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霜刃裁天 >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二十一章 次辅的怒火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二十一章 次辅的怒火

第二卷 洛阳雪 第一百二十一章 次辅的怒火 (第1/2页)

虽说多数时候,本就是依着老皇帝的意思办事,起着遏制太子的作用,但自己很清楚在激起群愤之后,自己肯定会是被毫不犹豫抛弃的弃子,而太子登基之日,就是自己人头落地之时。这也是自己决定偏向陈党的重要原因,连像徐铉这样的跟了皇帝一辈子的阉人都倒向陈党了,自己有什么理由再犹豫不决?不过现在还远不是摊牌的时候,无论如何先摆平此事再说。
  
  “是谁办的差,为何动私刑?”史岚铁青着脸,闷声怒吼。所有武察院官吏一下子都噤若寒蝉,刚才审讯刘骏之的两名百户从王定边身后滚带爬匍匐到史岚脚下,头如捣蒜,不住哀求:“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回话!”史岚俯视二人。
  
  一名百户声音颤抖地答道:“小人们在在外城南门口追上正欲入城的这名天刑院学子,因为他轻功不错,一直跑得很快,所以我们认定他有问题,就想先制服他再说,不过这小子,不不,刘少爷身手了得,费了我们好一番功夫,制服以后,我们问他身份,他就是不说,所以就按王大人的意思,先带到这里来了。”
  
  “放你娘的屁!”刘骏之沙哑地叫道:“你们一上来就动手,我问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可你们叫嚣就算天皇老子,今天也跑不掉!”
  
  “大人,他,他除了骂人,就是不开口,我们也是按……”
  
  “嘭、嘭”两声,一名百户还要辩解被史岚一人一脚踢飞出去,几乎同时撞到三丈外的墙上,瘫软下来,昏死过去。
  
  “刘大人,您听我解释……”
  
  史岚说到一半被怒目圆睁的刘晏打断,“史岚,史司政,好功夫,好威风啊!是不是想杀鸡儆猴啊?本官手无缚鸡之力,你甚至只用一根手指就能戳死我了,用不了这么大阵仗!”
  
  “刘大人,都是下官的错,案情紧急,办案人手又杂,致使出了这天大差错,您看,要不先带公子回去治伤吧,明日下官定当登门谢罪,随您处置!”
  
  “锦衣卫、武察司,何曾出过差错?我看犬子定是罪大恶极了,还请大人出示证据,也好让他死个明白,本官教子不严,难辞其疚,史大人暂时给安排一间甲字房,天亮之后再转诏狱吧,我也好陪陪几位熟人。史大人再立新功,以后别说是武察司,刑部、锦衣卫、都察院、御林军都要归你节制了……”
  
  “刘大人言重了,确实是误会了,并无罪证。”史岚低头答道。
  
  “犬子是天刑院的今届举人,若他身着武察院的校服,是不是也会被如此重殴?”
  
  “刘大人,本院还有两名举子尚在这牢内关着。”段先觉趁机插了句话。
  
  “史大人确定没有罪证吗?所以对举子逼供?是不是太不把本朝祖制放在眼里了?”科举选仕是本朝的立国之本,刘晏得理不饶人。
  
  “放人!”史岚咬牙吩咐下去,然后对刘晏道:“下官办事不力,御下无方,明日定会上折自请罪责!”“御下无方”四字故意拖得很长,今天没有一点交待,刘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早已是冷汗一身的王定边放下刘骏之,默默走到刘晏和史岚两人中间,朝刘晏双膝跪下,惨然道:“刘大人,今日之事,都因下官而起,下官这就给您和刘公子赔罪。”说完左一掌,右一掌,狠狠地扇起自己耳光!
  
  刘晏和史岚都不说话,院中其他人自是不敢相劝,堂堂一名四品千户就这样不停地扇下去,四五十掌后嘴角早已是鲜血淋漓,每一掌都会激起一蓬血雾,啪——啪——啪——啪——的声音好似敲在每个人心上,连从牢内相继走出的贺齐舟和林川都不忍再看,更惶论早已转过身去的刘夫人。
  
  刘晏就是要让史岚和属下离心离德,不过见夫人好像撑不住了,也不能做得太绝,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一拂长袖,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一帮扈从急忙搀起夫人和少爷紧跟而去。段先觉使了个眼色,齐舟、林川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也跟了出去。
  
  史岚也是跟在他们身后相送,边走边命令道:“千户王定边渎职昏聩,停职待查,两名百户滥用私刑,触犯刑律,明日送刑部依律论处!”
  
  刘晏理都不理,径直离去,送到武察司门口的史岚,目光阴鸷地望向远去的马车,心中所思却真如刘晏刚刚所言,日后有机会定要一指戳死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不过在此之前先要好好折磨他的家人,如此方可消今日当众受辱之恨!
  
  确定刘晏等人走远后,王定边停止了掌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