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读了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742 大佬出手(二更)

742 大佬出手(二更)

742 大佬出手(二更) (第1/2页)

卫廷想坑二哥许久了。
  
  每回都是他们三个被父亲揍得半死,二哥这只老狐狸独善其身不说,还乐得从旁看好戏。
  
  卫青叹息着看向李婉:“婠婠……”
  
  又来了又来了……卫廷果断不给自家二哥发挥的机会:“二嫂!你不信的话可以问大哥和六哥!他们最清楚了!”
  
  鬼怖与卫六郎刚练完功从后院过来。
  
  听了这话,二人眉头俱是一皱。
  
  卫六郎不慎赞同地看向卫廷:“不许污蔑二哥,他藏什么私房钱了?”
  
  卫青心头一松,还好有个靠谱的老六。
  
  卫六郎接着道:“他不过就是养了一堆戏子,男人养戏子怎么了?又没往家里带,对叭,二哥?”
  
  卫青的拳头硬了。
  
  他是那种意思的养戏子吗?他的绯月戏楼是情报组织!!!
  
  鬼怖两手各一巴掌拍上两个臭弟弟的后脑勺子:“两个没正形的,都给我住嘴!他是你们二哥!有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吗?目无兄长!”
  
  他又看向李婉,“老二确实养了戏子,也藏了私房钱!”
  
  他是长兄,他可以说!
  
  卫青牙花子都疼了:大哥,说好的死士没有前尘呢?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个死士了?!
  
  李婉将茶杯放在石桌上,对着卫青温柔一笑:“二郎,该喝药了,我推你进屋喝药。”
  
  卫青的太阳穴突突一跳:“婠婠,婠婠,你听我解释……”
  
  李婉笑得无比温柔可亲:“再不喝,药该凉了。”
  
  她将卫青推进了屋,关上房门,插上门栓。
  
  屋内一阵踢里哐啷的响动,不时伴随几声卫青委屈的求饶。
  
  三兄弟长舒一口气。
  
  呵,舒坦了。
  
  鬼怖与卫六郎继续去练功。
  
  二人一转身,立马背对着几人挥舞着胳膊跳了起来。
  
  如同二虎跳大神那般,动作神同步,声音也神同步:
  
  “大红裙子红石榴!胭脂豆蔻玉梢头!问我哪家女儿美?武安君府卫惜朝!”
  
  卫廷:“……!!”
  
  卫廷打死也没料到自己搬来的两个同盟,在坑完二哥之后,竟然把自己也坑了一把。
  
  六哥作妖倒也罢了,大哥你这么蛇精病大嫂知道吗?
  
  做死士之后你是被挖掘了什么不得了的天赋吗?
  
  啊!一群坑货!坑货!
  
  苏小小一般不笑,除非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她捧腹笑翻了。
  
  三小只不知娘在笑什么,但是娘笑,他们也笑。
  
  “哈哈哈哈……”
  
  三小只可捧场了,笑得满地打滚,就连卫曦月都张嘴,面无表情地哈哈哈了几声。
  
  最终……卫美人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
  
  苏小小去给卫胥把脉。
  
  她抱了个小团子进屋。
  
  卫胥的狂躁之气一出,她立刻将小团子塞进了他怀里。
  
  卫胥:“……”
  
  卫胥去挼二虎小团子,乖乖地把手伸出来让苏小小把脉。
  
  卫青的担忧不无道理,卫胥一直在与药物做抗争,内伤在剧烈恶化,再这么下去,他就算不变成傀儡,也会被体内的狂躁之气彻底夺去理智,最严重的后果是杀死所有人之后杀了自己。
  
  江湖上对此类病症有个通俗的叫法:走火入魔。
  
  从目前来看,几个小家伙可以安抚他内心的狂躁。
  
  但也仅仅是安抚而已,他无时无刻不在承受内伤的反噬,加上时不时的戒断反应,让他正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可他的面上一片平静,仿佛像个没事人,对待几个孩子也充满了耐心与宠溺。
  
  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可惜蛇骨花只有一朵……
  
  苏小小突然想到了药房的有机化肥。
  
  也不知那玩意儿能不能催出第二朵蛇骨花来。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实在催不出来,南疆皇宫不是还有一朵吗?
  
  虽说要从皇宫行窃难于登天,可难于登天的事他们干得还少吗?
  
  苏小小不是个畏手畏脚的性子,不会因为成功率不大就不去做。
  
  这世上的事,从来不是有了结果才去努力,而是努力了才可能会有结果。
  
  不论怎样,先施肥吧。
  
  苏小小回到自己与卫廷的屋,进入药房,按袋子上的剂量给蛇骨花施了肥。
  
  天色晚了,三个小家伙舍不得苏小小,一个个赖在她怀里,要蹭蹭要抱抱。
  
  卫廷鼻子一哼:“你们是两岁吗?还成天粘着你们娘!”
  
  大虎道:“你都二十多了,不也成天粘人,我们说你了吗?”
  
  卫廷:“……”
  
  你们几个也胆儿肥了是吧?
  
  我收拾不了大的,还收拾不了你们几个小的。
  
  他一手一个,把小团子从苏小小怀里提溜出来。
  
  小团子乖乖认怂地跑了。
  
  卫廷正得意。
  
  下一秒,卫胥杀气滔天地出来了。
  
  卫廷:“!!!”
  
  继被哥哥们摆了一道之后,卫小七又被三个儿子坑了一把,可以说凄惨本惨了。
  
  入夜后,卫廷送苏小小回程家。
  
  车夫是全叔的心腹,不该问的一句没问。
  
  这个时辰正是夜市出摊的时候,街上有些拥堵。
  
  苏小小挑开帘子透气。
  
  忽然,她眉头一皱。
  
  真正关心一个人时是不会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异样的,哪怕是皱眉的小动作。
  
  卫廷问道:“怎么了?”
  
  苏小小再次望向那边时,又没了那道身影。
  
  她摇摇头:“可能是我看错了。”
  
  惠安公主远在京城,怎么可能来了南疆?还打扮成南疆少年郎的模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崇祯大明:从煤山开始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