。
  
  而季晟正是那悄悄攀上绝壁,偷偷潜入此谷的第一个外人。见到贺齐舟和林川的到来,季晟自是极为高兴,向谷主讨要米酒,但被齐舟挡住,贺齐舟仍是要季晟在一月之内到白练山找黄荃,医治仍然很重的内伤。贺齐舟也将江陵城解决米患、北山救人除凶之事告诉季晟。
  
  季晟听后一声长叹道:“想来还有我的一分罪过啊!”原来两年前的初夏,祁门山中接连发生几起劫案,官道上的商旅时有被抢,还伤了十数人。江陵府就派王龄和季晟前来办案,王龄率大队人马自南山入,季晟则带了寥寥数人守在后山,不过季晟运气尚可,赶到时适逢一队商旅走过,商旅中的护卫一死三伤,但货物银钱却未损失,季晟一问,原来是他们碰到四名凶恶的劫匪,护卫被杀伤后,本来已在劫难逃,不过山上又冲下来十数人,一番打斗后,那四人被擒上山去,他们也侥幸脱身。
  
  季晟立即带人往山上追去,可只有他一人轻功了得,其他几人没多久就被甩得不见踪影。季晟在快到峰顶时总算追上众人,偷偷跟着翻过北坡峰顶后,见到那十几人将四名劫匪关在一处石屋之内,然后有人去密谷报信。季晟又跟着报信的那人,凭借卓绝的轻功,跟进了这密谷。
  
  那日是下午,白发老者不在峰顶,一路上均未被人发现,只是下到谷底时才被人识破,一番打斗后没人是他对手,连谷主也败在他手上。季晟并未伤人,在率先表示善意后,两方化敌为友,季晟也了解了山中密事,答应替他们保密,然后他回到西谷,自南山出,找到进准备进西谷的王龄,在他引导下,找到那四名已被制住的劫匪和劫匪手上的其他脏物,总算是破了案,不过功劳却记在了王龄等人头上。季晟推算,王龄正是从此得知可以从北山进入西谷,这次官府突击,肯定是王龄的主意,好在是首凶得诛!
  
  此后的一两年里季晟看到谷中人艰苦,为一些人弄到了户藉;自己暗劫陈家钱庄财物时也得到山谷帮忙,并分出了二成给生存日益艰难的密谷。故此密谷对季晟极为友好,季晟也能安心在此处养伤,此次西谷能全部安然撤空,其实季晟的功劳也不小,他早两日的报信已经让密谷有所警戒,才能选择最正确的道路撤出。
  
  时至傍晚,有人向谷主报信说官府大队人马自南北两处进入密谷,见人都跑光了就捣毁了谷中所有民居。官府发现了通往密谷的那处狭窄山洞和洞外湖泊,有人自那里爬了上百丈后看到山势极陡都纷纷退了回去,现在官兵都已退走了。
  
  贺齐舟和林川对视一眼,对谷主作揖道:“郑谷主,我们也叨扰许久了,这就出山去了,两匹马儿还在进西谷的北山坡上,我们也要急着去参加武举。”
  
  谷主忙双手扶起齐舟双臂,道:“官府只是退出西谷,说不定还在山中,还是明日再走吧,我也让人留意着谷外情形,本来真想多留两位几日的,不过也不好意思耽误你们的行程,马的事渊儿已经托人告诉我了,一两日应该没什么问题。”
  
  贺齐舟只得答应了下来,只是奇怪那谷主扶住自己也就算了,为何双手还要顺着自己双臂捋了一下?难道是谷内的礼节?也不多想,关心了一下季晟的用药情况,又写了两封书信报个平安,托他带给黄荃和贺莲,季晟也明白其实是贺齐舟想让黄荃尽力医治自己,心中自是十分感激!
  
  第二日早上,明明已经过了辰时,谷中仍是一片昏暗,头顶便是厚厚的云层,贺林二人早已用过早餐,想向谷主告别,只是多处打听,没人知道谷主去了哪里,都说昨夜之后就不见人影,问了季晟,也是不明所以,要不是那个宝甲还未拿到,贺齐舟就打算托季晟代为道别了。
  
  不一会,只见谷主手提一个布包裹匆匆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