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霜刃裁天 >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零三章 武道院的挑战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零三章 武道院的挑战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零三章 武道院的挑战 (第1/2页)

陈知雨嘲笑了一句,“乡巴佬还会使剑啊?不敢去金陵,原来是混到天刑院了!”边说边起剑进击。金城派剑法招式繁复,适合近身搏斗,没有北地武者那样大开大阖的招法,贵在精、准,如是高手使出还是有一定的威力,不过陈知雨显然距此十分遥远,虽然一招一式舞得剑影纷飞,咄咄逼人,那也是林川在听取了贺齐舟的意见后有意为之,除了闪避招架外,极少出招,否则不出几招,就能让陈知雨断了剑意。
  
  居中而坐的莫德正看得索然无味,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身旁两人搭话:“薪传啊,这花里胡哨的是哪派的招式啊?”
  
  禇薪传道:“嗯,下官好像也没怎么见过,应该是南派招法吧,天刑院那小子倒是稳得很,看来还隐藏了点实力。”
  
  “宋大人?”莫德正隔着褚薪传问起武察院宋康成。
  
  刚才听了莫德正对陈知雨的评价,宋康成早已羞愧不已,现在又直接问到自己,只能答道:“回大人,是原来金城派的功夫,这孩子修为是弱了点,不过有两招还是可以一看的,看来天刑院还是耍了点计谋啊?没有排名就是这点好,万大人,您说是不是啊?”
  
  又被无故惹上来的万志远也不示弱,呵呵笑道:“宋大人,还是看看‘金城派’的高招吧。”刻意加重了金城派三字,以示并非武察院所授业。
  
  说话间,本想狠狠羞辱对方的陈知雨久攻不下,却见对方一直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与自己周旋,便终于使出了惊城三式,不过与他那位陨命江陵城外的师兄相比,自是相去甚远,但繁复炫目的剑式还是在场内引起一阵惊呼。
  
  林川见差不多了,不待他第二式收式,用剑重重砸向对方剑身,陈知雨握剑不稳,长剑被直接砸落在地,林川再次出剑,横削陈知雨面门,内力消耗得差不多的陈知雨根本就不及闪避了,眼睛一闭,身子一蹲,大叫一声“教授!”希冀主裁能替他挡下!
  
  那主裁自然看得出林川有余力收住招式,也不强行介入,毕竟武举格斗,只有真正伤及要害或性命,当值主裁才会出手,不然万一看似要负的人藏有后招,岂不是断人前程?
  
  林川见那脓包竟然闭眼了,暗自好笑,不过他陈家在江陵贪得无厌,还是要惩戒一下这个小恶棍的,便一转剑锋,拍在陈知雨脸上,趁他倒地之机,一脚将其踹落土台,然后对着一手捂脸,从沙坑中狼狈站起的陈知雨拱手作揖,道了声:“承让。”
  
  场下天刑院观战团欢声雷动,贺齐舟发现迟源师徒的眼神更加阴郁。主席位上褚薪传已经有点担心了,能轻易破掉那式绝招,修为绝对不会太弱,便愈发认同宋康成的看法,天刑院耍了滑头,将次强者排到了最后!便对万志远道:“万大人,贵院林川的全真剑法甚为扎实啊!”
  
  万志远则装起糊涂,道:“林川最近得我完段教授悉心指导,前几日通了四脉,确是稍有进步。”
  
  “排兵布阵的手段确实高明!”林川初通四脉自然逃不过褚薪传的眼光,天枢院最弱的公孙哲也已是四脉上境的修为,一想到此,褚薪传才略为放心,第一台天枢院并不牢靠,后三台可不能再有一点差池了,否则在莫老大人面前可就不好交代了。不过也不能给投机取巧的万志远好脸色。
  
  “哼哼!”席右传来两声轻蔑的哼声。一看是高大壮实的姜坻,枢密院与太子一脉本就嫌隙颇深,褚薪传转过头来问道:“殿下对刚才一战可有高见?”
  
  “禇院长,不必客套,我只是以云门派弟子的身份前来观战,您就把我当成一个寻常学子吧。本来是不想来的,每次都是天枢院一家独大有什么看头?这次别人都以为天刑院弄了四个甲年弟子来是破罐破摔,不过我之前听到一个传言,天刑院两名排名百名之内的丁年学子都没来,不是不想来,而是被打败了,我是指那种一点都没机会的败!”
  
  褚薪传脸色不变,但心中大惊,那家伙虽然混账,但眼光和天赋极佳,而且也不可能当着莫德正的面说瞎话,看万志远闲适自得的样子,莫非这次真的要丢两个席位不成?
  
  下一场天枢院对阵武道院,实力相差悬殊,公孙哲不到二十招就轻取,显然也是保留了实力。下一轮抽签后,天枢院对上武察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